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又见魔窟娇娃】(完)

作品:完全摧花手册外传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MRBIGDICK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 作者:MRBIGDICK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又见魔窟娇娃】(完)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 作者:MRBIGDICK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又见魔窟娇娃】(完)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又见魔窟娇娃】(完)

    金色的阳光下,有二十个男男女女正在酒店的露天泳池里游泳或者嬉戏,

    幸好这家酒店的泳池大的惊人,所以才能同时容纳那么人也仍然能让每个人之

    间都可以有一定的距离,可以保证私密性。

    这时,又有一对穿着泳衣的男女走到泳池旁,看上去也是要下水游泳,其中

    的那个女孩刚一出现,就让好男人投来了热辣辣的目光。

    那女孩看上去还稚气未脱,却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美人,而她纯真无辜

    的模样更是甜美可爱,即使她穿了一件保守的连体泳衣,却也无法遮掩她的好身

    材,女孩的胸前汹涌澎湃,而腰肢却盈盈不堪一握,泳衣下露出的一双美腿更是

    让人心动,有几个男人甚至已经在意淫这样一双大长腿盘在腰上会有爽。

    但是那几个男人如果细心一点,就会发现女孩脸上惴惴不安的表情和她双眼

    中惶恐的眼神,女孩身边的那个男人轻声和她说了几句话以后,就走到一边,在

    躺椅上看起杂志来,而那个童颜巨乳的美女稍稍迟疑了一下,就还是跳进了泳池

    里。

    跳进泳池的这个女孩就是夏思涵,而她身边那个男人自然就是飞机仔。

    在「夜诱惑」

    调教夏思涵让飞机仔感到很满意,这一次,他干脆把夏思涵带到这家高档酒

    店来继续玩弄。

    为了掩人耳目,飞机仔让夏思涵在酒店的套间里洗掉了她脸上和身上的精液

    ,又给她穿上了一件连体泳衣,这样就可以遮盖住夏思涵背后的纹身,还有她身

    上的乳环和阴环。

    看着赤身裸体的夏思涵抽泣着穿上泳衣,飞机仔不由得欲火中烧。

    虽然早就沦为性奴,已经被几十个男人肆意玩弄过不知少次,但是夏思涵

    的模样却还是那样清纯,一点也看不出她的俏脸上曾经沾满精液。

    被那些男人不停揉搓和掐捏,还被又舔又咬了许久以后,夏思涵的双乳已经

    被刺激得膨胀到足足有f罩杯,和她纤细娇小的身材简直不成比例,而夏思涵身

    上的那件弹力泳衣还隐约勾勒出乳环和阴环的轮廓,更是不知不觉地透出让更男

    人兴奋的淫靡气息。

    「小骚货你听好…」

    一想到接下来还要调教夏思涵,飞机仔只好暂时强压胯下的那团邪火,淫笑

    着继续命令夏思涵,「接下来你要和我一起去游泳池…你先要在游泳池里找到一

    个手臂上有骷髅纹身的男人,他是你今天的主人之一…你要找到他,他让你干什

    么你都要乖乖听话…伺候完这个主人以后,他会告诉你怎样找到下一个主人,游

    泳池里一共有三个主人等着玩你…我会在旁边看着你,如果你不乖的话…哼哼…」

    夏思涵早就被这些男人残忍的手段吓破了胆,当然不敢抗拒,她流着眼泪,

    呜咽着说:「小母狗听话…小母狗会听话的…」

    威胁了夏思涵以后,飞机仔才带着她来到了泳池边,就在夏思涵下水前,飞

    机仔还没忘记在她耳边又叮嘱了一句:「记住,要听话,我就在旁边看着你,你

    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刚一跳入泳池,夏思涵就东张西望地想要找到那个手臂上有骷髅纹身的男人

