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二四五章 喝酒

作品:机械炼金术士  |  分类:网游小说  |  作者:盲候

    “好高明的伪装手法啊,看着也不像是仿生皮肤,应该是某种炼金物...”
    苏伦扫了一眼喀秋莎伪装成的那个小胡子,心中琢磨了一句。
    没被这群海盗看穿,她的伪装自然很高明。
    不过苏伦确实也很好奇,一个应该是贵族家庭出来的小姐,来海盗酒馆干嘛。
    玩冒险猎奇游戏么?
    他看着那小胡子坐在了吧台,虽然外貌乔装成了海盗的样子,可大概是第一次来,神态显得有些细微的不自然。她朝酒保要了一杯酒,就坐在了那里喝了起来。
    旁人却没看到,她被酒杯遮掩的正脸,唇齿微动,似乎在和空气对话。
    .......
    苏伦对这姑娘印象不错,但也没去多看。
    这种大家小姐敢来,大概是有高手保护来的,用不着自己一个外人去操心。。
    毕竟是海盗光顾的风月酒馆,这里四处流露着涩情和迷幻药的气息。酒馆的侍应生清一色高挑靓丽的女郎,她们穿的热裤和吊带胸衣,毫不吝啬展露自己的身段,穿梭在酒馆里。时而有毛手毛脚的海盗扯掉她们的衣物,引来一片哄笑。酒客们似乎也喜欢这种即兴节目,毫不吝啬小费,皆大欢喜;舞台上的女郎们舞姿妖娆,衣服也渐渐褪去;到处都是刺激人荷尔蒙分泌的画面...
    在这里,海盗们花钱就能享受到极致的乐趣。
    情报贩子的消息还没来,苏伦就耐着性子继续等着。
    随着时间推移,这地下酒馆的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有些是从楼上下来的,有些是从密道进来的。看上去都是有头有脸的海盗,很多人进来之后,也大都能相互打招呼。
    “嘿!马丁船长,最近听说你们‘蓝狮子团’劫了一条宝石商人的船,大发了一笔财?”
    “哈哈哈...都是些苦命钱,还死了好几个弟兄呢。哪里有你们‘三头鳗’挣钱,听说绑了一个男爵,要了五个亿的赎金?”
    “哟,这不是斐迪南船长么,好久不见了。听说你去了一趟南方,那些搞种植园的奴隶主可都是些大财主啊,收获怎么样...”
    “...”
    苏伦虽然知道这酒馆消费昂贵,来的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可也没想,居然会来这么多“船长级”的海盗。
    他喝着酒,随口就感慨了一句:“噢,今天好像来了很多大人物啊。”
    听着这话,身边郎替他揉捏肩膀的女郎也谄媚地笑道:“因为今天是周六呢,船长们的聚会日呀。”
    苏伦这才明白还有这说法。
    他不动声色随口接了一句:“噢,差点忘了。怪不得看到了这么多熟悉的家伙。”
    来酒馆的海盗们也没光喝酒,聊着聊着,就开起了牌局,金额很大,赌的热火朝天。
    .......
    苏伦在角落默默地看着观察着这家伙。
    可看着看着,他居然看看又到了一个熟人!
    这时候,一个穿着西装,带着圆顶帽中年人走了进来。他的形象辨识度很高,肩膀上停着一只乌鸦,右眼有着像是白内障一样的假眼,整个人都流露着一股危险而邪恶的气息。
    苏伦立刻认出了这家伙,心中略感意外:“这不是旧灵敦外城乌鸦帮的老大「乌鸦教父」格温布·马里?他也出来了?”
    而且,感受了一下灵魂之火,看上去他也进阶了四阶。
    显然,酒馆里很多人对这个旧灵敦出来的人不熟悉,有人好奇,便窃窃私语起来。
    “那家伙是谁啊?”
    “最近出现的新人,外号「乌鸦」,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突然就闯出了名头。听说这家伙最近吞并了好几个小海贼团,势力扩张的很快...”
    “一个刚出海的新人就这么能折腾,几阶啊?”
    “据说是四阶。”
    “四阶就这么狂了?”
    “别小看这家伙。听说是个诅咒术士,手段和能力邪门得很,‘秃鹰团’的阿尔卡德就栽在了他手里。前几天,还听说他们还抢了一艘鲁英的军舰...”
    “....”
    苏伦听着的这些窃窃私语,若有所思。
    旧灵敦出来的职业者,比外界同阶强也正常,何况是这位曾经的外城黑帮老大。
    可...新人海盗?
    苏伦品味了一下这称呼。
    旧灵敦那情况,想出海根本不可能。当初有镜先生带着他们冲出来都,冒了很大的风险,旁人就更不可能。
    显然,这温格布八成是被「北海之王」招募了。
    他感知了一瞬,心中又嘀咕了一句:“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真的很强啊。”
    旧灵敦也很少有人见过温格布出手,他的能力外人知道得不多。
    现在灵魂一感知,苏伦也发现了那家伙肩膀上的乌鸦大有古怪。
    而这时候,正巧温格布朝着酒台走去的路上,一个海盗船长也带着一只红嘴鹦鹉。
    人说闲话还会背着说,而那傻鸟大概是混再海盗堆里嘴欠惯了,看着乌鸦,学着人腔嘲讽了起来:“哪儿来的傻帽...哪儿来的傻帽...”
