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书屋 > 奇幻玄幻 > 御煞 > 御煞 第760节
    “真者,颠扑不破,恒常不易,是为真!”
    “此之一境,证道法门唯两道而已,或以形神与道法之妙,演绎至道,斩原始凶兽,而使己身取而代之,以贯穿始终,无量岁月,无量须弥,一切宇宙辉光所在之处,则己身道法与形神咸皆不朽!”
    “此贯穿始终,一证永证,或曰大罗真仙。”
    说话之间,当诸修咸皆朝着楚维阳立身所在看去时,那刹那间的朦胧恍惚之中,道人的身后,似是有着一道岁月长河贯穿无垠须弥,那是刹那间的一道又一道的不同须弥节点上的岁月长河的支流,在繁复的重叠过程之中所凝聚而成的滔滔江河。
    可饶是这样的滔滔江河本身,诸修都仅仅只是洞见了一刹那而已,这已然非是大罗真仙之外的存在可以洞见的成道本质。
    便恍若是早先时,楚维阳在原始凶兽的外象上所洞见的奇诡诸般一样。
    那一闪瞬间的本质消隐过程之中,是无量量劫的至道神韵统御着宇宙辉光的不断明灭,进而,五道先天祖气裹挟着万象神华,在道人的身后朦朦胧胧,回旋兜转之间,至多教人瞧见先天道器的灵形。
    “又或者,以无上法力,以无上至道,以无上自然造化,开天地!立乾坤!成宇宙!以一界之圆融生息,以无量轮转生灭,印证己身道法恒常轮转而不易,此界立时,则无量变化已于苍茫之中印证,故得形神恒妙!故得道法恒常!”
    “此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或曰混元天尊!”
    话音落下时,道人手中玄黄竹杖轻轻戳出,刹那间,那原本酝酿着灭世景象的海眼漩涡骤然间膨胀开来,下一刹再看去时,海眼漩涡膨胀,已然远迈旧世海域的疆界。
    而在这样汹涌澎湃的海眼显照的顷刻间,道人轻轻扬手的刹那间,五蕴天罗法伞、九叠螺壳宝塔、一十八节玄黄竹杖,三尊先天道器咸皆显照在旧世海疆的顷刻间。
    在那磅礴的紫金玉光之中,是灵虚九天,是灵浮天宇,是太阴诸魔奉圣天,是已经成就为界天的浑一之三界,在这刹那,从道器之中走出,并且在显照于世的刹那,在楚维阳的至道贯穿与浊世苍茫的洗炼之中,正在进行着相继的割裂。
    那是属于乾坤所蕴藏的本源,与万象群生所酝酿与化生的高道妙法,那真正无垠的无量诸法,在无垠的宇宙辉光的轮转之中,被楚维阳所攫取。
    但是真正的天地,真正的乾坤,真正的万象群生,在这一刹那间,被楚维阳归还给了苍茫浊世。
    太阴在下,阳世在上,灵虚万象高悬。
    而也正是在如是浑一之三界镇入那海眼漩涡之中的刹那间,某种恒常不易的至道气韵,在刹那间自天宇之中生发,并且将整个海眼漩涡囊括在其中。
    无量的昏黄浊煞在这刹那间朝着那包裹玄黄颜色的天地真正疯狂灌涌而去,这刹那间,仔细看去时,甚至犹还能够洞见那偌大海疆之中的汪洋,正在从昏黄里,渐渐变得清澈起来。
    “此即是玄黄世界。”
    话音落下时,当那有相回归于天地之间的顷刻,一切灵韵与道法的菁华,混同着紫金颜色的玉光清辉,刹那间与楚维阳的三元丹田所交织与共鸣着。
    那仍旧是某种世人所无法尽知的混元天尊的本质变化,但是在这顷刻间,那落在浊世之中的有相里,是道人的顶上,三朵紫金庆云之中,咸皆有神通果树悬照,树下,三法相趺坐,或举伞,或捧塔,或横杖。
    三华聚顶,五气朝元。
    “世上至道三千,此定数矣,故当有三千原始凶兽,当有三千大罗真仙,当有三千大千世界,然天地生灭,有如四时轮转,终有枯荣变演时,彼时,当于天地寂灭之中,重演万象而辟开天地。”
    “此举亦是开天矣,故而,三千大千世界,当有无量混元天尊。”
    话音落下时,在楚维阳的面前,岁月和须弥的力量混同在那海眼漩涡之中兜转,这刹那间,天地似是变了,又似是未变,但是当宇宙辉光的力量以某种形而上的方式,被楚维阳所从中捞取的时候。
    恍若是虚实和有无之中的剪影里,一道道极尽曼妙的身姿从中走出,淳于芷、允函、师雨亭、齐飞琼、青荷、玉蛇、萧郁罗、宫纨竹、宋清溪。
    这刹那间,诸修形神至妙,道法恒常,其形神与道法的本质悬照在尘世的外象之中,咸皆是三华聚顶,五气朝元。
    那是岁月沧桑之中,所显照的青春永真。
    而也正是在这一刹那间,原地里,师雨亭缓缓地推出莲花法印,五色先天祖气之中,是变演成先天道器存在的百界云舫。
    这顷刻间,当诸修咸皆立身在舟头的时候。
    楚维阳折转身形,最后看向那旧世的海疆。
    “列位,新世从来不止是在那旧世的一隅,万象群生的新世,在这无垠的苍茫中,在这昏黄的浊世里!”
    话音落下时,道人终是转过身去,不再看向那旧世的海疆,诸修立身在舟头,伴随着那至道的雾海蒸腾而起的刹那。
    第一次,岁月长河以尘世的万象群生所能够洞见的方式显照。
    滔滔的岁月江河之上,一道又一道的支流以同样宽阔的汪洋列分开来,那是岁月光阴的变演之中的无数可能,那灰蒙蒙的水汽里,有剑修一指点出海天同色,有大汉显照盘王真形,有人驭水火而演绎丹青,有人立身雷海自号道母……
    这斑斓瑰丽的诸相一经显照的顷刻间,便是云舫悬在岁月长河之上,正逆流而驶去,驶向那真正斑斓而瑰丽的诸相。
    而在道人的身后,在他们所经历过的身后,则是远比那诸相更为斑斓,更为瑰丽的无穷无尽的未来。
    那是绵密罗网也似的未来“水系”之中,玉露琼浆也似诸色斑斓的混沌海洋,三千世界之中,真正万象群生的煌煌诵念声音,正逆溯着岁月与须弥,传递到了道人的感应中来。
    “祖生玄元,尊降极真。”
    “蕴根苗而承盘王,明道法而历海疆。”
    “洞历三景以御煞,掌握万象以炼真。”
    “演法玉京成万象,开界玄黄升紫金。”
    “颠扑不破,恒常不易。”
    “一证永证,一真永真。”
    “祖出苍茫,独立而不改。”
    “尊升浊世,周行而不殆。”
    “三华聚顶,五气朝元。”
    “至臻至妙,至高至全。”
    “辟道衍相——形神阐妙真君!”
    “著经录典——归元灵妙真君!”
    “旨正宣和——道德清妙真君!”
    “先天——玄黄大罗天尊!”
    “先天——紫金大罗天尊!”
    “先天——灵浮大罗天尊!”
    ……
    《卷八:我初开廓天地清,万户千门歌太平》终
    《御煞》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