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749章:比试

作品:贞观悍婿  |  分类:历史小说  |  作者:丛林狼

    “轰隆!”
    “轰隆!”
    两支庞大的骑兵飞奔而来,为首的正是程处默和薛万彻,两人干掉拦截敌军后,丢下伤兵打扫战场,相互救治,带着还能战的士兵匆匆赶来,边跑边吃些干粮补充体力,不想停歇,生怕错过大战机会。
    等赶到峡谷入口附近时,见罗章正和敌军绞杀在一起,杀得如火如荼,惨烈无比,一时难分胜负,没有援兵支持,恐怕两败俱伤。
    “好胆!”
    “真勐士也!”
    程处默和薛万彻由衷地赞叹道,别人生怕自己队伍打光,没了兵权,罗章却敢玩命,就连自己也冲上去绞杀,这份凶狠,果决、豁出一切的气势令人折服,可惜斩首失败,被重兵缠住。
    两人交换个眼神,郑重点头。
    都是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罗章敢玩命,自己又有何不敢?
    “我左你右,杀!”薛万彻大喝一声,带兵冲杀上去。
    程处默也不甘落后地吼道:”好,咱们比比,看谁杀的多。“
    ”怕你不成?“
    ”驾!“
    两支大军打马加速,飞奔而去,如两支巨大的利箭刺入敌群,锐不可当,直杀的吐蕃军人仰马翻,节节后退。
    程处默杀得兴起,忍不住长啸一声,纵马冲到罗章附近后喊道:”罗章,你行不行?不行就退后一旁歇着去,看我杀敌。“
    ”比比,看谁杀的多?“罗章霸气十足地应道,手上马槊闪电般出手,连连斩杀,放倒几人,朝人多的地方冲去。
    ”哈哈哈,好气魄!“程处默欣赏地大笑道,也不甘落后,冲杀上去。
    两人很快并肩而杀,两把马槊如神龙翻江倒海,似勐虎左扑右咬,无人能挡,一路斩杀过去,留下一条尸体铺就的血路。
    将士们见主将凶悍,个个也如打了鸡血,嗷嗷叫着跟杀上来。
    兵是将的胆!
    将是兵的魂!
    这一刻,将士用命,士气如虹。
    吐蕃军扛不住了,没了兵力优势,加上主力大军撤离导致士气低落,纷纷后退,主将乌达心中一慌,迅速做出调整,命令大军后撤向峡谷。
    峡谷入口不大,兵力一集中,就将入口彻底封锁,堵死。
    乌达让枪兵挡在前面,试图凭借长矛挡住骑兵冲撞,后面安排大批弓箭手掩护,其他人摆在最后面,作出一副拼命架势。
    枪兵集中一处,阵势顿时厚实许多,铁矛如林,密密麻麻,如刺猬一般,骑兵冲上去就是找死。
    汉州军停止追杀,停下观望。
    罗章策马来到阵前,观察片刻后郁闷的不行,强攻不是不行,但代价太大,看向陆续赶来的程处默和薛万彻,问道:”薛将军,您杀敌经验丰富,如此情况该如何破解?“
    ….薛万彻看着前方不语,脸色凝重。
    程处默直言说道:”唯有强攻了,我来吧!“
    ”什么情况,怎么不打了?“一个声音传来,是房遗爱带兵赶到。
    罗章忽然灵光一现,问道:”房将军,你的重甲骑兵呢?“
    ”在后面,怎么了?“房遗爱反问道,目光落在前方峡谷入口那厚实的枪兵阵势,顿时两眼一亮,兴奋地说道:”还得是我中军来,诸位,承认了。“
    说完,房遗爱朝身后大吼道:”段瓘,重甲骑兵准备。“
    ”遵令!“一个雄壮汉子高声应道。
    ”段瓘,段玄志家老二?“薛万彻好奇地问道。
    ”正是,秦州一战,段老二带兵来投,入了我中军,凭借军功晋升为重甲骑兵团团长,论勇勐,也就比我差一点。“房遗爱得瑟起来。
    ”就你?老夫可不服!“薛万彻不满地说道,堂堂万人敌,有自己的骄傲。
    ”薛将军,您老啦!“房遗爱一点面子都不给。
    ”臭小子,来来来,你我大战三百回合。“薛万彻一万个不服。
    ”派你,来就来!“房遗爱混不吝的性格上来了。
    罗章哭笑不得,这两人还真是——耿直!
    眼看两人要先打一架,罗章赶紧说道:”两位,不如冲阵,看谁杀的多。“
    ”有理,可敢一比?“薛万彻挑战道。
    ”有何不敢?输了请喝酒。“房遗爱说着打马上前,一边大吼道:”重甲骑兵,准备好没?“
    重甲骑兵可不是说动就能动,需要先披重甲,得同伴帮忙,然后给马披甲,再扶上马,这个过程需要点时间。
    段瓘被人推上战马,坐定,接过兵器应道:”重甲骑兵准备就绪!“
    ”准备好了就过来!“房遗爱催促道。
    重甲骑兵一个个缓缓上前,列阵。
    一股强大的压迫感油然而生,让人生畏。
    段瓘在战阵最前面,拉下面罩,马槊朝天一举,旋即往前指去,缰绳一抖,战马通灵,朝前而去,将士们纷纷催马向前,拔出弯刀。
    雪亮的弯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冰寒,锐利!
    战马渐渐加速,奔跑起来,如一辆辆钢铁怪兽朝前碾压而去。
    速度越来越快,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
    战甲皑皑,战刀烈烈,马蹄声轰鸣,每一次落下都如踩在人心,让人胆寒。
    ”碾压——“
    段瓘一马当先,仰天怒吼,宛如战神附体。
    ”轰!“
    段瓘纵马冲上去,丝毫不顾密集铁矛挡在前,铁矛用的是木柄,哪里挡得住战马全力冲撞,纷纷断裂,卡察作响。
    下一刻,战马狠狠撞入人群。
    ”啊——“
    无数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身体倒飞出去,砸倒一大片。
    但战马继续往前,将落马之人活活踩死,犁庭扫穴般撞出一条血路。
    ”当当当!“
    ”刺啦!“
    吐蕃刀盾兵奋力砍杀,但只能在坚韧的铠甲上留下一道道火星,并不能伤人和战马分毫,反而被重甲骑兵弯刀撕开血肉,斩杀倒下。
    ”哈哈哈,冲杀!“房遗爱跟着重甲骑兵冲上去,兴奋地大吼。
    薛万彻不甘示弱地跟上来,马槊连连出手,将挡在前面的人挑杀,一边计数,很快冲到房遗爱身边问道:”老夫斩杀三十八人,你呢?“
    ”老将军可以啊,但还是比我慢些,三十九人。“
    ”最后这个不算,打平而已,再来,杀——“薛万彻大吼一声,虎目圆瞪,朝前冲杀而去,虎威不减当年。
    ”老将军休得使诈,抢先,我来也——“
    房遗爱怪叫一声,赶紧冲杀上去。
    .
    丛林狼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