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书屋 > 都市言情 > 阿司匹林 > 阿司匹林 第19节
    我们之间又没有爱……
    对啊,他们之间又没有爱,为什么非要把它留下来。
    谢臻不再理会他,恶狠狠推开他,彻底摆脱了他的束缚,抓起沙发上的衣服打算往前走,他光裸的背脊在光下照耀着,显现出漂亮的弧线,他冷漠的眼神像一把刺刀,轻轻捅进靳时雨身体里。谢臻才走不到两步,劲瘦的腰身被长臂一把箍住,靳时雨从背后牢牢抱住了他。
    靳时雨身上的衬衫松松垮垮,裤子也是,露出好几片皮肤,他吹了很久的冷风,身上有些冰,贴上谢臻赤裸的背脊时,温热传导过来。他抱得很紧很紧,将头低下来埋在谢臻的右肩上,温热的呼吸吹过谢臻肩上的伤口,刺得谢臻一个激灵。
    “谢臻。”靳时雨的声音很低、很沉、又很闷。
    他的嘴唇抵在谢臻的肩膀上,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缓缓地说道:“可以,没有爱也可以。”
    谢臻的心中防线彻底崩溃,他背对着靳时雨,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他忍着不发作,声音嘶哑,低声呵斥着:“放开我。”
    手臂又收紧了一分,谢臻在他怀抱里猛烈挣扎起来,用手肘一下又一下毫无章法地捅在靳时雨的身上。靳时雨闷哼两声,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犯倔,抱着他死也不撒手。
    谢臻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中怒火中烧的同时,眼眶里又忍不住流出很多温热的眼泪,他下意识去咬着嘴唇,任由眼泪流了满脸。无论是他的拼死挣扎还是他的偃旗息鼓,靳时雨都死死地抱着他不动。靳时雨侧头去吻他后颈,无声的、压抑的,一切的一切都慢慢穿透谢臻的心。
    “没有爱也可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又意味着什么?
    靳时雨是谁,是从出生后就被亲生母亲扔下在孤儿院待了五年的靳时雨,是五岁的时候又一次被孤儿院扔下的靳时雨,是被谢臻捡回去在形如虚设的家里孤独地待了十三年的靳时雨,是在十八岁的时候被唯一信赖的人抛下的靳时雨。
    二十四岁的靳时雨,不仅没有家,也没有爱。
    如果能有家,没有爱也没关系。
    哪怕这个家是被他一个人硬生生搭出来的牢笼,也没关系。
    谢臻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他还未彻底清醒过来,挣扎两下才发现手上被铐得严严实实,他盯着手上的银色手铐,一时也无话可说。
    他静了两秒钟,用腿恶狠狠地踹向床尾,发出重重的一声巨响。
    “操!谢时雨!”谢臻终于憋不住想要发泄的欲望,从昨晚开始,他还对靳时雨抱有最后一丝丝幻想,他幻想着靳时雨既然这么想要留下这个孩子,会不会在他们之间也还会存在一些过往的情面在,这些情面会不会也能带出靳时雨对他的一丝丝谅解。
    让他谢臻可以体面一些。
    可他真是大错特错。靳时雨昨天晚上抱着他说没有爱也可以,沉默着任由他发泄的可怜模样,还真让谢臻有了错觉,有了眼前这个人还是姓“谢”的错觉,有了他们之间还是像以前那样的错觉。
    眼前是陌生的陈设,是靳时雨平时住的主卧,床是一架军事铁床,床垫是新的,连外皮的塑料都没有拆掉,像是临时垫上去的。银色手铐紧紧镣铐着他,在谢臻反复挣扎几下后,手腕通红。谢臻发了狠,反手攥住床头的铁杆,不知道从哪儿爆发出来的力气,竟然生生将有些锈了的组装管拆了下来。
    谢臻手掌通红,深紫色的淤痕浮现在掌心,是火辣辣的痛,他故技重施,两只手并用将另外一头的也拆了下来。他挣脱了束缚,只是两只手还被迫铐在一起。
    锋利的锈迹铁管端在谢臻手掌留下几道划痕,他不甚在意,强撑着下床。
    靳时雨的卧室简单的离谱,谢臻倒也没有什么偷窥癖,下床后便打算就这样离开这里,可在他试图转动门把手的时候,才发现房门已经被靳时雨反锁了。
    谢臻沉默了一瞬,不太镇定地砸了一拳在门上。手指关节被厚重的门撞出血来,丝丝血迹缓慢渗出,他甩了甩手,慢慢坐回床上。
    冷却下来后,谢臻舔了舔泛皮干涩的嘴唇,有些头疼欲裂。
    怎么办?难道他真的得就这么被胁迫着生下一个他完全不想要的孩子吗?