    温格布没有理会,落了座,他肩膀上的乌鸦却歪着脑袋看了过去,眼中红芒一闪。就是这一看,那红嘴鹦鹉像是触电般就僵硬在了那里,然后一个倒栽葱“咚”就落在了地上。
    就是这一手“乌鸦杀鸟”的诡异手段,偌大的酒馆瞬间就安静了。
    不远处的苏伦看着这一幕,目光微微一眯,心中琢磨道:“类似【死神凝视】的神魂诅咒术么...”
    片刻后,酒馆又恢复了热闹。
    没人去在意一只死掉的鹦鹉,那傻鸟的主人也没敢什么说什么。
    温格布看上去是来招募的伙伴的,海贼圈子就这样,有实力的人永远不缺追随者,他露了一手后,立刻就有人上前去混脸熟。
    ......
    酒馆里的人越来越多,不多时,这地下酒馆到处都塞满了人。
    苏伦的目光也不时落在吧台,看着那个“小胡子”一脸局促的样子,心中略有轻笑。
    小姑娘再如何乔装,也弄不出来粗狂大汉那气势来。那喀秋莎虽然是男装,可也是个俊俏的小胡子。
    她正在喝酒,就这时候,一个身高大概两米五,带着牛角铁盔的女海盗走了进来,正好坐在了她身边。
    这女海盗身上的衣服像是裹着麻袋,露出的臂膀肌肉虬结得像是大象腿,肉眼可见的强壮。
    这是一个维京人。
    维京人是天生的战士,没学会走路,就能在冰冷的海水里游泳了。骑乘魔兽、举重、摔跤、划船、操帆...这是他们幼年就开始练就的必备生存技能,他们是天生的战士,十分好战。
    但没有忠诚可言,有利益就能卖命。
    所以哪怕奥列格号称「北海之王」,维京人也不全听他号令。
    海盗和雇佣兵才是他们的归宿。
    大概是觉得喀秋莎是个眉清目秀的男人,那女海盗的粗鲁地搂着上了她的肩膀,端起脑袋大的酒杯:“嘿~帅哥,来干一杯么?”
    喀秋莎被这野蛮的搭讪举动吓得手足无措,不自觉回头看了隔间的苏伦。
    苏伦装作没认出的样子,自顾自的喝着酒。自己这一幅小丑面具的打扮和之前会面时一样,认出也不难。
    那维京女海盗看“小胡子”这不安样子,越发热情。
    喀秋莎终于忍不住,连忙挣脱了那女海盗的胳膊。她挤过了人群,来到了苏伦的卡座,求助地问了一声:“尼古拉斯先生,我可以坐这里么?”
    听到这话,苏伦故作了一脸谨慎:“阁下是谁?”
    喀秋莎看了看他身边的的两个女郎,没直说,指了指苏伦腰间的【星星护符】。
    苏伦故作思索了一瞬,便示意两个女郎可以离开了。
    两人一走,喀秋莎这才拍了拍胸脯,舒出了一口大气:“吓死我了~”
    这一声,突然就变回了娇柔的女声。
    苏伦一脸后知后觉的表情,诧异道:“你是...喀秋莎小姐?”
    “嗯啦。”
    喀秋莎看了看四周,没人注视这里,便做出了一个撕脸皮的动作。
    苏伦看着那张炼金人皮一撕,果然是那个脸上有小雀斑的姑娘。
    “好东西啊...”
    苏伦鉴定了一下那张脸皮,心中赞叹了一句。能瞒过他的感知,这脸皮的材料和炼制手法都相当高明。可惜是一次性的,撕了就烂了。
    啧啧~财大气粗的人有钱人。
    见着喀秋莎露出了真容,苏伦也让了位置,示意她坐下。
    这姑娘满脸后怕表情,躲在了苏伦身边,靠墙的位置。
    苏伦好奇道:“你怎么来这种地方了?”
    “我...我偷偷跑出来的。”
    喀秋莎吐了吐舌头,脸上浮现了一抹红霞,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从没来过酒馆,就想来看看。本想随便挑一家酒馆看看的,占星术告诉我,这里很有意思。然后...然后我就来了。”
    顿了顿,她余光又瞥到了那个魁梧的女海盗,缩了缩脑袋:“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事情听上去没什么问题,逻辑缜密,就是一个贵族小姐好奇底层世界,想出来看看的故事。
    童话基本里都这么写。
    占星术,确实可以解释一些莫名其妙的巧合。
    苏伦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却也没去细问。
    没有恶意,这便和他没什么干系。
    他看着这惊吓得不轻的姑娘,道:“现在看也看了,要我送你出酒馆么?”