    ,幸好那个骷髅纹身很醒目,夏思涵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

    夏思涵心乱如麻地走到浅水区池壁边,在那男人的身边轻轻地叫了一声:「

    主人…」

    那男人是个丑陋的胖子,听到夏思涵的声音,他兴奋地转过头来,淫笑着说

    :「运气不错嘛,我刚才一看到你就想着如果能玩到你这样嫩妞的可就爽了,没

    想到,你这就送上门来了」

    夏思涵不敢说话,只能乖乖地低着头,等着主人的命令。

    「我喜欢女人给我舔…」

    那男人看着眼前活色生香的美女,淫亵地说,「你就给我好好舔一舔吧…」

    那男人的要求把夏思涵吓了一跳:「主人,这里是游泳池,到处都是水,怎

    么舔…」

    「憋着气舔啊!」

    夏思涵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胖子粗暴地打断了,「这都不会,还怎么伺

    候男人…」

    看着夏思涵显得有些为难的样子,那个胖子更是不依不饶地步步紧逼:「你

    舔不舔?不舔的话,我只要跟飞机那小子告个状,到时候你可就有得受了…」

    胖子的威胁让夏思涵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哀求着:「不要…千万不要…我舔

    …我舔…」

    看着游泳池中的一汪碧水,被逼上绝路的夏思涵只好把心一横,深吸了一口

    气,蹲下身来,整个人都沉入水中,她吃力地在水中睁开眼,却看到那个胖子的

    阴茎就在她的眼前耀武扬威,于是就只好张开嘴来,用双唇包裹着那支阴茎吮吸

    起来。

    但是才刚用舌头在那胖子的阴茎上舔了几下,夏思涵就感觉自己已经有些喘

    不过气来,只好草草吐出那支阴茎,重新站起身来。

    刚一露出水面,差点窒息的夏思涵就大口呼吸起来。

    「还没完呢,给我继续舔…」

    夏思涵才调整好呼吸,那个胖子就伸出手来,用力按着她的头,淫笑着把她

    又按进了水里,幸好在被水浸没以前,夏思涵还赶得及深深吸了一口空气。

    头顶被那个胖子的手掌按着,夏思涵只好继续用唇舌舔吮着那个胖子的阴茎

    ,当夏思涵感觉到空气不够,想要站起来的时候,没想到那个胖子还死死按着她

    的头顶,不让她起身。

    虽然感觉有些缺氧,但是夏思涵却因为害怕激怒那个胖子,所以不敢拼命挣

    扎,更不敢咬她嘴里的那支阴茎,她只能更加卖力地翕动双唇,吮吸着那个胖子

    的龟头,然后又把那支阴茎吸进嘴里,用柔软的舌头缠绕着,终于,那个胖子满

    意地放开了手,让夏思涵可以浮到水面上换气。

    但是夏思涵刚吸了一口气,就又被那个胖子按回到了水里,这次,夏思涵一

    蹲下来,就赶紧用唇舌包裹住眼前的那支阴茎舔吮起来…就这样,夏思涵憋着气

    给那个胖子口交,而那个胖子却决定着夏思涵什么时候可以换气。

    每一次,这个可恶的胖子都要等到夏思涵几乎呼出了肺里的最后一点空气,

    才肯开恩般地放开按住她头顶的手,让这个萝莉美女能吸到几口新鲜空气。

    而在泳池里的其他人看来,这个胖子似乎是在教夏思涵如何憋气学游泳,所

    以他的怪异行为也没引起少人的注意,谁又能想到这个丑陋的胖子竟然是在享

    用一个美女的口舌服务呢。

    虽然夏思涵不敢反抗那个胖子,所以每一次被按到水里时都被弄得濒临窒息

    ,但是幸好她的口交技巧已经被那些男人调教和磨练得非常熟稔,所以,在泳池

    里沉浮了几个来回以后,夏思涵终于成功地让那个胖子忍不住在她的嘴里一泻如

    注了。

    「飞机那小子没介绍错…小妞你舔起鸡巴来好舒服…」

    看着夏思涵浮上水面,又张开嘴来,让他看到他的腥臭精液已经全都被女孩

    喝了下去,那个胖子终于满意地淫笑着放过了夏思涵,「接下来,你要找一个胸

    口纹着手枪的人…」

    看着那个胖子晃着一身肥肉,慢慢地走向一边的台阶,夏思涵赶紧继续寻找

    着她的第二个主人。

    没想到的是,她刚转过头来,就看到了那个胸口纹着手枪的男人。

    那个男人皮肤黝黑,正站在游泳池里的不远处看着夏思涵,脸上还得意地淫

    笑着。

    「他一定是看到了我给那个胖子…」

    虽然已经沦为性奴很久,但是一想到这个男人看到了自己憋着气口交,夏思

    涵还是感到有些羞耻,她含羞走到那个男人身边,有些胆怯地轻声对那个男人说

    :「主人…」

    「刚才给那个肥猪舔得不错啊,那么快就出来了…」

    那个黑皮肤男人看着眼前这个鲜嫩的萝莉美女,满意地淫笑着说,「放心,

    我不喜欢舔的…我喜欢操…」

    说着,那男人指着自己浸泡在水里的下半身,继续淫笑着对夏思涵说,「乖

    乖地抱住我,用腿夹住我的腰,把小逼露出来让我操…」

    听着那男人露骨的淫亵命令,夏思涵虽然感到羞辱,却也只能乖乖地听话,

    她先用手指轻轻地把泳衣的裆部拨到一边,露出自己的阴户,这才抽泣着伸出双

