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又低头去看因为苹果而喜不胜收的小人们。
    苹果啊!
    这可是苹果啊!
    比人还要高的苹果啊!
    饿了大半年的小人们两眼发光,纷纷跪下:“多谢天神大人赏赐!”
    林思羽耳尖一燥。
    她能接收天神大人这个中二称呼,但接受不了别人动不动就朝她下跪:“以后都不要跪了,不然我会生气。”
    众人闻言纷纷心惊,赶紧从地面爬起来,生怕把天神大人惹恼,七嘴八舌恳求:“天神大人,我们知道错了,还望您不要生气。”
    “不许有下次。”林思羽说完,光脑来电振动,她离开厨房,走远一点去接。
    小人们松了口气。
    有人苦恼道:“天神大人赠予我们那么多东西,可我们连感谢都不能吗?”那也太不是好歹。
    范悦悦率先提议:“天神大人不要我们跪下,要不我们想点其他仪式动作来表达我们对天神大人的感谢与崇敬?”
    范悦悦是第一个发现天神的人,虽然年龄还小,但在曙光基地里也积累了一点威望。
    就连徐若谦也赞同她的话:“大家都可以想想,最后看看用什么动作仪式合适。”
    然后他们就开始分苹果。
    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小块,算起来也跟末世来临前的苹果差不多大。
    苹果甜而不腻,非常水润,果肉甜丝丝。
    再一次尝到水果的味道,不少人激动得热泪盈眶,等把香脆鲜甜的苹果吃完,还恋恋不舍地将粘有果汁渍的手舔得干干净净。
    然后每人又分到两口水。
    有苹果吃,还有水喝,这待遇之前真是想都不敢想。
    他们吃饱喝足后,靠在防空洞走廊墙壁上,舒服地叹谓一声:“好饱啊,这两天过得好幸福。”
    大家的要求变得很低,都不敢奢望恢复寒灾之前那种可以吃喝玩乐的好日子,只要能够吃饱就很满足。
    苹果吃完后,剩下的果核子非常之大,足足要两个人才能抬起。
    一个小人围着苹果种子:“那么大的种子,要是能种该多好,肯定会长出很高很大的苹果树。”刻在骨子里的种田渴望在此刻发挥得淋漓尽致。
    “苹果籽先放起来,”徐若谦又叫了几个人来,“你们跟我去把外面的狼肉收集起来。”
    “狼肉?”被点到名的几位成员面面相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
    “没错就是狼肉,”徐若谦肯定道,“我们可以将狼肉卖给希望基地的人。”
    希望基地规模是他们的几十倍,物资也多。
    不过在末世,这个物资多也只是相对的,对于能吃的肉,总是不嫌少,他们肯定愿意交换。
    但当徐若谦走出去后,却发现地上只剩下血迹,狼肉消失得无影无踪,旁边还有轮胎印。
    他神情登时严肃:“有人来过,应该是希望基地的人。”
    严寒天灾,普通基地的人出来只管收集物资,唯有稍微富裕的希望基地的人还能开着车溜到别的基地附近。
    “他们把狼肉都拿走了,我们要不要抢回来?”另一个人捏起拳头。现在有神明大人撑腰,他底气很足。
    “算了。”徐若谦选择作罢,毕竟希望基地背后,是军队,他们普通人惹不起。
    夜晚降临。
    徐若谦让大家围在几个大火堆旁边睡觉取暖,并安排人轮班看守。
    意外还是悄然发生。
    有个负责看守的人没注意,让大火烧到身上,厚厚的衣服都是易燃材料,很快烧出个大洞。
    “快去,快去外面打滚!”徐若谦斩钉截铁地拉开防空洞门。
    着火的倒霉可怜蛋哭叫着跑出去,躺下来疯狂打滚,冰面的低温将火焰熄灭,但后背肌肤被火舌舔到,伤口非常吓人,血肉模糊。
    痛得他弯下腰,顾不上冰凉刺骨地趴在冰地上嚎叫。
    范悦悦也被惊醒,慌张道:“这可怎么办!我们这里有医生吗?”
    就连她也看出来这是很严重的烧伤,如果处理不好会化脓感染,甚至危及性命。
    “我是医生。”一个灰头土脸的女人举手站起来,她抹一把脸,蹲下来检查伤者伤口,“伤口范围大,得用药物处理才行。”
    徐若谦抿唇:“基地没有处理烫伤的药物。”或者说连药物都几乎没有了。
    -
    林思羽晚上睡不着,正想跟往常一样打开全息音乐软件,找点催眠的曲子,听了十多分钟,还是毫无睡意,干脆掀开被子下床,踩着棉拖来到厨房,将冰柜门拉开。
    这会冰寒世界里也已经到了夜晚,林思羽原以为小人们已经在休息,低头看去,却发现许多小人汇聚在防空洞前。
    仔细一看,似乎是有小人受伤。
    “没有药,伤口一定会感染,一旦感染,那就只有等死的份。”医生小人跪坐在伤者身旁,一字一句地陈述这个残忍又现实的真相。
    徐若谦紧紧绷着脸。他当然也知道烧伤成这样,如果不救治,必然会危及性命,但没办法,不是他藏着不拿出来,而是整个基地都没药。
    “原来是烧伤。”林思羽从小人们的对话中了解完情况。
    因为常年一个人住,林思羽每次刚搬完家都会提前准备好最基本的药品,就怕哪天有个意外,发生后能及时处理。
    林思羽在家庭急救箱里翻到生理盐水,绷带,抗生素软膏等等。
    这些对于小人们来说都太大,林思羽先把绷带剪成小小一份,勉强用指尖抬起,然后放进冰柜里,她还贴心地用无菌纸垫着。
    于是,小人国世界里,正当大家麻木地接受将又有一个人死去这个事实事,地面上凭空出现的东西瞬间吸引多少人注意。
    范悦悦率先反应过来,即可转悲为喜:“是天神大人出现了!”
