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书屋 > 古代爱情 > 月有宴 > 第三十章圣心不仁,善恶无报

第三十章圣心不仁,善恶无报

    谢簪星眯了眯眼睛,眼神有片刻的清明,随后抬起一只手给了他一巴掌。“我不该恨你吗?”
    她身上早没有了力气,但这一巴掌打下去还是有一声清脆的声响,可见她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气。
    明济的脸都没有偏,视线交缠,唇角的肌肉绷得很紧,神色莫辨。
    虽然不至于过分的疼痛,但这毫无疑问太过僭越,轻贱的意味太重。
    契入的异物感终究太强烈,谢簪星身上的燥热几乎快将她烧着,热气蒸得她浑身发抖。
    她一只手压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撑着他的胸口,腿根使力将自己抬起来,瞬息后又放任自己落下去。这种放任使得内里的摩擦剧烈而迅猛,快感直冲头脑,几乎令人难以招架。
    谢簪星抖得更厉害,微微歪了歪头,似乎不认为这样的快意该出现在这样毫不纯粹的结合里。
    于是她咬着嘴唇,直腰收回手抓在自己的裙摆上,连任何多余的接触都不愿意再有,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粗鲁。
    可是她实在太软太水滑,不管是怎么样的粗鲁,最后都变成了更直接、更剧烈的快意,随着每次动作从她咬紧的唇瓣齿关泄露分毫。
    这种剧烈的起伏很快几乎将她不多的体力全都耗尽,她看见板板正正躺着的人手指捏得越来越紧。但也像她不愿意碰他一样,没有尝试着触碰她。
    “死了吗?没死动一动。”哪有这样的好事,便宜都占尽了,还一副受尽屈辱的样子。
    原先的巴掌甩下去,明济都不为所动似的,没动,没说话,甚至神色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可当这句话说出来,他的眉毛压下来,脸上是谢簪星很熟悉的痛恨。
    随后腰被掐住,明济显然将这种无法言说的痛恨转化成了几乎要将她凿穿的力度。
    谢簪星猝不及防叫出一声,明济瞥她一眼,连“噤声”都没提醒,大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只是蛮横地挺胯,看着她咬着嘴唇因为隐忍而扭曲的表情,吸气的时候锁骨鼓突出一个惊人的弧度。
    明济冷眼看着,除了呼吸是与她同频的急促,怎么看也不像是沉沦在情欲里。他拉下她试图捂住嘴唇压住喉咙里呜咽的手,攥在手里,近乎残忍地看着她的嘴唇越咬越红,可在她愈发剧烈的颤抖里,终是将人揽下来,手臂环住,其中一只压在后腰,仍将她固定在自己身上。
    这种密不透风的裹覆、层层递进的缩夹,几乎叫人头皮发麻。
    耳边的呼吸喷得他耳朵潮湿痒热,他动作的和缓也终于显现出今晨的唯一一丝温柔。
    只可惜谢簪星已经缓过来一口气,显然并不愿意他们中的任何一方再能从中获得半点的畅快。“妾其实一直很感激殿下。”
    明济闭了闭眼睛,似乎有些厌烦。毕竟想也不用想,从她嘴里又能出来什么好话?只是她刚过了顶峰,正是敏感的时候,他动作到底没蛮横起来。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她抬头,抿出来一个笑,几乎有些腼腆。“可殿下为谢氏所做的努力,切都记在心里。”
    “但是妾也想问问殿下,若圣心不仁,储君不义,善恶无报,”她的语气急转直下,几乎有些森冷。“殿下说,妾一个孤女该如何昭雪?”
    谢氏的灭族始终压在她心上,似乎折磨得她有些疯魔。
    她一只手臂将自己撑起来,另一只手轻轻贴在他的侧颊,手指蹭过,竟然像有几分缱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