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一百九十章:胜过一切的重要

作品:特战之王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小舞

    车辆在公路上慢吞吞的行驶着。
    开车的使徒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身后忘忧山庄已经有些隐约的灯火,突然笑了笑道:“这一代的林族族长,是个很有趣的人。”
    “每一个没有生活压力,也没有生存压力的人都很有趣。”
    林十一静静的看着窗外,平静道:“可惜的是现实中没有这两者的人太少了。”
    “殿下说话越来越有道理了。”
    使徒笑容不变。
    “事实而已。”
    林十一看着窗外,漫不经心的开口道:“我们之所以觉得他有趣,是因为我们那里很少有这样的人,一个即将走到尽头的世界,我们的强者无法保证我们的生存,灭绝与终结随时都会发生,死亡如影随形。生存压力,向来都是最大的压力,每个人都不堪重负的时候,即便笑起来都是扭曲的,轻松...这样的轻松,有多少人,有多久没有好好的体会过了?”
    “与其说是林枫亭有趣,不如说是这里有趣,你没发现吗,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你的笑容也变多了。”
    车速愈发缓慢。
    使徒安静开着车,认真的想了想,开口道:“虽然这里很落后,但确实很轻松,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的吧?这里没有压力,但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里也像是囚笼。如今的物理学界甚至认为光速是不可以超越的,这就像是有人指着蜗牛告诉我,这是全世界最快的飞船一样。他们甚至没有发现真实环境的存在。天文学仰望星空,顶尖的机构制造试图可以飞出太阳系的飞行器...你看,他们永远都不知道,只要守护他们的那道剑气与剑阵还存在,他们就没有离开太阳系的可能,甚至连他们不断观察的星空,起了很多编号的不同行星,其实实际上都只是一颗星球的不同面,从这里看星空,当超出一定距离之后,空间是来回折叠的,以至于他们观察到的某些不同的东西出现在不同的方向,实际上只是同一种东西而已。”
    在林十一的沉默中,使徒继续开口道:“殿下,我喜欢这里,但也不是很喜欢这里。这里的人不一定是弱者,毕竟如今的陛下也是从这里离开的, 但无论怎么说,毋庸置疑的是,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是被守护的人,我们替这里的人承担了很多的压力,但同样也得到了很多他们看不到也不能理解的见识。
    凡事都是有两面性的,被保护的限制,与有风险的自由,我都喜欢,也都不喜欢。”
    “凡事都有两面性...”
    林十一自言自语了一句,轻笑起来:“很简单的道理,但有一件事情你没说。”
    “什么?”
    使徒随口问道,扒拉着身边的储物箱开始找烟,奇迹之城的香烟是对身体有害的,而且劲头很小,但确实是一种很不错的放松方式。
    类似的东西战神界也有,可是燃烧的却不是烟草,甚至吸收方式也不是燃烧,那是不断处在纠缠状态中的暗能量与暗物质,深吸一口的话,足以刺激到全身的细胞,让整个人的精力都恢复巅峰状态。
    当然,那样的好东西,七级权限之下,抽一口就等于是找死。
    不像是香烟,谁都能放松一下。
    “你所谓的两面性,确实是存在的。”
    林十一递给使徒一支烟,平静道:“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选择的权力。”
    “让喜欢安逸的人安逸,让喜欢自由的人冒险,这种选择的权力,我们从来都没有过。”
    使徒沉默下来,安静的抽着烟,很久都没有说话。
    “扯远了。”
    林十一笑了笑:“这些都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事情,不说这些了。”
    夜色昏沉幽暗。
    车辆远离了那片风景如画的青山。
    忘忧山庄已经完全消失。
    林十一沉默了一会,轻声道:“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使徒叹息了一声。
    一时间似乎所有的情绪都完全堵在了胸口,他咬了咬牙,摇摇头,声音嘶哑道:“殿下呢,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有。”
    林十一笑了笑:“但不是现在,我还有一个很大的秘密没有告诉你。等我回归之后,你我见面再谈。”
    “好。”
    使徒大口吸了一口香烟,笑着点头:“就凭这句话,我也要竭尽全力的活下去。”
    “我们说好的。”
    林十一静静的看着他:“老师。”
    使徒的身体轻轻颤动了一下,微微点头。
    他与他权限不同,其实真的不算他的老师,可人生很长,又太多丰富,很多他曾经教给他的,并不只是权限,从这一点来看,这一声老师,使徒配得上。
    车辆在幽静而平整的山路上停了下来。
    使徒坐在车里抽完了那根烟,拉开车门下车。
    林十一也走了下来。
    四野一片静谧。
    天上月明星稀,一片皎洁。
    “先过去准备吧。”
    林十一微笑着,他的情绪依旧低落,但全部被他生生压在了心底,这让他整个人都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坚决:“老师,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是人族有史以来从来没人做过的事情。围杀皇曦陛下,无论成功还是失败,这件事情都够我们吹一辈子了。”
    “谁敢吹?”