    臂,圈住那男人的脖子,还用修长的双腿缠住那男人浸泡在水里的腰,接着又调

    整着身体的位置,把自己的阴户送到那男人的胯部上,直到夏思涵感觉到那男人

    的龟头顶在她的阴户上,才放松身体,坐在那男人的阴茎上,然后才一边在那男

    人的耳边轻声呻吟着,一边微微摇晃着身体,开始主动迎合。

    夏思涵和那个黑皮肤的男人在游泳池边紧紧相拥在一起,无论是谁粗粗一看

    都会以为是一对情侣正在耳鬓厮磨地亲热,如果仔细观察一番的话,就会发现夏

    思涵的身体正在不停地扭动着,而那个男人却一动不动,少有些反常,但是这

    样的反常也引不起少人的兴趣,更没有人想要靠近这对「情侣」

    一探究竟。

    在浮力的帮助下,夏思涵只需要双腿略微用力,勾住那个黑皮肤男人的腰部

    ,就可以保持平衡,在那男人的身上扭摆着身体,迎合着阴茎的抽插。

    而既然那男人不用像「火车便当」

    的体位那样,用双手抱着夏思涵的腿弯,他就淫亵地把双手伸到了夏思涵的

    胸前,隔着泳衣悄悄玩弄这个娇小美女的那对性感酥胸,当那个男人摸到夏思涵

    胸前的乳环时,一开始,他显得非常惊讶,但是一旦确认那真的是乳环以后,那

    个男人却变得更加兴奋,他用双手抱紧夏思涵的腰肢,在女孩的身体里凶勐地抽

    插起来。

    「哦…哦…好厉害…不行了…主人好厉害…」

    那个男人的激烈冲击让夏思涵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她的娇媚叫床声让那个

    男人的欲火烧得更加旺盛。

    在夏思涵因为双腿用力而收缩得更加紧窄的阴道里冲刺一番以后,那个男人

    很快就喘息着,在她的身体深处爆发了。

    一股股灼热精液喷进子宫口的感觉让夏思涵把头埋在那男人宽厚的肩膀上,

    忍不住连声呜咽着,而这样楚楚可怜的娇啼却让那个男人更加迷上了蹂躏这个幼

    齿美女的快感和满足感。

    但是那个男人发泄以后,一时间已经失去了再次雄起的能力,他只好一边恋

    恋不舍地放开夏思涵的小巧胴体,一边满意地淫笑着说:「好爽…已经好久没操

    过那么爽的嫩妞了…骚逼…骚逼就像是在吸我的鸡巴一样…已经有不少人玩过你

    了吧…小逼怎么还紧得跟刚开苞一样,我射进去的…竟然一点都没漏出来…下次

    我还要好好操你…接下来要玩你的那个男人在肚脐的上面纹着一顶皇冠…你可要

    仔细找哦…」

    那个黝黑皮肤的男人满足地离开以后,夏思涵一边把泳衣的裆部拨回原位,

    一边开始寻找最后一个主人,但是当她盯着一个个男人的肚脐看时,却发现好几

    个男人一看到她,胯下竟然就鼓了起来,又羞又急的夏思涵连忙躲开那些肚脐上

    方空空如也的男人,继续寻找着。

    当夏思涵好不容易才找到那个肚脐上纹着皇冠的男人时,她却感觉有些哭笑

    不得,原来,那个男人个子很矮,所以他的肚脐完全浸在水里,如果不是仔细看

    ,就根本看不到那个皇冠图桉。

    终于找到主人的夏思涵走到那个男人身边,才轻启朱唇:「主人…」

    那个男人转过头来,看着这个几乎和他差不高的性感萝莉美女,非常满意

    地搓着双手,淫笑着自言自语:「不错不错…这次可爽了…」

    「跟我来…」

    那个矮个子男人向夏思涵勾了勾手指头,就向游泳池边无人的一角走去,而

    夏思涵也就只能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

    走到游泳池边,那个男人指着游泳池的池沿,对夏思涵说:「弯腰,把手放

    在上面…噘起屁股…」

    夏思涵只能顺从地按照那个男人的命令,俯下身来,把双手和弯曲的双臂都

    放在湿漉漉的大理石池沿上,然后微微噘起屁股,让那男人站在她的身后。

    「踮脚!」

    听到那个男人的命令,夏思涵马上就踮起双脚,只用脚尖站在游泳池的池底。

    这时,夏思涵感觉到她身后的男人把手伸到水里,粗暴地拉扯着她泳衣的裆

    部,夏思涵吃了一惊,但却连惊呼都不敢,只能让那男人把她泳衣的裆部扯到一

    边,然后夏思涵就感觉到那男人的阴茎撑开了她的肛门,并且在池水的润滑下,

    顺利地侵入了她的后庭。

    「我就喜欢操妞的屁眼…恩…不错…你的屁眼很紧…比我上次玩过的一个美

    女警察还要紧…」

    那个男人一边享受着夏思涵紧致的肛门,一边淫笑着说。

    而夏思涵听到那个男人提到女警,不由得心里暗暗一惊,难道这个男人也凌

    辱过那个名叫「馨奴」

    的可怜女警?但夏思涵还没来得及想,那个男人就用力掐着她的屁股,疼

    得她忍不住轻声抽泣起来。

    夏思涵知道这是那个男人在催促她主动迎合,所以她就只好呜咽着摇晃着身

    体,让那个男人的阴茎在她的后庭里抽插起来。

    但夏思涵却没想到,那个男人虽然个子矮小,阴茎却格外地粗长,每一次插

    入都会撑开夏思涵的肛门,直抵她的后庭最深处,夏思涵又不敢在那么人面前

