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书屋 > 都市言情 > 佛系大佬当班主任后 > 佛系大佬当班主任后 第81节

佛系大佬当班主任后 第81节

    “你?办事,我一向放心。”何校长一脸春风满面,还忍不住提前?透露一个重要消息:“小简老师,这一次的舞会?,我们会?颁发一个金牌老师奖,还有五个优秀老师奖,得到的老师,可是会?有一个大大的红包哦。”
    简瑶眼睛一亮,直觉自己肯定又?要赚钱了!
    不说?她在旁门左道上出的风头,单单凭a班这学期的成绩进步,她最次也能得一个优秀老师奖啊!
    “校长,能问一下,最少的红包有多?少吗?”简瑶不客气的直接问。
    何校长却不肯说?了,卖起关子:“这个就不告诉小简老师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简瑶失望。
    转念想着去问王阮老师。
    何校长又?道:“这一次跟之前?的都不一样,小简老师去问也问不到。”
    简瑶彻底耷拉下肩膀。
    何校长爽朗的笑开怀,一看就是故意的。
    真是个老狐狸。
    当晚,简瑶回到家,陆砚之给她做饭,她准备一下明天家访的材料。
    陆砚之端着汤出来,看到她还坐在笔记本电脑前?敲敲打打,走过去搂住她肩膀:“别忙了,过来先吃饭。”
    “等一会?儿,我把这一点写完。”简瑶在总结每一个学生这学期的优缺点,陆砚之发现?她很认真正经,不是那?种敷衍式的。
    “你?们班每个学生的长处短处你?都记得这么清楚?”陆砚之轻声问。
    简瑶敲着键盘,没有看他?,只是勾起唇角:“当然了,我记性很好的好吗,而?且我们班学生可是最有个性的了,很好记。”
    “也就你?这么认真了,一般家访都是敷衍了事的。”陆砚之揉揉她头发。
    “该是我的责任所在,我就要认真对待,不是的话,我就摆烂了。”简瑶敲完最后一个字,抬头笑眯眯的看着他?。
    陆砚之落下一个吻在她额头上:“那?你?明天准备家访几个?”
    “最少十五个吧,我准备两天搞定!”简瑶喜欢速战速决,“距离舞会?有五天时间,我想用两天解决,这样就可以躺三天。”
    她比了个ok。
    陆砚之圈住她小手?,拉她起来:“那?我让我的司机明天开车送你?。”
    “不用,你?借我车我自己开就可以。”简瑶道。
    “你?自己开多?累啊,司机给你?开,你?还能在车上睡一睡。”陆砚之不赞同。
    简瑶走到厨房洗手?,回头道:“我还没买车,我就是想过过车瘾,我驾照考下来都三年了,还没开过。”
    这是原身的经历。
    陆砚之忍俊不禁:“那?更不敢让你?开了,万一你?是女司机呢?”
    “喂喂喂,你?也太不相?信我了吧?我可是我们圣亚西的神!”简瑶偶尔看论坛,总会?看到圣亚西的学生喊她神,王阮老师她们也经常用这个开她玩笑,导致她也爱开自己这个玩笑了。
    陆砚之招手?让她过来坐,笑道:“好好好,我相?信你?,谁敢不相?信你?简老师啊。”
    “这还差不多?。”简瑶唇眉弯弯,只觉得现?在的日子每天都很舒心。
    陆砚之现?在不加班的情况下,每天都会?来她家,他?们或一起做饭,或出去吃,反正总是在一起,有人陪伴的感觉,简瑶觉得很开心。
    次日,简瑶开着陆砚之借她的奔驰出发,
    按照顺路的路线一个个的去家访,这条路线上,王寅杰家第一个,沈煜修家最后一个。
    到晚上太阳下山的时候,她才来到沈煜修家里。
    都是提前?打过电话的,所以她一路畅通无阻,直接开进了沈家的大门。
    不愧是主角团的家,坐落面积非常大,前?院种植着各种名花名草,现?在正是冬季,茶花开的时节,院墙边一片耀眼的正红,很漂亮。
    她的车精准停到出来迎接她的沈煜修面前?,一向淡漠的男孩,难得有些喜色,“老师,辛苦你?了。”
    简瑶从驾驶座下来,把钥匙交给沈家的司机,道了声谢,回沈煜修:“有什么辛苦的,这是我工作,你?家长呢?”
    沈煜修指了下屋里:“我妈已经在等老师了。”
    这种家访的事情,沈静澜不好交给秘书,不然传出去闲言碎语,她嫌麻烦,因此只能自己接待。
    看到大名鼎鼎的简瑶,她淡漠的眼眸不动声色打量,关于简瑶的种种事迹,她自然知道,毕竟也是圣亚西的股东之一,更是漓城的上流圈子,前?不久发生的那?些事情,早就传遍。
    “简老师,初次见面,幸会?。”沈静澜平静的和简瑶握手?。
    简瑶看着同沈煜修如出一辙淡漠脸的沈静澜,心里有些纳闷,难道沈煜修的淡漠是天生遗传母亲?而?不是像贺临风他?们那?样有什么苦衷?
    回握住沈静澜的手?,她勾唇微笑:“沈总,幸会?。”
    来之前?,她已经多?少了解过沈家,沈煜修的父亲是上门女婿,不过早在沈煜修五六岁的时候就离婚出国了,沈煜修算是单亲家庭长大的。
    “简老师,请坐。”沈静澜比了下沙发。
    简瑶客气的坐下。
    沈静澜随后坐到她的对面。
    沈煜修准备离开,简瑶叫住他?:“你?别走啊,你?也坐下。”
    沈煜修微讶,“老师,我不用回避?”
