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书屋 > 都市言情 > 此婚已冬眠 > 第4节
    ☆、第7章 买房
    此楼盘位于公租房密集区大竹林,是龙湖江与城在那边的三期楼盘,白鹭之前听公司的同事说那边环境超级好,绿化率高,物业那个敬业啊,还没入住就问她要不要帮忙晒被单。 据说楼下一百姓超市,消费满百元扫描微信二维码,以后都是上门服务,要买什么东西全部送货上门,那叫一个贴心。唯一的不好就是地段太偏,因为小区太大,从里面走到公交站都得二十分钟,所以里面居住的人大多都是自己有车,楼下清一色的全是宝马奔驰。
    白鹭跟着林桐挤进人群,开发商正在介绍着楼盘的大致情况:容积率,停车位,占地面积,绿化率,这些对白鹭来说吸引不大,她只想听到最关键的:价格。
    不其然,一箩筐的长篇大论过去,吊足了大家胃口后,终于到了最关键环节:均价7500/㎡,为期十天。白鹭聚精会神,问身边的人:他说的是均价吧,不是最低价?也不是说的特价房对吧?那人笑着回答她:是的,你也想买那里的房子么?就是交通不太方便,物管费每月都是三块,而且是按照建面来算。不过如果自己有车也无妨,毕竟现在交通便利的房子好买,环境好的房子难求。
    白鹭匆忙的计算了一下,哪怕是七十多平米的房子算下来也才六十万不到,首付三层的话十多万,加上契税什么的杂七杂八也就二十万的样子。许默然告诉她现在有二十万,那么意味着买这个没有压力?
    环境好,对于想要赶紧带孩子的她来说也算好事,她没有什么经验,只晓得大概要买十多楼的,南北朝向的户型。
    旁边林桐看她听得入戏,问她:“你想买?”
    “嗯,价格挺实惠,之前我同事买的那边的二期熙溪地,基本都在九千一万,两栋房是挨着的,应该也差不多。龙湖是大牌子,各方面也有保障。”
    “这个价格的确是不错,我也有此打算。”
    两人围着销售小姐一通追问,能否用住房公积金,房子交房时间等等。其实多少有点云里雾里,白鹭记下了电话号码,想着明天哪怕是叫许默然请假也一定要拖着他来看看。
    林桐似乎比她有经验,她听到他在问什么小区巴士。白鹭这才想起来林桐似乎是独生子,他应该早早的大学毕业父母就给首付了房子才对,于是有些惊讶的问他:“你还没买房?这是首套还是二套房?”
    “我离婚了,房子过户到了她名下,我这应该算是首套房吧。”
    “哦。”
    “你呢?”
    “我刚结婚,房子买来自住。”
    “噢。”
    离开的时候,林桐问白鹭要电话电话,白鹭拒绝:我现在结婚了,我们之前关系有点尴尬,再联系总归是不太好。
    林桐也没说什么,他跟白鹭说再见后出了站台。
    白鹭拿着户型图在家里面研究,锅里面炒着菜,因为特意交代许默然早点回家,所以许默然也没有加班,下班后推掉跟梁鸣的饭局,早早乘车回了家。
    一进门便看到白鹭一手拿着张纸,一手拿着锅铲,那样子滑稽得很,
    他将手提放在卧室,走到白鹭身边,拿过她手里的纸:“你先专心把饭做好吧,这是户型图?我看看呢。”
    “嗯,不错,坐北朝南,不用担心西晒了。”
    “什么啊,里面那绿化,还西晒。你看看户型方正不,还有对这个房子的设计布局满意不。对了,你明天请假了么?”
    “请了呀,你真厉害,项目刚开始就叫我去请假,也不怕老总把我炒了?”
    “嘿,说得你们公司似乎没你了就不行一样。”白鹭将菜舀进盘子,“我们蜜月那会就那样把你叫回来,现在你们项目拿下了,是应该给你们放假补偿一下嘛。”
    “你就要这个房子了吗?”
    “我只是觉得还可以,还是得你拍板才行。”
    “我对这方面不讲究的,你要喜欢的话,明天就去交定金签约,之后的事情就你辛苦一下了。”
    “没问题,吃饭吧。”
    两人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又去了一趟会展中心,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多。许默然跟着白鹭走到龙湖展位那里,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最后微微叹息问白鹭:“除了觉得龙湖是个品牌开放商,还有什么地方是吸引你买这里的房子的?”