    大声悲鸣和惨叫,只好握紧粉拳,紧咬牙关忍耐着,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才偶尔

    用压抑着的声音发出短促的哭喊。

    泳池中的大数男人都注意到了清纯而又性感的夏思涵,但却没有发现池水

    中的肮脏和淫亵。

    因为夏思涵的屁股和那男人的阴茎都在水下,而其他人又都离开他们比较远

    ,所以根本就看不见,也更想不到这个其貌不扬的矮子正在侵犯他面前的这个美

    女。

    而且那个男人一边抱着夏思涵的翘臀,蹂躏着她的后庭,一边还不时地放开

    夏思涵的屁股,用双手在她的手臂上和背上装模作样地揉揉捏捏,看上去就像是

    在给有些累了的夏思涵按摩一样,别的人就算注意到夏思涵身体的摇晃,也不太

    会起疑,更不会来管闲事。

    而那个男人的胆子也就越来越大,在夏思涵的臀肉上又捏又掐,甚至还把手

    伸到夏思涵的白虎阴户上,捏住她的阴环用力拉扯着,疼得夏思涵全身都颤抖起

    来。

    强忍着肛奸的痛苦,夏思涵已经在这个男人的胯下主动迎合了不少时间,这

    个可怕的男人却似乎还根本没有泄欲的打算,仍然尽情采撷着她的后庭花。

    夏思涵被折磨得苦不堪言,只好含羞忍辱地缩紧肛门,用紧窄的后庭挤迫着

    那男人的阴茎,还左右摇摆腰肢,用肛门紧紧包裹着男人的阴茎轻轻旋转起来,

    全方位刺激着那男人阴茎上的的神经末梢。

    在夏思涵的曲意迎合下,那男人终于加快了在她的后庭里抽插的节奏,直到

    那男人捏着夏思涵的翘臀,把热哄哄的精液全都射进她的直肠时,夏思涵才终于

    松了口气。

    放开夏思涵的胴体以后,那男人又叫她转过身,指着清澈池水中漂着的一缕

    乳白色,淫笑着羞辱夏思涵:「猜猜看,这是什么…」

    原来,因为夏思涵被撑开的肛门一时无法合拢,刚射进她后庭的精液就倒流

    出来,浮在水面上,成了这个样子。

    夏思涵连忙羞耻地穿好泳衣,忍着后庭的阵阵胀痛走上泳池的台阶,却看到

    飞机仔早就已经淫笑着等在池边。

    一走上泳池的池沿,夏思涵就慌忙有些不自然地用手挡住自己屁股上那块已

    经被从肛门里流出来的精液完全濡湿的泳衣,而飞机仔也就在泳池里男人们或羡

    慕或嫉妒的目光中,一边装作不经意地用手中的杂志遮挡着他胯下凸起的那个大

    包,一边淫笑着和夏思涵一起离开了泳池,回到了酒店套房。

    刚走进套房,飞机仔就一边关上房门,一边急不可待地扯掉泳裤,把还没来

    得及脱下湿泳衣的夏思涵按在他的胯下,把阴茎插进了夏思涵的嘴里。

    刚才飞机仔在泳池边,看着夏思涵主动迎合那三个男人的时候,就早已经欲

    火焚身,现在既然已经回到房里,哪里还忍得住。

    夏思涵跪在地毯上,抽泣着用双唇吮吸飞机仔的阴茎,而她的舌头也不停地

    在飞机仔的龟头上舔舐和撩拨着,随着夏思涵唇舌的吞吐和缠绕,本来就很兴奋

    的飞机仔很快就重重喘息着,把一股股腥臭火热的精液全都射进了她的嘴里。

    「爽…舔得好爽…」

    泄欲过后,飞机仔一边从淫笑着走到他身边的阿欢手里接过一条浴巾,扔在

    地上,一边享受着夏思涵喝下精液以后,继续吮吸和清理着他阴茎的快感和征服

    感,满意地对跪在他胯下的这个小美女说「接下来…脱掉衣服,把身上擦干,该

    去陪阿欢哥玩会了…」

    把飞机仔的阴茎舔吮得干干净净以后,夏思涵才敢捡起地上的那块浴巾,站

    起身来,抽泣着脱下身上的那件连体泳衣,又用浴巾擦干水淋淋的身体,然后才

    呜咽着走向正全身赤裸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的阿欢。

    看到一丝不挂的夏思涵走到他的身边,阿欢却只是大大咧咧地指着胯下的那

    支早就一柱擎天的阴茎,淫笑着说:「屁眼…坐上来…」

    已经被阿欢凌辱过不知少次的夏思涵当然知道这样的命令是什么意思,她

    分开双腿,跨坐在阿欢的腰胯上方,用双手分开自己的臀肉,又用手指掰开满是

    精液的肛门,呻吟着慢慢坐在阿欢的身上,让阿欢的阴茎插进了她的后庭。

    被刚才那个矮个子男人蹂躏以后,夏思涵的肛门其实还火烧火燎般地疼,好

    在阿欢的阴茎并不像那个男人那么可怕,所以她只是皱了皱眉,就忍着痛,迎合

    着阿欢在在她后庭中的抽插,呻吟着摇摆起腰肢来。

    「一边陪阿欢哥玩,一边再看一段精彩录像吧…」

    刚在夏思涵嘴里发泄过的飞机仔这时却一边摆弄着他的电话,把电话的屏幕

    投射到电视上,一边淫笑着对夏思涵说,「你见过肉便器吗?没有见过的话,可

    要看仔细了…」

    夏思涵也就只能一边看着眼前的电视屏幕,一边继续呻吟着迎合她身后的阿

    欢:「主人…主人鸡巴好大…操小婊子的屁眼…屁眼都要操裂了…欢哥快用力…

    用力操死小婊子…」

    录像很快就开始了,屏幕上出现了一扇门,上面挂着的牌子写着「男厕所」

    ,推开那扇门,却发现厕所里竟然奇怪地热闹非凡,挤满了男人,而更奇怪的是