    使徒苦笑起来:“成功的话,时空回廊怕是要追杀我们到死,失败的话,等到皇曦陛下回归,我也少不了被折腾,这事也就是想起来能爽爽,不敢跟人说啊。”
    “无论怎样,此战尽力而为就好。”
    林十一声音平静而温润。
    使徒应了一声。
    林十一不再多说,只是简单的挥了挥手道:“走吧,我自己开车去机场。”
    他没有说什么小心之类的话,因为他比谁都清楚,此战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就算所有人都会死,使徒都不会死。
    使徒停顿了两秒,默默的看了一眼林十一。
    林十一对着他深深弯腰鞠躬:“老师辛苦。”
    使徒同样也对着林十一弯腰鞠躬:“少主走好。”
    一对主仆。
    一对师生。
    两人同时直起了身体的瞬间,幽静的深夜山路上亮起了光芒。
    无比闪耀的光芒从使徒身边出现。
    光芒氤氲流转,不断的变化着,以极快的速度变成了围绕在他身边漂浮着的一块块类似于金属一般的东西。
    大片的金属飞快的组合整装,像是固态又像是液态的物质不断的堆叠,覆盖在了使徒的身上。
    双腿,双臂,胸腹,后背,头颅,手指。
    犹如浑然一体的金属机甲将使徒的身体完全包裹了进去。
    林十一依旧站着。
    但此时使徒的视线已经变成了纯粹的电子视野。
    奇迹之城上前所未见的机甲贴身的覆盖着他的全身。
    使徒最后看了一眼林十一。
    “轰!”
    不大但却极为沉闷的轰鸣声中,使徒的脚底与手掌同时窜出了一抹幽蓝色的火苗。
    强大的动力推动着他的身体瞬间腾空,光芒只是一闪,使徒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东方天际的尽头。
    那是亚陆的方向。
    确切地说,是天南的方向。
    苏黎世闪耀的城市灯光瞬间远去。
    使徒的身影如同一道流星,强大的动力带动着他的身体远离了高山,冲进了汪洋。
    机甲的光芒持续的闪耀着。
    使徒眼神平静的低头俯视着身下的大海。
    海面上出现了一个细微的漩涡。
    电子视野中的漩涡刚刚开始变化,机甲的智能就已经响起了急促的警报。
    一片茫茫的雾气突兀的从漩涡中升腾起来。
    使徒本能的想要减速,可减速的操作一瞬间变成了加速,机甲的动力全开,直接冲进了海面上的那片迷雾之中。
    使徒意识到了什么,苦笑一声,刚想开口,在隐隐约约的迷雾里,他就看到了一个小女童胖乎乎无比稚嫩的拳头。
    小小的拳头在视野中不断接近,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轰!”
    平静的海面上骤然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汹涌的浪潮冲天而起。
    剧烈动荡的海平面上亮起了一片闪耀的火光。
    一道似乎正在说着什么的流星带着无比华丽的尾焰逆空而上,瞬间消失在了天边。
    ......
    意大洛斯。
    圣域。
    看着最后一批圣裁军团的精锐战士上车离开圣皇宫门前的广场,江上雨眯着眼睛,轻声笑道:“圣皇这次还真是下了血本了。”
    江上雨已经完成了双重加冕。
    而且这次向圣域借兵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他张口借的是五千名圣裁军团的精锐。
    圣皇在认真严谨的考虑过后,最终给出的精锐战士数量已经超过了江上雨的预期。
    将近八千人!