    唐纪那边该怎么办,他这两年里的一切都要前功尽弃吗?
    靳时雨请了一天的假,他心乱如麻,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他没有做好丝毫的准备。说的难听一些,就连靳时雨都没有想过谢臻会存在怀孕的可能性。因为概率实在太低,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他在乎的只不过是谢臻那种除了单纯的性,不想和自己有瓜葛的态度而已,而谢臻现在在某种程度上真的和他紧密联系在一起了,不管他是什么样的态度。
    靳时雨将谢臻锁在了房间里,避免谢臻今天冲动去医院打掉那个孩子。领导询问他今天的请假理由是什么,他一时间也答不上话来,只是说家里有事,说完才发现,他靳时雨或许真的要有家了。
    街头上人来人往,靳时雨靠在电线杆边上,静悄悄地点燃了一根烟,又一次抽到了底。
    他眼神尖,视线缓缓落在街头对面的婴幼儿用品店,靳时雨沉默了良久,将烟磕灭扔进垃圾桶里,等着身上的烟味都散了个干净,才慢慢走向那家店。
    店内各种东西应有尽有,尿不湿、奶粉、玩具、婴儿车、婴儿床、玩具……一应俱全。鬼使神差的,靳时雨提起一个购物篮,看见什么就抓什么,将一个购物篮添得满满当当,一个不够,又提了第二个。
    他挑了很多,还买了一个粉色的婴儿车,和几件小衣服。
    等到了结账的时候,柜员通过他买的东西,一眼就辨认出来,靳时雨是个一时兴起的新手。柜员热情地替他介绍了柜架上的东西,帮他都替换成最好的。靳时雨不懂,但也胜在人傻钱多,别人说好,他就统统都买了。
    柜员送他走的时候,还称赞他的伴侣很有福气。
    靳时雨提着两袋东西,高大的背影看上去有些落寞,他心想,谢臻才不会这样觉得。
    谢臻会觉得,遇见他是这世界上最倒霉的事。
    第29章 回忆 兄弟
    29
    他们之间还是有度过一段和谐且温暖的时光的。
    只不过这段美好时光整整跨度了远去了六年,即便那些记忆依旧清晰,甚至还泛着青涩的印记。属于他和谢时雨的,一段隐藏着所谓兄弟关系下的亲密依恋。
    那场让谢臻头疼的告白之后,谢臻就常常回想过去他们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实话讲,谢臻对这个弟弟的印象并没有那么深刻,或许是因为有“兄弟”这层关系作为掩盖,所以谢臻总会陷入一个思维误区,认为谢时雨黏他一些是应该的,更亲近他一些也是应该的,想要得到他的认同和陪伴也是应该的。
    但后来他才明白,谢时雨每次给他发信息确认他回不回家,他的答案决定了谢时雨那天的安排。无论那一天谢时雨有什么事,无论那天他在哪里,无论那天的天气究竟怎么样,只要谢臻要回来,谢时雨哪怕是用跑的,哪怕是在狂风暴雨中奔驰疾行,也要赶在谢臻到之前回到家里。
    家是谢时雨和谢臻寥寥无几的交集点。
    谢臻在某种程度上很心疼谢时雨,于是他带着这样的情绪让靳时雨硬生生地闯进了自己的私人空间里。谢时雨并没有主动开始追求他,只是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从那之后谢臻每次回家,都会撞进谢时雨那双藏都藏不住的眼睛里。
    他从来不张口说自己喜欢谢臻,因为谢时雨的眼睛是会说话的。那双不合于少年的漆黑瞳孔,再见到他的时候,眼睛里总是会闪烁出些许细碎的光,紧紧地、寸步不离地,跟随着他的身影,一旦谢臻察觉到这束名为喜欢的注视和仰望后,便再也甩不掉了。
    “哥,我这样很烦吗?”谢时雨趴在二楼的栏杆上,静静看向正往三楼走的谢臻,谢臻身子僵硬了片刻,他扭过头来:“为什么这么说。”
    “你每次回来,都会来我房间看我。上一次你说,一切都和以前一样,是骗我的吗?”
