禁忌书屋 > 都市言情 > 此婚已冬眠 > 第27节
    “故意什么?”
    “呵,因为她来我们公司上班我没有阻止,所以你就跑去你旧情人公司上班?白鹭我发现有时候我真的要给你的逻辑跪了,梁梦苑自己要去哪里上班我拦不住,我决定不了别人。但是你可以决定自己,枝桠市那么多的公司,你怎么偏偏就跑去了他那里?难不成还有人把刀架在你脖子上,要你必须去?再说了,梁梦苑跟林桐能比吗?我跟梁梦苑以前什么关系你不知道?”
    “怎么就不能比了?”白鹭来不及问许默然是怎么知道自己去恒丰上班的这回事,她急着反驳,“性质都一样,你都不会觉得尴尬,我为什么会?”
    “哪里一样?我跟梁梦苑上过床吗?我们还没有开始你就横了进来,但是你们呢?你们过去那样的关系,你现在跟他保持这样亲密的联系是个什么意思?”
    白鹭抓住关键词,她将书“啪嗒”的一声扔在地上,然后激动着站起来,对着许默然轻扬下巴:“你到底什么意思?”
    “就是你理解的意思。”许默然口直心快,直接说了出来。
    “你凭什么说我跟林桐上了床。”
    “上没上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过去跟他有什么我也觉得无妨,毕竟我自己过去也有一段,但是你现在一点自觉性都没有,你实在让我觉得轻浮。”
    白鹭左手捂了下眼睛,她一字一句的跟许默然说:“我第一个男人是你。”
    “唬谁呢,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白鹭听到这句话开始大笑,然后脸色跟着转凉:“真是遗憾,还以为可以骗到你呢。你说的没错,我第一个男人就是林桐。嘚瑟什么呢?你又不是处男,凭什么要我保证跟你之前是处呢?”说完眼泪越掉越厉害,她也不抹了,就让它在脸上,最后视线也跟着模糊。
    许默然手紧紧的握成拳,最后整理好情绪才说:“你太激动了,我去梁鸣那里住几天,我们都冷静冷静吧。”说完看了看屋子,白鹭刚提回来的大号行李箱就在门后,他直接过去打开行李箱,将里面白鹭的衣服拿出来扔在床上,摸了摸里面的几个小袋子,有个摸着有异样的触感,他拉开拉链,几只西瓜味的螺旋式安全套静静的躺在里面。许默然一时间只觉得讽刺至极,白鹭最初看到时也很惊讶,后来才想起来那是之前他们新婚蜜月之时那个酒店里面的,白鹭离开时将安全套全部都放进了这个箱子里面,回来后忘记了拿出来。许默然将安全套狠狠的砸在白鹭的身上,然后从柜子里面拿出自己的衣服就往里面塞,动作很大,整个屋子被他弄得震耳欲聋,白鹭就在旁边看着他哭,她好几次想要开口说话,可是看到他一副闲人勿扰的样子她都忍住了,更何况其实她也有气,她根本不知道许默然这样性子突变是因为什么。
    许默然将行李装好,拖着行李箱出了卧室,白鹭追着他跑出去,在客厅的时候她就看着许默然在玄关处换上鞋子,然后拉开门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刻意加快的脚步声越来越轻,白鹭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钟,凌晨一点半。
    她瘫坐在客厅沙发上,上面都还有余温。她又赶紧站起来跑到窗边往下看,许默然拖着行李箱出了小区大门。
    许默然并没有去梁鸣那里,他拖着行李箱直接到了离他们现在住的地方不远处的汉庭酒店,办理了七天的住宿手续。
    躺在酒店的大床上,他胸口都还堵着一口气。脑子里面全都是刚刚的那几只安全套,接着眼前出现这样一幅画面:白鹭手紧紧的抱着林桐的腰,林桐在她的身上驰骋。他狠狠的垂了下墙壁,然后低骂:操。
    许默然走后白鹭就一直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双手抱膝,头搁在膝盖上,眼睛盯着面前的地板,想着许默然的话。
    许默然是她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可是他却不相信。也是,他从来看不起她,在他眼里,她不过是个会耍心机的女人。她算计他,这样的女人有段过去何其正常,谁能保证他会是自己算计的第一个男人呢。为了钱,就因为他父亲有钱,她就可以不惜牺牲自己的清白跟他,这样的女人能高尚到哪里去呢?