    而且全部都是精锐。
    这是目前圣域将近三分之二的战斗力,而且只是从人数上来说是三分之二,论真正的战斗力的话,圣皇这次给出的全部都是精锐,而留下来的,虽然不能说都是老弱病残,可综合素质跟他借出去的确实没法比。
    这八千人,其中还包括了将近二十位惊雷境巅峰的圣裁军团精锐高层,有他们在,圣皇不用担心这八千人脱离掌控,可随着他们也离开圣域,现在的圣域真的处在前所未有的空虚状态中,精锐的战斗力几乎可以说是少了百分之九十。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绝对的豪赌。
    “人的一生,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豪赌的机会的,就算想要去赌,有时候命运都不会给你选择。很显然,圣皇陛下运气不错,而且也下定了决心要抓住这次机会,起码这在他看来,这一次赌赢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莫莱德评价着圣皇的做法。
    “结合目前的种种因素来看,我想不到有失败的可能性。”
    江上雨眯着眼睛:“除非我们的联盟当着李天澜的面内讧。”
    “怎么可能。”
    莫莱德笑了起来,他也是这次联盟中的重要一员,尽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围攻李天澜的高端阵容里,他的战斗力是最差的。
    莫莱德还不是巅峰无敌境。
    所以在全力爆发的情况下,他的战斗力甚至还不如同样不是巅峰无敌境的帝江。
    可是他的位置同样非常的重要。
    在李狂徒不愿意来圣域的情况下,是莫莱德接受了教皇的双重加冕,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秦微白出现在战场上,那么秦微白的精神风暴对于江上雨和莫莱德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所以莫莱德在这次行动中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在乱局里与江上雨配合,强杀秦微白。
    只要这件事情可以成功,莫莱德在其他时间就算不怎么出力,也可以说是贡献巨大了。
    “是啊,怎么可能,联盟中可没人是傻子,大敌当前,怎么可能会内讧呢?”
    江上雨的眼睛里浮现出了一抹很奇怪的笑意。
    莫莱德也在笑,但笑着笑着,他逐渐意识到了什么。
    大敌当前不会内讧。
    但是这次行动,所有人都认为他们的成功率会很高,也就是说李天澜陨落的可能性很高,所以大敌当前不会内讧,那么大敌陨落之后呢?
    莫莱德一点点的转过头,看着江上雨的侧脸。
    江上雨的侧脸一片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陛下...”
    莫莱德小心翼翼的压低了声音,悄声道:“您是不是还有什么计划?”
    “比如呢?”
    江上雨问道。
    莫莱德一时间无言以对。
    他可以肯定的是江上雨绝对还有其他什么计划,但却不知道是在针对谁,在李天澜已经陨落的情况下,他针对谁都是有可能的,北海王氏?罗斯柴尔德?甚至是古行云都有可能。
    唯一不可能的或许是李狂徒。
    因为如果江上雨要针对李狂徒的话,那么他也不会邀请李狂徒来欧陆接受圣皇的加冕。
    虽然李狂徒拒绝了,但以江上雨的性格,应该不会临时改变计划。
    而且说的再难听点,现在的李狂徒,除了他一身恐怖的战斗力之外,其他能够被江上雨图谋的,还真没啥。
    一穷二白还他妈不好惹,所谓穷横,大概就是如此,算计他做什么?
    “肯定不是李狂徒。”
    莫莱德憋了一会,终于憋出来一句。
    “你这不是废话?”
    江上雨笑骂了一句:“他现在什么都没有,我能对他做什么?”
    “所以,是北海王氏?又或者是古行云?”
    莫莱德小心翼翼的问道。
    北海目前的阵容极为豪华,夏至,王圣宵,帝江三人组,而且他们还邀请了罗斯柴尔德,据说除此之外,王圣宵另外还有强力盟友,针对北海王氏,如果成功,得利自然是最大的,可是想要成功,却是很难。
    而古行云...
    针对古行云的话,得手的几率最大,但收获一般。
    不过这个所谓的一般,也是相对而言,目前江上雨手里的势力在中洲眼中可谓异端,中洲也不敢完全信任圣殿,毕竟圣殿是不受控制的,可古氏不同,如果江上雨可以把古氏的力量全部掌握在手里的话,他在中洲,也算是有根基的,虽然这份根基并不如何深厚,但终归没有浅薄到会不被注意的地步。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江上雨在中洲一旦有了根基,在议会的眼里,他就有了可以被信任的资格, 这一点对于江上雨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我也不知道啊...”
    江上雨轻轻叹息了一声:“局面复杂 ,还没发展到那一步,想这么多做什么?”
    “无论北海还是古行云,或者其他的,在局面没有明朗之前,都不是我们能打主意的,李天澜陨落之后,看他们的状态如何,我们在考虑该怎么办,至于现在,当然是把可以利用的东西抓在手里了。”
    江上雨摇了摇头,感慨道:“八千圣裁军团真正的精锐,你说值多少钱?”
