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七十七章 下马威(一)

作品: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  分类:言情小说  |  作者:相思如风

    小萝莉把果贝油炸出来,见时间才刚过子夜,在熬煮贝肉和金蝉剩下的灵植蜜汁中新加了一些灵植汁,加了面粉,裹了几筐巴掌大的灵鱼和灵虾,再油炸。
    将鱼虾炸好,距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洗涮好了工具,再去洗澡。
    收拾好了自己,将洗干净的衣服以术法蒸干收了起来,才安安心心的品尝自己以新配方制作的美食。
    加了灵蜜的果贝和金蝉,香中带甜,又并无甜腻感,口感非常不错,非常适合真元消耗过大正处于疲惫中的修士吃,能快速回复体力和真元。
    灵鱼灵虾,则主要在于修复五脏六腑和肌肉的损伤,更适合受了伤的人士吃。
    甜度也恰好,乐韵也觉得自家老爹和凤婶、师母和二伯母应该会很喜欢这样的口味,决定再琢磨琢磨,有空了用普通药植和灵蜜调制一些吃食试试。
    家里的那些长辈们,就算吃了不少药膳和排毒丸,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强健,仍然承受不起果贝金蝉灵鱼灵虾这类有灵气的东西,吃了会爆体。
    改良配方,换成灵气微弱的普通鱼虾,或者把果贝或金蝉肉分切成很小很小的小块,再配以灵蜜药汁和佐料制作成吃食,也许可以少量的吃一点点。
    两只小兽兽还没睡醒,乐小同学没去扰他们的清梦,离开星核空间,回到了如意屋,赶紧炼煅体术。
    律真君清晨就乘坐马车先去西南区接了言家两位,然后再去城中区长虹街的客栈接小仙子。
    他们抵达客栈楼下时,时辰也差不多到了辰初。
    乐韵分了一缕神识在外,知晓人来了,自己出了客房下了楼。
    律真君的马车以灵矿石打造,相当于一座移动的如意屋,用了四头乌角鹿马拉车,赶车的车把式是位筑基小修士。
    乌角鹿马是鹿马中的“马中赤兔”,角乌黑如墨,身高比同类要高出半个肩,四肢强劲有力,是真正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好马。
    马车从后方登车,与前面车夫相隔的那边有窗,可以与车把式沟通,左右两侧靠壁是壁柜,中间放了案几,围着案几放着团蒲,左右两侧各三座,前后各两座,十人标配车厢。
    律真君将小仙子请上马车,让客人坐客座,他坐对面,从储物袋里取了炒果贝和几盘灵果放桌几上招待客人。
    望海城城中央区是巨大的大花园,有几座不到三百丈高的小山,有楼阁亭台,是望海城中的公共景区。
    在公共景区中央,是望海城的“办公楼”——气势恢宏的城署,用于接待来客、处理事务。
    城主府在城中花园的西边,北边银蛟家族人员的居地,环绕着中央花园的地盘,几乎都属于银蛟家族或银蛟的姻亲兽族。
    小萝莉住的客栈距离城西不远,马车也走了一刻半钟才到达城主府。
    城主府占地一百里余地,从别处移来了许多的小山,除了待客办公事的主院,起居的院落都是庄园式,有山、湖泊、灵田、花园和院落。
    数条河流在府主府穿梭,水系发达,每个大院内必有一个湖泊或者有河流经过,供小蛟们玩耍、栖息。
    律真君与城主府的管家有点交情,他昨天便提前沟通过了,鹿马车抵达城主府,已经有奴仆等着。
    马车被引着自西边的角门进了府主府,言臻看了看,没说什么。
    律真君有些尴尬。
    乐小同学淡淡定定的,走角门就走角门呗,主家不礼待医修也有好处的,没了人情面子那层关系,收药费来个狮子大张口也没啥内疚感。
    律真君的鹿马进了城主府,到了一个客院,车把式与马车留下,改乘坐府主府的马车。
    城主府的马车装饰得豪华阔气,车把式是混血蛟人,即是拥有蛟族血脉的人。
    马车走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到目的,车在一座有假山流水的花园式院落门前停,小院子开了中门。
    与律真君略有交情的管家在院门前等着,他是一头银蛟,元婴后期大圆满,中年模样。
    他是银蛟的旁支,姓湖。
    对于律真君和他请来的小医修,以及言家人,银蛟湖管家不热络也不生疏,属于比较公式的待客态度。
    不爱交际的乐韵,让律真君与人沟涌。