    “你不觉得价格很便宜吗?枝桠市的房价难道你还不清楚?”
    许默然有些感动,白鹭这一方面至少为他考虑过,她知道他们的经济情况,实事求是。他又说:“可是这里的交通很恼火,我们出行上班怎么办?”
    “就是多走点路嘛,全当是锻炼了。”
    “早就听说那边环境倒是很好,不后悔了吗?”
    “哪怕是住着不舒服,也是自己选择的。大不了等我们经济好了以后,再换便是。”
    “好,想去看看楼盘么?”
    “实地考察?”
    “对。”
    “好勒。”
    白鹭看完以后就一个想法:这,这还能再偏一点嘛?周围也没个大的菜市场,就晓得里面要修一条美食街,建一个大的超市。看白鹭惊魂未定的样子,许默然调侃:“怎样,现在还想要这里的房子吗?”
    “可是真的很便宜嘛?”
    “好吧,既然喜欢就买吧。梁鸣买的那边的熙溪地,以后上下班还能一起。等我多存点钱,就买个家用车,是一样的。”
    “老公你真好。”白鹭说着就搂着许默然的脖子,在他脸上各种亲。
    别人都说买房子是个大工程,得不停的看,不停的比较。许默然他们买房子倒爽快,没折腾。
    房子要年末才能交房,然后得装修,装修好了放两个月才能入住,估计搬进去最早也得第二年的夏天了。
    解决了心头大事,白鹭开始找工作,她吃好饭将厨房收拾好,看许默然对着电脑在弄什么ppt报告就跟他好语气商量到:“默然,我得找份工作,用一下你的电脑?”
    “马上好,稍等。”许默然说完就将里面的几个图形随便弄了几下,然后保存关闭,“你先用吧,改天我们去配个台式。”
    白鹭点开招聘网,登陆自己的账号,她在这个网站做过一份简历,调出来稍作修改,然后浏览工作岗位。
    msn的消息提示传来,白鹭视线下了一下乡,看到了下面在跳动的头像,本来没有多想,可是那头像那么熟悉,以至于她忍不住的点开了来看。
    默然哥,我写的方案你看了没有?
    ☆、第8章 冷战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白鹭都不敢提起这人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觉得亏欠。
    其实要说起来,她有什么亏欠了她的呢?男未婚女未嫁,更何况她也不知道她有那个心思。
    许默然可以说她心怀不轨,其他人呢?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觉得她罪大恶极,她是心术不正,可是她也只是利用的自己,并未利用其它人。
    听到许默然进来的脚步声,她赶紧将窗口关掉,却再无心情,眼睛看着屏幕,心里面一片混乱,最后有些索然无味的关掉网页,对着身边的人说:“你们公司跟我之前的公司有业务上的往来呀?”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
    “啊,不是,突然问问。”
    不是业务上的往来,那么梁梦苑为什么要发方案给许默然?白鹭心里充满疑惑,又不能贸然相问。
    许默然上*床,拿过平板看些网页,看到身边的人走神,他问,“想找哪方面的工作?”
    “我是新闻系毕业,还是继续做文案吧。”
    “是个技术活,写过哪些方面的?”
    “提案,wiki,杂志稿,软文,brief,新闻稿都写过。”
    “会做seo吗?”
    “会。”白鹭顿了顿,继而答道。
    “我一朋友,他们公司现在正招文案,要去试试吗?”
    “还是不了,”白鹭低下头,许默然这样无视她,她的朋友还能看好她吗?“这周末的人才市场招聘会,我过去看看。”
    “随你。”许默然好心贴了冷屁股,语气也有些横。
    有时候冷战就是这样产生的,两人或许都不知道到底是做了什么让对方不爽,到底年少,也没多少恋爱的经历,还不知道应该怎样有效的沟通,遇到事情也不说出来,莫名其妙的就说话带刺,句句伤人。
    那晚两人睡在床上,白鹭不似往日那般主动的向许默然怀里靠,许默然也不会像以往那般,每到一星期的二四六就往她身上爬,例行双方各自的夫妻义务。
    本来两人在一起都没什么话,这下更是无言以对了。许默然每天埋头自己的项目,白鹭忙着找新工作。周六的晚上,白鹭去人才市场提交了几份简历,下午面试好几家薪资都不太合她心意,委婉的拒绝说回来再考虑一两天。原本想着之前许默然不是说他有朋友公司招文案,想问问看他具体情况,结果做好了饭等了两小时后还是不见郎归,她拿出电话无数次想给他打过去,最后自尊还是占了上风,没有拨打过去。
    十一点,距离做好饭已经四个小时,谢羽回来问白鹭,“默然还没有回来?”