    医生小人也站起身子,她觉得那东西有些眼熟,三步并作两步迅速往前走去,睁着眼睛凑近辨别那窗帘般一样大的东西,惊声道:“这好像是无菌绷带!”
    她的声音因为激动有些颤抖:“这是天神大人给我们的?”
    林思羽:“嗯。”
    神音落下,宛若一股无形地力量,安抚每个人焦躁的心。
    医生小人下意识屏住呼吸,小心翼翼伸出手去接过绷带。
    而林思羽把无菌绷带放下去后,开始头疼其他的:“生理盐水还有碘伏这些怎么弄?”
    她脑子飞速转动,想了想,最后在一堆周边里翻出几个装饰用的仿饮料玻璃品,瓶身非常小,比藿香正气水还要小两圈,上边的瓶盖对于小人来说像个碗。
    林思羽用镊子夹住瓶盖消毒,再用干净的针筒将生理盐水、碘伏滴进瓶盖里,然后又挤出一瓶盖的抗生素软膏。
    寒冰世界里,空中飘落三个碗口大的东西。
    “感谢天神大人的恩赐。”医生再次垫起脚用力捧着,迅速分辨出药品种类,其实像这种重度烧伤的患者,按照先前的流程,还要监测血压,以及疫苗注射……
    但现在不是那么讲究的时候,这个患者能获得神明大人赐下的这些药物,已经是非常幸运。
    小人医生心想着,手上也飞速动作起来,她首先用生理盐水帮伤者将创口消毒,然后上药……
    一系列措施后,又用无菌绷带把伤口包扎好。
    做完这一切,医生长长地呼出口气,她已经把能做的都做了,就看这个人命硬不硬,能不能熬过——咦?
    医生注意到什么,轻轻地掀开纱布之下一角,竟发现病人原本烧伤得很严重的皮肤,竟然在刚涂上药后恢复了大半。
    这根本不现实啊!
    医生顿了顿后,突然恍然大悟:“看我这脑子……天神大人赐下的药怎么能跟普通的药物相比呢,神药的效果自然要好许多倍,用神药来治疗烧伤,完全不需要另外上仪器。”
    她刚刚竟然还在担心伤患能不能熬过这关,真是多虑,有天神大人的药,他必然会没事!
    伤者的情况肉眼可见好转许多,他心知是天神大人赐药,自己才避免了死亡的结局,于是他努力出声道:“谢谢天神大人,谢谢医生。”
    几个成年小人将伤者小心翼翼抬去休息。
    而医生看了看病人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天空,此刻心情难以形容,她深深呼出口气后,眼泪也跟着落下。
    这大半年,她见过太多因为无法治疗而离世的病人,那种无力感在每个晚上都将她压得喘不气。
    终于今天,在天神大人的帮助下,她成功完成一次急救,像是一点点光亮照开阴霾,心中压着的石头落下大半。
    用手肘擦去眼泪,医生又道:“接下来一段时间只要及时换药就行。”
    说着,她仔仔细细地将剩下的药物收拾起来,这可是神药啊
    收拾完毕,医生又将手举到胸前,做了个动作:“多谢天神大人赐福。”
    第6章
    林思羽看着她“手捧莲花”的模样,眉头一跳,有种不妙预感:“……你这是在做什么?”
    范悦悦在徐若谦的眼神示意下站出来,抬头向天空解释,“因为第一次遇见天神大人,您就为我赐下那么大的一个馒头,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们商量后决定,就以此定下向你传达感谢的仪式。”
    哦,原来不是手捧莲花,是手捧大馒头啊……更奇怪了好不好!
    范悦悦小心翼翼问:“天神大人,您还满意吗?”
    “我……很满意……”林思羽咬牙切齿。
    她哪敢说不满意啊,万一她一说,这群小人再给她整个更羞耻的就完蛋。
    范悦悦挠挠头,她怎么感觉天神大人语气有点奇怪啊,不过祂满意就好。
    林思羽连忙呼吸两口调整下情绪。
    因为她不再言语,小人们以为天神大人已经离开,徐若谦便趁着人多交代:“大家以后在生火取暖时要小心点,别像今天这样不注意被烧到衣服。”
    林思羽闻言,眯起眼俯下身子。
    南粤省原本是四季如春的季节,极寒灾难降临时还是夏天,幸存者身上的保暖衣物非常少。
    现在他们身上穿的棉衣,还是极寒降临前几天、暴风雪还没将大地完全覆盖时从商场里抢来。
    穿了那么久,保暖作用逐渐微弱。
    lt;div style=quot;text-align:center;quot;gt;
    lt;scriptgt;read_xia();lt;/scrip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