    许默然有些恨白鹭,觉得她睁眼说瞎话,以前她总是说自己是他的第一个男人,他又不是傻子,更何况现在社会,男女一起上床就跟一起吃饭一样随便。白鹭跟林桐以前是男女朋友关系,他们上过床也很正常。本来她要说实话也还没什么,可是她偏偏要睁着眼睛说瞎话,许默然真受不了她这一点。
    遇见她的那天对他来说本来算是好日子,他们公司顺利的入围了投标,参与公司那么多,入围的却只有几个。他跟梁鸣那天高兴坏了,请部门的人一起吃饭。出发前又想到之前外婆打的电话,说希望自己赶紧找个媳妇定下来,他知道梁鸣有意撮合自己跟他的堂妹梁梦苑,梁梦苑他也见过几次。那天他心情好,就跟梁鸣说叫上梁梦苑,他准备正式的跟她开始发展。
    可是后来那天梁梦苑来的时候,旁边多了一个人,梁梦苑跟他们介绍说那是她同事,叫白鹭。起初他还觉得这个女孩子不错,安静,不吵闹,自己坐在ktv沙发上安静的吃西瓜,喝饮料。那晚因为高兴就多喝了几杯,最后是谁送的自己回去都不知道,第二天醒来时,白鹭就躺在自己的床上,两人全身都是赤*裸的。许默然先醒过来,他是平躺着的,白鹭侧躺着,脸向着中间,双手合十在耳边,她的腿横搭在自己的腿上。许默然立马弹了起来,他使劲的去推身边的人,慢慢的白鹭转醒过来,她揉了揉眼睛,然后说:“你醒了。”
    “我们,我们昨晚……”
    “我们昨晚做了,很明显的不是吗?”
    “昨晚谁送我回来的?”
    “我同事跟她哥哥。”
    “那你呢?你怎么会在我家。”
    “我们在ktv里面的时候,你问我今晚有空不。”白鹭看着许默然的眼睛说。
    许默然使劲的搓揉额头:“我不可能说那种话的。”
    “是,如果你是没有喝酒正常的话,估计你不会。”
    “那你呢?我问你晚上有没有空你就来了?”
    白鹭勾勾唇角:“是的,你看不出来吗,我也挺饥渴的。”白鹭依然面不改色。
    倒是许默然被她说的话震慑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孩子敢这样大胆的说话,一时间他倒为难了,过了好一会他又问:“那你想怎么办?”