    本来想逃避一下的谢臻被他堵了个结结实实。
    “而且你每次回来都会给我带东西。这次呢?”
    谢臻手插在口袋里,手指紧紧抠着口袋里的耳机,他抿着嘴唇:“……买了蛋糕,在车里,你自己去拿。”
    “我没有车钥匙。”谢时雨眼底染了点笑意。
    谢臻彻底败下阵来,调转下方向,迅速地下了楼,他的落荒而逃看起来有些滑稽,谢时雨从二楼慢吞吞往下走,才刚走到门口,就看见风风火火的谢臻提着一盒小蛋糕回来了。
    他还没张口,谢臻“啪——”地一声,把蛋糕盒塞进他的怀里。随后踩着拖鞋又迅速地上了二楼,脚步停在楼梯上没有前进一步,柔软的棉睡衣穿在谢臻身上,头发也垂下来,看起来多了些许柔和,他干巴巴地开口:“走啊,到你房间去看你。”
    谢时雨笑了,提着蛋糕盒上了楼。
    房间被谢时雨翻新过,所有的陈设看起来都和过去有些不太一样。房间里多了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最瞩目的是放在谢时雨书桌上的两张照片。
    是一张全家福和一张他们的合照。滑稽的是,谢时雨把那张他们的合照用了一个大的相框框了起来,而全家福那张却用了小的。谢臻敏锐地注意到这个,没有吭声,随意拉了个凳子便坐下。
    他这人容易尴尬,尤其是面对这种场景的时候。说和以前都一样是万万不可能的,毕竟谢臻没法把这些记忆全部都一键删除,但让谢臻立刻接受、拒绝谢时雨,却更难。于是谢臻在面对谢时雨的时候,很难得的没有什么话好说,反而是向来话少、沉默的谢时雨挑起话头。
    “哥,这个星期学校没有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谢时雨打开蛋糕盒子,拿着勺子往嘴里送了一口,淡奶油的甜味在舌面上渐渐蔓延开,他抬眼望向谢臻,询问的意思分外明显。
    谢臻大脑一时间有些短路,在脑海里搜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什么值得分享的事。事实上是,过去谢臻觉得可以随口一提的小事,在此刻觉得提起来又有些没话找话,继而他尴尬一笑,摇了摇头。
    谢时雨似乎是猜到他会这么说,淡淡地抬眼瞧了下他:“哦。”
    人家都说青少年特别藏不住事,但谢时雨无论干什么都不显于色,一时间也很难让别人觉得是生气了还是没生气。两个人同时都默了,谢臻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开口。
    手机在口袋震动起来,对于谢臻来说几乎和救命稻草没什么区别,他抓着手机一边往外走一边接通:“喂,浩东。”
    谢时雨慢吞吞将蛋糕又往嘴里塞了一口,面色微冷。
    谢臻打完电话,思来想去还是回到谢时雨的房间里。谢时雨已经开始做作业了,高中的学业重、课业繁重,光是做作业都要花费上大把大把的时间,更不用提预习和复习什么的。谢时雨现在读的高中和谢臻当初读的是一所,谢臻走过一遭,自然是知道这里面的老师到底有多变态,他没有被课业压到精神失常都属于是他调节能力强。
    不过,就这样的高压,谢时雨还是选择走读而不是住宿,他也挺意外的。更何况,谢时雨和吴婉、谢天宇之间的关系不算好,而平时他也不在家。
    “你现在上高二了吧。”谢臻推开门,又坐回了刚刚的位置上,故意找了个以谢时雨为中心的话题,谁料想刚刚还有点活气的谢时雨,现在却闷头算题,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
    谢臻一时间捉摸不透他的想法,再度开口:“你平时方便吗,不方便的话要不要改住校。”
    “不用。”谢时雨又答。
    谢臻:“……”
    他见谢时雨似乎是不愿意聊天,于是顺手将谢时雨桌上的蛋糕盒子收了起来,准备一会儿顺手扔出去,谢臻还没走到门口,不知道为什么别扭的人又开了口:“今天去外面吃吧。”
    “阿姨没做饭吗?”