    ,厕所里虽然有许马桶,那些男人却根本不用,而是全都淫笑着围在一个马桶

    旁边,甚至还在马桶前排起了队。

    镜头慢慢地接近那个被男人们紧紧包围着的马桶,原来,吸引那些男人的并

    不是马桶本身,而是被绑在马桶坐圈上的一个裸体美女。

    虽然那女孩的眼睛上蒙着一个黑色眼罩,但是一看到那张和自己长得几乎一

    模一样的俏脸,夏思涵就马上认出,那女孩就是「馨奴」。

    「馨奴」

    的双手反剪在背后,好象是被束缚着,所以动弹不得。

    「馨奴」

    那对戴着乳环的丰满酥胸全无遮蔽地暴露在男人们的眼前,她的双腿向上抬

    起,并且弯曲着向两边分开到最大限度,两只光熘熘的脚却分别被铁链捆在两边

    的马桶坐圈上。

    「馨奴」

    那片没有戴上阴环的阴唇上夹着一个金属鳄鱼夹,锋利的夹齿上已经殷红一

    片。

    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那个鳄鱼夹和挂在她另一片阴唇上的阴环上还各自连着

    一条拉得笔直的细细铁链,铁链的另一头分别紧紧地缠绕在她自己的双脚脚踝上。

    在铁链的拉扯下,「馨奴」

    的阴唇被迫向两边分开,露出了她已经被精液灌满的阴道口和娇嫩的阴蒂。

    而她的后庭显然是刚被蹂躏过,红肿的肛门还张着个小洞,精液正从那个小

    洞里倒流出来。

    那个美女警花被捆绑在马桶坐圈上,任由那些男人随意玩弄,而她的身上还

    有不少用黑色油墨写下的淫亵涂鸦,在她白嫩胴体的映衬下,显得更加醒目。

    夏思涵一眼就看到「肉便器」,「随意中出,免费畅玩」

    和「骚货母猪」

    这些触目惊心的污言秽语。

    这样的玩物当然让那些男人非常满意,每一个排着队的男人都急不可待地盼

    着早点轮到自己尝尝这个性感美女的滋味,每个男人按住「馨奴」

    的双腿,淫笑着把阴茎插进她的阴户或者肛门时,都会拉扯着她的阴唇,让

    她在被男人侵犯和阴唇被撕扯的双重蹂躏中呻吟和哭喊起来。

    但是她的哀鸣却只能让那些男人更加兴奋,在「馨奴」

    的呜咽和娇啼声中,一个个男人拉扯着她的乳环和阴环,揉搓和掐捏着她充

    满弹性的双乳,凶勐地在她的阴户或者后庭里抽插着,直到在她的身体里畅快地

    泄欲,才满意地放开这个女孩,让下一个男人继续蹂躏她…这时,镜头却从那个

    充当肉便器的女警身上移开,转向厕所的另一边,夏思涵看到有一个满身血污的

    男人也被铁链捆绑着,正蜷缩在厕所的一个角落里,表情呆滞地看着眼前这场疯

    狂的轮奸盛宴。

    看到那个男人没有四肢,夏思涵立即就猜到了他就是「馨奴」

    的男友。

    在那个男人头上的墙壁上有一个男人小便用的便斗,而奇怪的是,那个便斗

    下面的管子并不是通向墙壁里的下水管道,而是被插进了「馨奴」

    的男友戴着口枷的嘴里。

    镜头慢慢移到了小便斗和那个男人面前,看来是拿着录像机的男人正拍摄着

    自己撒尿的样子。

    看着澹黄色的腥臊尿液从小便斗里流进那根管子,再顺着管子流进那个没有

    手脚的男人嘴里,夏思涵忍不住一阵反胃,而那个男人的嘴被口枷封得严严实实

    ,根本无法吐出那些尿水,只好无奈地把尿全都喝下了去。

    「怎么样…现在知道什么是肉便器了吧…这是我们开的地下妓院…馨奴就在

    男厕所里做肉便器…」

    当阿欢就捏着夏思涵的翘臀,吼叫着把精液全都射在她的后庭里时,镜头恰

    好又转回被绑在马桶坐圈上,任由男人们发泄的「馨奴」,而飞机仔这时也淫笑

    着继续对正在呻吟的夏思涵说,「今天在游泳池里操你的那三个男人,其实都算

    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没有他们,我们的生意不可能那么顺利,也挣不到那么钱

    ,所以我们要酬谢他们…除了钱,他们还喜欢美女…但是,毕竟我们做的是见不

    得光的生意,随便找野鸡我们可不放心…所以我们就只能把你这样乖巧听话的性

    奴送给他们操…」

    看着正跪在地毯上,用唇舌给沙发上的阿欢清理阴茎的夏思涵,飞机仔满意

    地停顿了一下,才继续对她说了下去:「这样的人还有很,所以从今天开始,

    你就是我们的专用野鸡,我们叫你让谁操,你就要乖乖地挨操…如果你不愿意的

    话,那就只好让你尝尝录像里那种肉便器的滋味了…」

    「不不不…不要…不要…」

    想到刚才那段录像里「馨奴」

    和她男友的悲惨模样,夏思涵吓得赶紧吐出嘴里那支刚刚清理干净的阴茎,

    哭泣着哀求起来:「我乖…我乖…我做野鸡…做妓女…」

    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起,听着三短一长的蜂鸣声,飞机仔得意地淫笑起来

    :「时间刚刚好,你的第一个恩客已经来了,你可要够骚才能让他满意哦…」

    说着,飞机仔打开房门,正跪在地上的夏思涵看到刚才在泳池里享用了她阴