    白鹭这时却低着头不看他了,她声音有些低,像是刻意压制着的一样,她说:“本来昨晚的时候我还觉得就两人玩玩而已,可是后来我又想,我已经不小了。”
    许默然斜睨了眼白鹭,他听得懂白鹭的言外之意:“白小姐,你……”
    “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想好了再告诉我吧。”白鹭仍然低着头,“那么你是希望我吃药还是怎样?昨晚你太急,我们并没有避*孕。”
    “如果方便的话,烦请你……”
    “我知道了,我一会下去就去买。”白鹭说完直接下了床,也不管自己浑身赤*条,拾起地上的衣服就往自己身上套,许默然也没有阻止,白鹭穿好衣服后直接就去拉他这房间的门,门即将合上时,许默然终于还是开口了:“留个你的电话吧。”
    白鹭重新折回卧室,拿过床头柜上许默然的手机就按下自己的号码拨通,待听到自己包包里面的手机传来了震动声她才挂断电话将其放回去,然后看着许默然说:“我刚刚拨了下,那是我的号码。”
    许默然点点头,白鹭提着包包出了门。
    许默然下床来,地上很多用过的纸巾,垃圾桶里面也有,味道有些奇特,她没有说谎,那是他的味道。
    他拉开床上的毛巾被,寻找着什么。是夏季,他的床上铺着麻将席,他挨着看过去,并没有看到自己想象中的一抹红,接着他又翻开毛巾被,挨着看,还是没有。然后他突然大笑,笑得脸上扭曲起来,他将毛巾被狠狠的掼在床上,低声咒骂:*。
    穿好衣服,将用过的纸巾全部扔进垃圾桶,把里面的袋子系了个结提出来,拉开门出去放在大门外边。接着把毛巾被扔进洗衣机,转动开关,轰轰轰的发动声响起后他才挨着去敲其他房间的门,无人应答,看来昨晚就只有他一个人在家。
    作者有话要说:新的一月新的开始,愿大家在2014年这最后的一个月里,心想事成。为了庆祝,我特意为大家准备了肥肥的一章,希望你们可以喜欢。
    有个小小的请求,就是大家订阅的时候,如果电脑方便,能不能尽量选择网页订阅呢?如果姑凉们觉得每次用电脑麻烦,电脑上面有个续订的选项,选择了后就不用再订阅了,每次有新章节更新时它会自动续订的。因为你们订阅花的钱都一样多,但是手机订阅的话,123言情就得分去俺一半的钱,5555.网页的话俺可以得到六成。当然,如果姑凉们觉得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毕竟看文愉快才是最重要的嘛。
    祝愿大家看文愉快。然后我人品大爆发,每天都可以码出很多的字。o(n_n)o哈哈~
    ps:人家也是白天上班,晚上才有时间码字的哒。。。
    ☆、第46章 发现
    白鹭保持着那个姿势很久很久,久到她额头开始溢出大滴大滴的汗,她才从回过神来。夏季的夜晚总是闷热,他们住的这个地方又西晒,老式的小区里面绿化并不好,周围的人又多,很热且很烦。
    白鹭慢慢的起身,她这才记得似乎许默然出门时并没有关门,走近大门一看,果真如此,将门轻轻合上,她又回了卧室。
    头很晕,她哭久了便会头晕,有想过打电话或是发短信给许默然道歉,可是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该为什么道歉。
    看得出来,他很介意自己跟林桐在一个公司上班,虽然她不知道林桐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但是不可否认,其实他不愿意也很正常,就像自己也不想他跟梁梦苑在一个公司上班一样。
    可是他说的话如此不堪,让人如此难受,那么的咄咄逼人,毫不留情。
    白鹭在床上辗转反侧,最后还是决定去公司辞职。不管怎么说,她都不能不顾许默然的感受,她不能控制自己要跟他大吵大闹,但是她可以控制自己不能跟他太较真,两人之间一直就是自己贴着他生活,他是她的阳光,她的空气。
    迷迷糊糊的睡着,想打个电话去问许默然在哪里,可是又不敢,害怕那边传来拒听或是关机的提示。
    晚上做了个长长的梦。梦见许默然去了梁鸣家,梁梦苑也在,他喝了很多很多的酒,然后跟梁梦苑一起滚床单了。她就在旁边看着他们一直哭一直哭,她想叫他们停下来,可是她张了张口,发现自己说不了话,失声了。好不容易挣扎着醒了过来,已是日上三竿,她眨了眨眼睛,满脸都是泪。
    想都不想的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给许默然打电话,果然不出意外,那边没有接听。她按了结束键,一看上面的时间,已是九点过了。
    想着反正也准备辞职了,她便没有打电话请假,而是慢悠悠的起来,最后收拾妥当出门时已是九点半了。