    “没,你吃饭了吗?要不要吃一点?”
    “嘿嘿,下午六点的时候吃过,不过没吃饱,那群大爷像是几百年没吃饭了一样,都带抢的。那我不客气了啊。”边说在白鹭对面坐下。
    “正好,我们一起吃吧。”白鹭将筷子递给他,拿过两人的碗去盛饭。
    吃饭时,谢羽说:“嘿嘿,我们公司搬家了,离这里挺远的,我可能要跟你们say goodbye啦。”
    得了,来做思想工作的。
    “没事,到时候我跟默然先去外面租个一室一厅,年底就该交房了。”
    这样就算跟他们通了个气,谢羽吃好饭主动申请洗碗,白鹭也不矫情,她坐在床上等到十二点还是不见那人回来,不想妥协可是又怕他出了什么事情,终究先打了电话。
    很久过后,接通了,可是迟迟没人说话,电话那头热闹异常,根据吵杂的声响白鹭判断他们在ktv。紧接着全场安静下来,死性不改的前奏缓缓而来,女人的声音几分熟悉,男人的声音闭上眼睛也可以听得出来。
    她将电话挂掉,稍微抬高了一下头,将眼泪生生逼了回去。
    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眼泪还是大把大把的往下掉,想不通,无论怎样都想不通,最后想起了妈妈,想起了在手术台上医生说的话:你最好赶紧结婚,然后生子。
    十六七岁的年纪,怎么结婚?接着妈妈病重,高昂的医药费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学校募捐,拼命做兼职,熬夜写杂志稿,写冲量文,无依无靠,孤苦伶仃。最后妈妈哭着求她:我不要治了,这种病根本治不好,妈妈这一生没有让你过一天好日子,不想走了还给你留一堆的债。
    她第一次提到自己的爸爸:我爸爸呢?我去找他,我找他来救你。
    不用了,小鹭,你埋怨妈妈也好,我从没想过要让你知道你爸爸的事情。你要记住,这世界上,只有钱才靠得住,没有钱,一切感情都枉然。
    很久以后白鹭才知道她妈妈为什么要那样说,她毕业后努力挣钱,前不久才刚刚还清给妈妈治病欠的债务。之后遇上许默然,两人也算闪婚了。
    浑浑噩噩之中,电话响了,她闭上眼睛摸到电话,按了接听键。
    “睡了?”
    白鹭移开手机,看了下上面的时间,凌晨2点,她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嗯,睡了。”
    “哦,我现在在车上,马上回来。”
    “好。”
    挂断电话,却是再也睡不着。
    许默然很快便回来了,白鹭听到开门声,起来摸着打开灯,许默然一进卧室,她终于还是发作了:“以后麻烦你,不回来吃饭,能不能先打个电话告知一下?”
    “呃,我下次注意。”许默然看着白鹭点头。
    白鹭听到回答,躺下来侧躺背对着许默然。
    其实白鹭很少会情绪发作,结婚后她更是在控制自己的脾气,哪怕是有什么不舒服大多数情况下也是自己一个人默默消化就行了。她知道这个男人跟她结婚一百个不乐意,所以不到她的底线她也不会随意就发作的。
    许默然不回来吃饭本身没什么,她只是受不了他的那个态度。蜜月期在鼓浪屿岛上他那样丢下她,她回来后在家里呆着,那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许默然都没有回过家。她跟自己说,他不知道自己回来了,她知道那几天他在忙一个竞标案,她不怪他,所以几天以后的早上看到他躺在自家凉椅上她没有责备他。这么多天以来,他几乎都会按时回家,有时候稍微晚一点也不会超过九点,哪怕是两人这几天冷战的时候亦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