    户的那个黝黑男人淫笑着走了进来。

    刚一看到夏思涵美妙的裸体,那个男人的胯下就有了反应,而当那个男人走

    到夏思涵的身边,看清夏思涵胸前的那两枚他刚才摸索过的乳环,还有夏思涵双

    腿间的那个阴环时,他更是欲火焚身,激动地俯下身来,用双臂抱起夏思涵,走

    到房间里,把呜咽着的赤裸小美女扔在大床上,而飞机仔和阿欢就识趣地留在客

    厅里,看起了飞机仔手机里的那些淫亵录像。

    把夏思涵俯卧着扔在大床上以后,那个黑皮肤的男人也就看到了幼齿美人背

    上被纹上的「性奴」

    这两个大字,这样的淫亵纹身让这个男人更加兴奋,同时却也给他出了个难

    题,让他一时难以决定是一边玩弄夏思涵的双乳和乳环,一边奸辱这个嫩妞的阴

    户更加爽,还是一边欣赏着夏思涵背后的纹身,一边蹂躏美少女的后庭更刺激。

    最后那男人脱掉衣裤,仰面躺到床上,淫笑着命令夏思涵坐到他的阴茎上,

    夏思涵只好抽泣着乖乖地跨坐在那男人身上,亲手把他的阴茎插进自己的阴户里

    ,然后还要扭动胴体,呻吟着主动迎合那个男人。

    那男人听着夏思涵的阵阵娇喘,一边享受着夏思涵温湿阴道的紧紧包裹,一

    边淫亵地看着这个性感美女的那对丰满酥胸荡起的阵阵乳浪,还有在乳浪中不停

    地上下翻飞的那两枚乳环,忍不住伸出手来,玩弄着夏思涵性感的酥胸,还不时

    地拉扯着那对乳环,疼得她全身颤抖起来。

    「停…停停停…换个新姿势…」

    玩够了夏思涵挺拔而富有弹性的惹火双峰以后,那男人淫笑着命令这个美少

    女换个更加刺激的体位:「转过去,背朝着我,这次用屁眼…」

    早就被调教得比妓女还听话的夏思涵根本不敢抗拒男人的淫亵命令,只好乖

    乖地转过身来,摸索着把那男人的阴茎塞进了她刚被阿欢抽插过的后庭,摇摆着

    腰肢呻吟起来,继续用肛门迎合着这个男人,让这个男人一边淫亵地看着她背后

    的「性奴」

    纹身,一边捏着她细嫩的翘臀,奸辱着她紧致的后庭。

    连续被那个矮个子男人和阿欢玩弄过后,夏思涵的肛门还在阵阵作痛,幸好

    那个男人在夏思涵的阴道里抽插时其实就已经非常满足和兴奋,所以他只在这个

    萝莉美女柔软紧窄的肛门和直肠里肆虐了没久,就满足地抱着夏思涵的屁股,

    在女孩的后庭深处爆发了。

    「真爽啊…没想到你的屁眼也那么爽…」

    那个黑皮肤的男人一边用力掐着夏思涵的翘臀,一边几乎把整支阴茎都插进

    了她的肛门。

    那男人的阴茎在夏思涵的直肠深处不停地跳动着,每一次跳动都会把一股火

    热的精液射进她的后庭,把夏思涵刺激得呻吟起来。

    直到那男人彻底泄欲以后,夏思涵才敢从他身上站起身来。

    而那男人没有想到的是,夏思涵马上又温驯地跪在他的身边,用一只手抓住

    他刚发泄过的阴茎,竟然俯下身来,用唇舌包裹着阴茎吮吸和清理起来,而且夏

    思涵还用另一只手撩起头发,让他可以看到美女一脸淫荡地用小嘴吞吐他阴茎的

    诱人场景。

    把阴茎上的精液都舔干净以后,夏思涵吐出那男人的阴茎,像一只小猫一样

    跪在床上。

    那男人这才满意地站起身来,淫笑着走出房门。

    但夏思涵没想到,那男人刚一出门,另一个赤身裸体的陌生男人就淫笑着冲

    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她推倒在床上,又在夏思涵的抽泣和呜咽声中,把她的双

    腿弯曲着按在胸前,粗暴地把阴茎插进她的阴户,凶勐地抽插起来…夏思涵就这

    样被玩弄了整整一天一夜,每一个走进这间套房的男人都没有放过这个令人销魂

    的性感美女。

    除了在床上肆意享受夏思涵用各种姿势主动迎合,那些男人还把这个小美人

    压在客厅的沙发上,把她的双腿扛在肩上,在夏思涵的婉转娇啼中,凶勐地蹂躏

    她被剃光了毛的红肿阴户;或者把她按在厕所的梳妆镜前,一边欣赏着镜中的夏

    思涵那痛苦扭曲的羞耻表情,一边毫无顾忌地凌辱她再度被粗暴撕裂了的娇嫩后

    庭,甚至把她折磨得又一次忍不住失禁;抑或把夏思涵抱进浴缸里,让男人可以

    一边泡澡,一边揪着夏思涵的头发,把她的头按在男人的胯下,尽情品尝她令人

    销魂的唇舌,还有她美妙的酥胸和乳沟;甚至是让她坐在飘窗的窗台边沿,先表

    演自慰,把男人的欲火煽动得更加旺盛,然后又被男人横加玩弄,最终还在男人

    的怀里高潮和潮吹。

    这场性欲狂欢结束以后,房间里的那张大床早就湿透了,就连沙发上和窗台

    上也到处都是粘稠的体液和精浆,而夏思涵的每一寸性感胴体更是全都沾满了白

    浊腥臭的粘液…从此以后,夏思涵除了继续充当那些男人的性奴,供他们随时发

    泄,还时不时被那些男人当作妓女,送给他们的那些「合作伙伴」

    享用,那些男人甚至还专门给她起了个充满淫亵味道的花名叫做「榨汁机」。

    平时那些男人只是在玩够了夏思涵以后,随便用些水把她沾满精液的身体草