    莫莱德有些愕然的看着江上雨。
    江上雨不动声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莱德才喃喃自语道:“陛下,您这样做的话,圣域肯定会翻脸的。”
    他这才明白,江上雨或许会打很多人的主意,但要看时机看情况,而目前来说,最好的时机, 大概就是这八千精锐的圣裁军团精锐了。
    江上雨将他们从圣皇手里借过来,就没打算让他们再回来。
    “所以啊,现在我们得小心一点。”
    江上雨压低了声音,鬼鬼祟祟,一瞬间逼格全无:“你负责跟圣裁军团的高层联络, 在李天澜没有陨落之前,先拉拉感情,很多事情不用说的太明显,建立个基础就好,至于之后,等到李天澜陨落,你也不需要做什么,你只需要把这些高层聚集在一起,给我一晚上的时间,这八千人,就会是我们的嫡系力量。”
    数百年的漫长时间里,即便是最巅峰的时期,圣裁军团的规模也不过是五万人,毕竟圣域与其他超级势力都不一样,这里号称是全世界最小的国家,但却时刻被欧陆的诸多强国一起注意着,聚焦着国际的目光,一支五万人的精锐,几乎就是极限了。
    而近些年来,圣域圣裁军团的规模不过也就两三万而已,这些人在雪国乱局中损失又补充,然后又被雪舞军团和轮回宫的几位天王冲了一波,现在又补充回来,可以说是消耗了圣裁军团大量的底蕴。
    眼下这八千人,绝对可以说是圣域最后的力量了,如果把这些人扣下来的话,莫莱德几乎可以肯定,圣域起码十年之内都恢复不了圣裁军团的规模。
    圣皇到时候绝对会恨江上雨入骨的。
    “这太疯狂了...”
    莫莱德喃喃道。
    “但是没什么风险,对吧?”
    江上雨笑眯眯道。
    “陛下,我必须要说的是,圣皇并不好惹。”
    莫莱德认真道。
    “没关系。”
    江上雨声音淡然:“我也不好惹,而且没有了这批人,十年之内,圣域根本没能力找我麻烦,虽然在我突破之前也杀不了圣皇,但十年之后,就算圣域恢复了一点元气,圣皇也该躲着我走了。”
    莫莱德深深呼吸,点点头道:“如果您决定了的话,那么这件事情,我可以来安排。”
    “就交给你了。”
    江上雨拍了拍莫莱德的肩膀:“另外,记住你这次的任务,你我都接受了圣皇的双重加冕,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在战局中配合我强杀秦微白,得手之后,以自保为主,哪怕出工不出力,你也算是贡献巨大了,我需要你活着,明白么?”
    莫莱德内心的那种古怪感再次涌了出来。
    不是感动什么的。
    他当然知道他要活着,也知道自己最主要的任务,这一点,江上雨已经说了很多遍了。
    莫莱德的这种古怪的感觉,来源于江上雨对秦微白超乎寻常的那种重视。
    围攻李天澜的过程中,去强杀不是目标的秦微白有多重要?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
    这个问题江上雨回答过。
    他的回答是胜过一切的重要。
    在江上雨的心里,秦微白的威胁甚至还要大于李天澜。
    江上雨虽然没有这么说,但在莫莱德的心里,就是这种感觉。
    再回想一下江上雨的原话。
    在围杀李天澜的过程中,强杀秦微白,是胜过一切的重要。
    胜过一切,是不是也意味着,杀秦微白,比起杀李天澜都要重要?
    “陛下...”
    莫莱德低声开口。
    “嗯?”
    江上雨转身看了他一眼。
    “我有个问题。”
    莫莱德语气加快,轻声道:“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在这次的行动中,李天澜和秦微白同时出现,但是他们只会有一个陨落的话,你会选择杀谁?”
    这个问题看上去根本不需要考虑。
    而江上雨果然也没有考虑。
    “杀秦微白。”
    无比明确的,毫不犹豫的,江上雨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莫莱德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心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可随之而来的,却是更为巨大的困惑。
    这明明是一次围杀李天澜的行动,可在江上雨这里,为什么他宁愿让李天澜活着,也要让秦微白去死?
    “为什么?”
    莫莱德的疑惑发自内心:“我承认,秦微白是个很可怕的女人,但是李天澜难道不是更加可怕吗?”
    “李天澜目前可怕的只是武力,但秦微白没有缺点,也不会犯错。”
    江上雨静静道:“现在的秦微白不是不可怕了,而是随着东皇宫的崛起,她有意识的收敛着锋芒,已经让很多人下意识的忽略掉她曾经做过什么了,所以这些人才是蠢货,至于我, 我忘不了,那可以说是我的心理阴影了。”
    他的心理阴影,不是秦微白在这里做的某些事情。
    而是在另一片时空,那个时代的最终点,只属于那个女人一个人的疯狂。
    “而且我有一种感觉...”
    江上雨轻声道:“不,不是感觉,说不上来为什么,我可以肯定的是,只要秦微白一死,李天澜,应该就不可能在突破了。”
    “现在的他虽然很强,但如果不能在突破的话,也没什么好怕的,以后或许他可以成长起来,但是没有了秦微白,我不会在给他时间了,他现在还玩不过我。”
    江上雨笑了笑:“数百年的北海王氏,数百年的李氏,传承不绝,但江山轮流坐啊...也该轮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