    “你?有什么好回避的啊,我又?不是来告你?状的。”简瑶笑眯眯的指了下沈静澜身边:“坐下吧,一起聊聊。”
    沈煜修有些迟疑,竟然没有像在学校一样,完全听简瑶的话,而?是看向自己的母亲。
    沈静澜淡淡的点了点头,沈煜修这才坐过去。
    却没有挨着,隔了差不多?一个半人的距离,结果即使这样,沈静澜还是往旁边挪远了一点。
    沈煜修目光黯淡一瞬,也跟着往相?反方向挪动。
    简瑶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一幕,看来沈煜修的冷漠还是有原因的,这母亲对他?好像有些排斥和冷漠,怎么会?这样?
    莫非跟宋家一样,是商业联姻没感情?
    不对啊,沈家招的是上门女婿,据说?沈父当初是个画家,没什么钱。
    那?就是离婚的时候不愉快,连带着恨上了孩子?
    简瑶在心里天马行空的猜测着原因,嘴上开始闲聊:“沈总似乎很忙,之前?的舞会?和董事会?上都没见到您来。”
    沈静澜客气疏离道:“是有些忙,公?司上事情多?,只能安排秘书去了,要是有怠慢简老师的地?方,还希望你?多?见谅。”
    这沈总冷归冷,倒是挺有礼貌的。
    “哪有什么怠慢的地?方,沈总的秘书必定是品行兼备的。”简瑶说?了点好听话,开始切入正题:“既然沈总很忙,我就不啰嗦了,我今天的家访主要是跟沈总汇报一下这学期咱们沈同学的学习情况。”
    沈煜修见提到自己,不由得挺直一点脊背。
    沈静澜却依然是可听可不听的模样,眉眼间极淡,“简老师请说?。”
    简瑶看眼沈煜修,很大方的的夸奖道:“沈同学这学期的成绩是我们班进步很大的,每次都是我们班的第一名,虽说?这次期末考的成绩还没出来,但上一次他?已经排到年级六十几名,我想这一次期末考试肯定能考个更好的成绩。”
    沈煜修听着老师夸自己,有点不好意思,但又?有些想看看母亲的反应,他?余光无声的观察着,然而?,母亲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是点点头,“那?不错,简老师教导有方。”
    “哪里是我教导有方,这是沈总培养得好啊,之前?我们学校办运动会?,开幕式表演的时候,沈同学可是咱们班的功臣,一手?古筝弹得真是行云流水,给我们的节目增添了不少精彩,就是可惜沈总那?次也没来,都没看到,不过我们学校有直播,不知道沈总看了吗?”简瑶委婉的试探着。
    沈静澜摇摇头:“太忙了,没时间看。”
    好冷……
    简瑶都被这位母亲冻到了。
    “那?可惜了,沈总有时间可以看一看。”
    “我会?的。”沈静澜敷衍着。
    简瑶看出她敷衍,却也没办法,她又?说?了些夸沈煜修的话,沈静澜自始至终的反应都很淡,无波无澜。
    和这样的人聊天,你?就是最厉害的社?牛,估计也没什么倾诉欲了。
    简瑶后面就按流程走了一圈,搞定后,她起身提出离开。
    沈煜修立即站起来,“老师,在我们家吃饭吧,这本来也是饭点了。”
    “不用不用,我回去吃。”简瑶客气的摆手?。
    沈煜修难得表现?出很热情的一面:“老师,留下吃了再走吧,太阳都落山了,马上要天黑了。”
    他?怕筹码不够,看向母亲:“妈,你?说?呢?”
    沈静澜再冷淡,也不是没有情商的人,她挽留道:“简老师,留下吃顿便饭吧。”
    “老师,就留下吧。”沈煜修尊敬简瑶,是真心想让她留下吃饭,免得开车回去都饿了。
    简瑶有点点小纠结,但沈煜修这孤僻的孩子难得这么热情,她又?不好打击人家,对这种孤僻的人,一定要回应他?小心翼翼的示好,否则估计就没有下一次了。
    如此一想,简瑶到底是同意了。
    沈家吃饭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全程都很安静,幸好简瑶是个心大的,也不觉得不舒服,安静的吃自己盘子里的东西。
    吃完饭,她不好立即走,又?在沈家喝了会?儿茶。
    她懂一些茶文化,沈静澜也很懂,两人倒是在这个上面聊得比之前?自在,简瑶明显感觉得出沈静澜对她态度稍微有一些融化。
    聊着聊着,沈静澜接了个业务上的电话,说?要去书房处理点事情,让沈煜修陪着简瑶。
    简瑶目送她走进电梯,真心感慨道:“你?妈妈还真是挺忙的。”
    沈煜修“嗯”了声,眼神有些落寞,“她一直都很忙。”
    “所以才能给你?提供这么好的生活条件啊。”简瑶笑眯眯道。
    沈煜修一愣,恍惚道:“确实?如此。”
    “好好读书,以后给你?妈妈分忧。”简瑶鼓励他?。
    沈煜修听话的应下:“我会?的老师。”
    简瑶满意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跟他?聊了会?儿别的话题。
    十来分钟过去,她余光落到他?们家客厅角落里的钢琴上,突然想起什么,指着那?边说?:“之前?我们好像说?过让你?再表演给我看看,要不,现?在你?去给老师弹一首?”
    “啊?”话题跳跃太强,沈煜修慢半拍道:“老师,你?想听什么?”
    “什么都行,看你?想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