    喀秋莎眨了眨眼,水汪汪的大眼满看什么都新奇,用请求的语气道:“尼古拉斯先生,我...我可以多呆一会么?那些海盗嘴里的故事,都很有意思也。”
    停顿了一下,她立刻补充道:“如果您觉得麻烦的话,就请带我出去吧。”
    话里满是一个有家教涵养的大家小姐,半点没让人为难。
    苏伦听了也不好拒绝,耸耸肩道:“随你了。”
    “谢谢尼古拉斯先生了,我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喀秋莎得到了许可,脸上难掩喜色,就乖巧地坐在了那里。
    贵族小姐大概是真的从未见识过底层的海盗,也没来过海盗混迹的酒馆。
    有了苏伦挡着脸,她像是个掩耳盗铃的小贼,一双不安分的打眼,贼兮兮的四处瞥。
    不过,海盗酒馆都是纯粹露骨的欲望,黄、赌、毒这里都齐了。
    赌桌上海盗们赌的热闹,空气中的迷幻药剂也让人血液兴奋,那些脱衫舞娘也热情火辣的舞动着身子...
    也不知道一小姑娘看了是什么感觉。
    苏伦余光瞥着那强装镇定的喀秋莎,微微摇头,自顾自的喝酒。
    没人说话,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可坐了没一会儿,苏伦就发现,这还真是一个自来熟的姑娘。
    仿佛突然有了个熟人,就不用担惊受怕了,喀秋莎立刻就熟络了起来。
    “尼古拉斯先生,您是海盗?”
    “不是。”
    “哦~那我请您喝酒。”
    “算了,还是我请你吧。”
    “啊...太感谢了。”
    “尼古拉斯先生,您喝酒怎么都戴着面具啊?”
    “习惯了。”
    “啊!是不是...我打扰到您了?要不,把刚才那两个...两个...叫回来?”
    “...”
    “那些海盗真的是通缉犯啊。我以前只在绞刑台上见过,天呐,没想到这里这么多...”
    “...”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就聊了起来。
    习惯了高脚杯优雅喝酒贵族小姐,不太习惯海盗这种大扎啤杯子,但也很新奇。喀秋莎看着隔壁桌那些海盗一口一口的闷,也学着这样豪气地喝。结果就是,没喝几盅,这姑娘一脸潮红微醺,看上去要半醉的样子,说话也有些大舌头。还越喝越来劲。
    “苏伦先生,我们要干杯么?我看他们都一口干了...”
    “你如果不能喝,就少喝点。”
    “我可以的,嗯...嗝儿~来,干了!”
    “...”
    苏伦看着略显无奈,可他要等情报,又不能现在离开。
    好在是,没等多久,之前那个鸡冠头男子来了,带来了苏伦需要的情报。
    .......
    苏伦走出了水手酒馆,肩上还扛着一个说着醉话,软绵绵的喀秋莎。
    他进去的时候还是正午,出来的时候就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天空中飘起了雪花。
    这一出酒馆,苏伦也发现了那个潜行在暗处的护卫。
    潜行手段很高明,普通感知根本察觉不了。
    苏伦也当没发现,扛着这醉酒的小姐,叫了一辆马车。
    不多时,马车在北城的星星旅馆门前停下。
    苏伦一下车,就看着一个焦急等待的老管家。
    一看到他们下马车,认出了人,立刻就迎了过来,“噢!小姐,您这是去哪儿了。”
    听到呼喊,喀秋莎似乎酒也醒了一点,这才费力地睁开了眼皮,认出了眼前的人,“赫伯特管家啊...我去喝酒...了,嗝~”
    苏伦把人送到了,便朝着管家道:“人送到了,我先走了。”
    管家:“先生,太感谢您了。”
    “不用。她也帮过我。”
    苏伦没多留,转身离开。
    .......
    苏伦回到了自己租住的旅馆。
    一路上他想了很多。
    脑子里不断回忆今天自己遇到喀秋莎的整个过程。
    但无论怎么想,都没觉得任何异样。
    像是一台完美的舞台剧,贵族小姐好奇平民的世界,微服私访,偶遇了善良的路人?
    就是因为这遭遇太完美了,反而让人觉得不真实,总觉得缺了什么。
    苏伦也假设过,这个喀秋莎是冲着自己来的。
    那么,她的动机是什么?
    “难道是占星术?又或者真是自己想多了?”
    苏伦最终得出了这个结论。
    而这时候,正好就已经来到了旅馆门口。
    笃!笃!笃!
    敲了门。
    吉克满脸恭敬地开了门,“老师,您回来了?”
    苏伦点点头,给他说了一句道:“我在隔壁,你有事儿叫我。”
    交代完,他便去了隔壁。
    刚得到的情报显示,太阳奴隶商会的那一批亚人会在三日后运走,押运队伍什么都很正常,一个常规的押运队和一些冒险者。
    苏伦把消息通知给了尤塔,打算到时候帮帮忙截下这批达鲁族人。
    趁着这两天时间,他可以弄一些高级傀儡和符文丝线出来。
    ps.抱歉,有点卡文,水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