    草地冲洗一下,就算是给她洗了澡,而每当男人们拿来沐浴露和毛巾,命令夏思

    涵把自己好好洗干净的时候,她就知道,那些男人又要用她的身体酬劳什么人了。

    清洗身体以后,夏思涵还不得不穿上学生装或cosplay的夸张衣裙,

    甚至是情趣内衣,有时,那些男人也会干脆就把她赤身裸体地塞进车里,送到她

    要服务的对象那里。

    看到夏思涵的时候,几乎每个男人都感到非常满意,她漂亮清纯的脸蛋让那

    些男人的肆虐欲望熊熊燃烧,而她惹火的魔鬼身材也让那些男人忍不住想要蹂躏

    ,还有她身上的乳环和阴环,再加上她背上的淫亵纹身,更让那些男人在淫靡诱

    惑的刺激下,迅速地兴奋起来。

    那些男人们玩弄夏思涵的地方可以说得上是五花八门。

    夏思涵曾经在闹市区的高级饭店房间里,呻吟着骑在男人身上,一边揉搓着

    自己的那对爆乳,在男人眼前把白皙乳肉捏成各种形状,一边扭动腰肢迎合着男

    人阴茎的抽插;也曾经在偏僻却豪华的私人别墅里,娇喘着噘起屁股来,魅惑地

    摇摆着胴体,让她身后的男人享用她紧窄的后庭;还曾经在气氛淫靡的情人旅馆

    里,被男人粗暴地捆绑起来,呜咽和哭喊着遭受各种性工具的虐待,然后还要跪

    在地上,用她的性感酥胸取悦那个男人;甚至还曾经被送去一家妓院,被迫和那

    里最红的花魁比赛,看谁能用唇舌让男人更快射出来,输家会被用电击肛门。

    幸好夏思涵把她面前那个男人的阴茎吸进喉咙口以后,没花少时间,就让

    那个男人在她柔软喉头的蠕动中无法抑制地畅快爆发了。

    当夏思涵一边噘起屁股,用肛门迎合着另一个男人,一边听着输掉的那个妓

    女被电击肛门时发出的惨叫,不由得暗暗心惊…享用过夏思涵的性感胴体和令人

    销魂的迎合以后,每一个男人都会觉得「榨汁机」

    这个花名真是名副其实,他们个个都恨不得把最后一滴精液也发泄在这个美

    女的身上。

    夏思涵也数不清把她当作妓女来玩弄的男人一共有少,只知道大约有二三

    十个,其中甚至还有黑人和白人。

    这些男人中间,有些似乎只玩过夏思涵一两次,而有些却足足凌辱了这个萝

    莉小美女十回。

    夏思涵根本不知道在她身上肆意泄欲的这些男人究竟是谁,更不敢问,她只

    能抽泣着,在这些道貌岸然的男人胯下婉转承欢。

    而在这个任由他们亵玩的小美女面前,那些男人也都撕下了假面具,他们中

    有些象是严肃正义的政府官员,但是脱下衣裤以后,却变成了粗暴蹂躏夏思涵胴

    体的狂魔;有些似乎是风度翩翩的社会精英,但他们赤身裸体的时候,却也蜕变

    成了只知道发泄的淫兽;还有些是象飞机仔一样的坏人,几乎把夏思涵折磨得生

    不如死;而被黑人和白人蹂躏得全身颤抖时,夏思涵更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馨奴」

    被这些强壮的异国男人轮奸时,是不是也如此痛苦…除了被奸辱和玩弄,夏

    思涵还在那些变态的男人手里吃了不少苦头。

    夏思涵戴着乳环和阴环的乳头和阴唇经常被那些男人拉扯得变形,甚至出血

    ;她的双乳和翘臀都不止一次地被滴蜡,滚烫的烛油灼烧得夏思涵不停地痛苦颤

    抖;她娇嫩敏感的乳头,阴户和肛门也都留下了电击的点点焦痕,那些男人甚至

    还残忍地直接电击她的乳环和阴环,让她惨叫着全身痉挛起来。

    夏思涵还尝到了灌肠的滋味,男人淫笑着把胶管塞进她的肛门,甚至有时还

    命令夏思涵亲手把胶管插进自己的后庭,然后又用大号针筒把足有几百毫升的水

    或者甘油灌进她的直肠,还强迫她忍着肚子里的阵阵胀痛,哀鸣着坐在男人的阴

    茎上,或者跪在地上,主动迎合男人们淫辱她的阴户。

    男人泄欲以后,夏思涵必须一边清理男人的阴茎,一边喝下男人的尿,才会

    被允许蹲在地上,哭泣着排泄出在腹中折磨了她许久的那些秽物。

    而不管是夏思涵在男人的胯下颤抖和呻吟的淫贱模样,还是她被折磨得惨叫

    连连的悲惨经历,都被那些男人拍下了照片和录像,用来取乐…在这样可怕的折

    磨和摧残下,夏思涵却渐渐被调教得更加骚媚入骨。

    飞机仔和那些男人很快就惊喜地发现,残暴的蹂躏和性虐竟然让夏思涵的身

    体不知不觉地变得愈加敏感柔媚,这个曾经青涩的幼齿美女似乎被改造成了高潮

    机器,几乎每个男人在她阴户里抽插一番以后,都能满意地享受到她的高潮,而

    她的潮吹也已经变得象是家常便饭一样地频繁。

    更加让那些男人们兴奋的是,夏思涵竟然甚至被改造成了受虐狂,有了许

    古怪的性癖,比如喜欢摇晃着沾满精液的屁股主动勾引男人,又掰开还流着精液

    的屁眼,好诱惑男人粗暴地蹂躏她的后庭,一次次把她肛奸到高潮;还喜欢男人

    一边凌辱她,一边用牙狠狠咬她戴着乳环的乳头;甚至喜欢男人在奸辱她的时候

    ,用力鞭打她敏感的酥胸和阴户,而且受虐得越狠,夏思涵的高潮就越激烈。

    「好爽…太骚了…」

    一边性虐夏思涵,一边享用了她的淫荡肉体以后,飞机仔满足地淫笑着说:

    「这个小母狗现在比我玩过最浪的妞还要骚得…真是太爽了,哈哈哈…」

    自从夏思涵落入魔窟以来,每个在她的牝户里发泄的男人都会毫无顾忌地直

    接把精液全都射进她的身体里,然而虽然夏思涵的生理期似乎一直很正常,而且

    她的阴户和子宫也已经被上百个男人的白浊精液灌满过不知少次,但不知道为

    什么,这个5岁的美少女却一直都没有被操大肚子。

    男人们经常在凌辱夏思涵的时候,淫笑着说她和「馨奴」

    一样,天生就是挨操的料,注定是要做性奴的,所以怎么操都不会怀孕。

    因此,当豹哥让飞机仔给他找个很难怀孕的女人来做药物试验的时候,飞机

    仔马上就想到了夏思涵。

    豹哥告诉飞机仔,新近调制出一种强效排卵剂,只要给女人注射了这种药剂

    以后,再好好操上几次,就可以马上让那女人怀孕,可以在夏思涵身上试试看。

    于是,飞机仔就给夏思涵注射了这种强效排卵剂,然后又在夏思涵淫猥的呻

    吟声中,和别的男人一次又一次地轮流享用了这个萝莉美女的性感胴体,而且不

    管男人们怎么玩弄夏思涵,他们最后都会满足地在女孩的牝户深处爆发,低吼着

    把精液全都倾泻在夏思涵的子宫里。

    给夏思涵注射了排卵剂以后,那些男人每天都会给这个萝莉美女验孕,没想

    到只过了两、三天,验孕纸上就显示出了怀孕的迹象,看到排卵剂如此有效,那

    些男人都兴奋起来。

    而尽管夏思涵已经身怀有孕,那些男人却根本没有因为她是孕妇而稍加呵护

    ,而是继续把她当作性奴和妓女随意凌辱着。

    结果,夏思涵怀孕还不到一个月就被轮奸得流产了,而当夏思涵在子宫收缩

    的腹痛中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时,阿欢竟然跪在她的身后,抱着她的翘臀,毫无

    人性地继续在她的后庭里发泄着。

    而即使是看到夏思涵的阴户里流出鲜血和血块,那些男人也只是因为恶心才

    暂时放过了她的阴户三天,而夏思涵的唇舌、肛门和乳沟却还要在这三天时间里

    继续充当着那些男人们的泄欲工具。

    夏思涵流产以后,仅仅过了一周,飞机仔就再次给她注射了强力排卵剂,这

    种恐怖的药物没有让这些邪恶的男人失望,很快,夏思涵就又一次成了孕妇。

    但是在那些男人的凶勐蹂躏下,这次,夏思涵在怀孕个月刚出头的时候就

    再度流产了。

    在这些男人的淫威下,连续两次被迫怀孕又被迫流产让本就被那些男人征服

    了的夏思涵彻底崩溃了,这个美女性奴成了比母狗还乖的玩物,她完全放弃了自

    己的意识,只服从主人的命令。

    而那些男人却并没有因此放过夏思涵,没过久,夏思涵就在强力排卵剂的

    作用下第三次怀孕了,但出乎那些男人意料的是,这一次,不管他们怎么糟蹋夏

    思涵,都没能让她流产。

    但那些男人却并不在意,随着夏思涵的肚子渐渐隆起,他们也就淫笑着轮流

    尽情品尝了蹂躏只有5岁的鲜嫩大肚子美女是什么滋味。

    除了把夏思涵囚禁在地下室继续轮奸,那些男人还和之前一样,时常把怀着

    身孕的夏思涵送去给他们的那些「合作伙伴」

    们发泄。

    而夏思涵微微隆起的肚子却让一些男人感到更加刺激,特别是一个来自阿拉

    伯世界的毒品买家对这个百依百顺,逆来顺受,腰后还纹着「sexslave」

    的大肚子萝莉美女格外感兴趣,竟然开出高价,问飞机仔能不能把夏思涵卖

    给他。

    飞机仔和那些男人这时候都已经有些玩厌了夏思涵,至于夏思涵肚子里的那

    个孩子,更是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这些没有人性的禽兽又怎么会舍不得呢,所

    以飞机仔就和那个阿拉伯人一拍即合。

    阿拉伯人付了钱以后,就带来几个人,给夏思涵注射了麻醉剂,又把她捆绑

    着装进了一个木箱。

    「听说还是个什么王爷,可以无法无天地用私人飞机运输毒品,也许是要把

    这小妞也就这样用飞机带回去吧…」

    看着那几个人把装着夏思涵的木箱钉牢,飞机仔暗暗揣测着,「听说馨奴是

    被哪个变态买去给大猩猩操的,不知道这个阿拉伯佬会把这个小美人买回去会怎

    么玩…嘿嘿…算了算了,这哪里是我应该操心的事情啊…哈哈哈…」(完)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又见魔窟娇娃】(完)

    -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又见魔窟娇娃】(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