    湖管家将四人领进了院,到了前院的西厢的待客厅坐下先喝茶,他谴了侍女去了后院报知城主和夫人。
    侍女很快返回,请管家将医修去看小公子。
    湖管家请了四人一并同行,侍女在前引路,从前院走西边侧门出去,到了西侧院,再从上房居中的正堂后堂出去,到了二进院。
    二进院是小公子学习的地方,三进院才是起居之地。
    从二进院到了三进院,侍女引着人到了正堂。
    城主与爱妾邴氏在正堂,城主的人形是位中年男子,身高二米五,银甲闪亮,他血脉较纯正,因而每片银甲的中心有金色纹路。
    他的人族爱妾,身长一米八六,细腰盈盈不及一握,前凸后翘,标准的S身材,她堪配那句“嬛嬛一旋楚宫腰”。
    一张鹅蛋小脸,肤白如玉,细长的卧蚕下一双睡凤眼,眸中水光潋潋漾动,似乎要溢出来。
    美人是美人,离倾国倾城却是是有相当大的距离,想必望海城里的传言也是以讹传讹。
    美人有头浓密的乌黑秀发,梳着九环髻,穿梨白长裙,如娴花照水,柔婉动人。
    银蛟城主高大俊美,一米八几的人族美女站在他身边,显得小鸟依人。
    湖管家向城主和小夫人行了礼,说修士联盟大管事律真君帮请来的医修到了,并禀明哪位是医修,哪位是东部双燕山下南燕城言家公子。
    湖客家介绍了自己,律真君、言管事、言臻与主人海城主见礼。
    银蛟族旁支姓湖,血脉纯正的嫡系姓海。
    海城主点点头,目光投向了仅抱拳颔首的人族小幼崽,大乘境的威压压了过去。
    他已经绕开了律真君和言家两人,主要目标是人族小幼崽,但威压的余势铺天盖地的兜来,律真君、言管事被压得连头都抬不起。
    化神境的两位都被威压压得喘不过气来,言臻那就不用说了,脸色惨白,腰一点一点的弯了下去。
    云澜灵界以实力为尊,不管哪族,只要实力强大,就算嚣张骄横,只要没遇上更厉害的,别人也奈何不得,受了气也得憋着。
    在蛟族的地盘上,被身为主人的城主用大乘境的威压给下马威,言管事和律真君心中并无不满,只有震惊,不知他们哪里犯了忌,惹来海城主不满。
    两位化神真君咬牙硬撑着,尽量让自己软了腰。
    一股威压扑来时犹如无数刀剑挟裹着万钧之力撞向胸口,乐韵胸口气血上涌,也仅只是一瞬间的不舒服,转而便适应了。
    目光在中年城主脸上扫过,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反击,将某城主的威压给反顶了回去。
    海城主将大乘境的威压放出去,以为人族小幼崽必定会抵不住跪地,谁知她竟然仅只是皱了皱眉,在他的威压下若无其事。
    转而一股强横的威压反向冲了过来,竟然毫不逊色于自己的大乘境威压。
    海城主承受了一记冲击,惊愕不已,明明是个小幼崽,却能与大乘境抗横,这是哪洲出来的人族天才?
    他瞬间将威压收回,语气谦和多了:“小阁下是哪位医道真君弟子?”
    针是只认“衣裳不认人”,云澜灵界凭战力和实力说话,高阶修士用威压给人难堪,或者在秘境中凭此震慑其他人而抢宝的事屡见不鲜。
    乐韵也知道修行界强者才有话权的规则,但被一只兽欺负,心里很不爽,尤其是这只兽明知自己是被请来的医修,还故意给下马威,更叫人不爽。
    要不是自己收了联盟大管事的诊金,她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因为职业操守,不能撂挑子走人,但乐韵心不佳,眉毛都没动,不冷不热地呛了回去:“律真君请本小仙子风尘仆仆的赶来城主府是给人看病,可不是论本仙子师承何处。
    本仙子可算领教到了银蛟一族的待客之道,这主家一上来就是一连串的下马威,不知是银蛟族的待客礼仪与众不同,还是这些待遇仅针对人族。
    本仙子忙,没那么多闲功夫在这耗,让看病就速度的将病人带来,不想让看直接说。”
    海城主收敛了威压,律真君、言管事、言臻才能站直,乍听到她当面诘问海城主的待客之道,惊出了一层冷汗。
    被反疑银蛟族的待客之道,海城主略有点尴尬,面上端得住,并没有流露出来。
    城主没有送客的意思,湖管家立即打圆场:“误会误会,这是误会,我们城主是好奇小仙子的修为才试探了一下,并无针小仙子和人族之意。”
    有管家帮解围,邴夫人也笑着接话:“我夫君他历来好战,大概见着小仙子有了对手的感觉,并无恶意。请小仙子稍等,我这就去将小儿带来。”
    湖管家又发挥自己的管家才能,赶紧儿的请了四位客人就坐,侍女们自然是有眼色的,立马送来灵茶灵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