    刚一出门,手机便响了起来,她接起来:“张姐。”
    “我昨晚有点事情,今天起来晚了。”
    “实在抱歉,我现在路上,你们先开会。”
    “好。”
    将电话放进包包里,白鹭仍然不急不缓的。
    因为不想折腾,她这次选择了直接乘公交去公司,错开了上班高峰期,现在也不堵车,十五分钟就到了公司。
    座位上一个人都没有,估计是还在开周一的例会,她打开电脑,不知道该去开例会还是就在座位上等着他们回来。算了,反正也要走了,开不开又有什么关系呢。
    白鹭登陆msn,打开邮箱下载外包提交过来的数据,开始做上周的整合数据报告。
    很快张连给她msn发了信息:进来大会议室开会。
    她无奈,只得拿着笔记本进去开会了。
    去角落里面坐着肯定不现实了,她就在靠近门边那里站着,张连他们几个主管照常围着椭圆形,人手一台笔记本,自媒体的主管手一直不停的在敲着键盘,看样子是在做会议纪要。
    是电话会议,电话那边是他们的前台,大家正在说着上一周的总结、存在的问题以及这一周的工作。
    白鹭兴致缺缺,身边的人正压低着声音,小心的交头接耳。她本不想关注,可是那句“江与城”却不轻不重的飘进她的耳朵,她不得不继续听他们的谈话,因为他们的房子就是买的江与城。
    现在买那边的房子还能有返现优惠吗?
    不能了吧,之前不是说的有限额的嘛,达到那个限度就没有了。
    也不一定啊,每个员工都只能用一次的不是吗,这样算下来,应该还有吧,再去问问?
    ……
    白鹭听着只觉得悚然心惊,这时候自媒体部门的主管朝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那两个交头接耳的人立马闭上了嘴巴。
    “每个员工都只能用一次”这句话一直都在白鹭的脑子里面打转,那么林桐……
    心里面越来越无法平静,她坐在板凳上如坐针毯,心不在焉的听着电话会议机里面的人讲着工作内容。脑子里面一直都在想着刚刚那两人的对话,连会议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她都不知道,只是麻木的跟着人潮走出去,最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面时她都还在发散着思维。
    赵燕看她走神,*oss从走廊经过时她立马伸手碰碰白鹭的胳膊,白鹭不设防被吓了一大跳,她赶紧回过神来,问赵燕:“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怎么了?一大早的魂不守舍,你思绪游神到哪里去了?”
    “赵燕,你知道我们公司员工买江与城房子可以优惠返现的事情么?”
    “听说过,不过那不是去年的事情么?现在应该没有了吧。”
    “每个员工可以用几次那样的优惠?我的意思是可以帮身边的亲朋好友办理么?”
    “不能吧,只能员工自己买房用,我知道的是这样。你问这个干嘛?你要在那边买房?现在优惠不是都过了么?”
    “唔,我就问问,我已经买房了。”白鹭说完将视线收回来,看着电脑屏幕上面的报告。
    平时只需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完成的两份周报,她今天整整做了两个半小时,中午的时候也没有休息,效率似乎并不高,将报告发出去给前台后前台项目负责人在msn上私她,说里面的数据对不上。
    她忙说对不起,又打开那份数据报告检查,把能看到的错误修改一遍,又发了过去。
    闲适下来,脑子里面又开始想着返现优惠的事情,最后她拿着办公桌上的手机,跑去了外面楼梯间,调出林桐的电话,直接按了过去。
    就在她以为那边不会接听正准备挂断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林桐的声音,压制不住的疲惫,倦漠,他声音有气无力:“你有什么事?”
    白鹭听出了他的无力,她强压住立即想要知道那个问题答案的冲动,先问他:“怎么了?你是不是生病还没好?不舒服吗?”
    “没事,没有的事。你说吧,找我什么事情?”
    “你现在还在上海吗?还是回来枝桠市了?”
    “我在c城,大概后日回来。”
    “你在c城?去那里干什么?”
    “我们家现在在c城,我妈生病了,我回来看看。”
    “你妈……阿姨严重吗?”
    “还好,现在没事了,你找我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