    谢时雨:“我让她今天别做了。”
    谢臻有些不理解,靠在门边。见谢臻没有干脆利落地掉头就走,谢时雨才好了那么一点。
    “你在闹什么脾气呢。”谢臻此时此刻终于找回了点儿做哥哥的自在感,他抱着手臂,眉毛挑起,眯着眼上下打量着突然不爽的谢时雨。他迅速搜寻到谢时雨不爽的点,觉得有些可笑,顿时笑了出声:“因为浩东?”
    “不可以吗?”
    “可以,但是也不可以。”
    谢臻的言下之意很明显,如果是作为弟弟单纯的占有欲,那么他可以这样,如果是作为别的,那便最好不要。
    他慢慢收了笑意,房间内没了声音,谢时雨坐在位置上定定地看着他,炯炯的眼神仿佛要在谢臻身上烫出一个洞来。谢臻对上他的视线,轻轻叹了口气,他是不想伤害谢时雨,但是也不想伤害到别人,不管怎么样,在外人眼里,他们终归是兄弟。
    没有任何人会在乎他们之间是否存在真正的血缘关系,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兄弟。
    谢臻下意识去摸手指,摩挲了两下后还是说出口:“你叫我一句哥,你不会不明白。”
    这才是他说的,当作没发生过的,一切都和以前一样的,正常发展。
    一切都和以前一样的意思,明明是,我们还是兄弟,我们只是兄弟。
    作者有话说:
    啊啊啊啊这几天太忙了 原本说好两章 晚上可能还有 赶得出来就今天不行就明天啊啊啊啊不好意思sorry各位宝宝
    第30章 回忆 我一点也不想做你的弟弟
    30
    那天的晚饭,因为谢臻的一句话,飘在两个人之间的那股奇怪暧昧的气氛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尴尬和寂静。两个人都有些食不知味,尤其是谢时雨,四道菜和一道甜品,他只动了几筷子,碗里的白米也只被扒了几口。
    谢臻问他为什么又要出来吃饭,又不吃几口,谢时雨只是闷声淡淡说道:“蛋糕吃饱了。”
    巴掌大都没有的小甜点,被一个正值成长期的alpha少年当做晚饭吃,还说是吃饱了,这几个字没有一个是真的,说来说去也只不过是谢时雨在和他闹别扭。谢臻叹了口气:“我去抽根烟,你再吃一点。”
    谢臻起身出去,一连下了二楼,穿过大厅,没过多久背影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谢时雨将包厢的门缝缓缓关上,看着桌子上的菜,没有半点胃口,谢臻愿意依旧维持他们的关系,但在谢时雨希望能够更进一步的这件事上,连哄骗、安慰他一下也不愿意。
    有时候谢时雨甚至会想,要是当初没能被谢臻捡回谢家就好了,这样他可以顺理成章的对着谢臻说出那四个字,可以不顾及一切地告白。而谢臻也可以抛开一切束缚来认真考虑他是否具备作为爱人的合格性。
    谁想做他的弟弟,谁想要就这样安逸地待在他身边十年八载。
    谢时雨打开手机,看着微信里寥寥无几的几段对话,又长抒出一口气,他在谢臻的聊天框里打出一行字:“哥,把账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