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七百零五章 线人(下)

作品:雾都侦探  |  分类:言情小说  |  作者:虾写

    梁袭旁敲侧击:“也对哦,控制孤老会的人肯定派遣出亲信来剿灭叛徒。你们释放了什么信息,会导致人家派遣武装团体从海外赶到纽卡斯尔来杀你?”
    马斯没有回答,刘真道:“暗杀是更好的手段,不过暗杀需求较高,需要踩点,需要侦查,需要防备陷阱,同时还预备突破封锁线的能力。团队强袭就不需要那么多先提条件,用绝对武力碾压即可。最大的好处是,午计划动手,晚上就可以动手。暗杀从计划开始,对付你这样的专业人员,怎么也需要准备三五天时间。”
    梁袭道:“也就是说他逼迫他们只能强袭。他发出的信息不给对方暗杀时间。你们掌握了什么重要信息对不对?”
    马斯道:“长官们,我就是一个准备旅居英国的德国人。你们如果想逮捕我,我需要律师,我还要通知大使馆。”
    梁袭问道:“开始演了?”
    马斯一笑:“我不明白警官你在说什么。”
    梁袭怒道:“什么警官,谁和你说我们是警察?我们是血月,你不配合,我就代表月亮拷问你。”
    对讲机传来声音:“老大,警局派人来扫地了,对方说要见你。”
    刘真气笑拿起对讲机,好一会回复:“我知道了,让他稍等。”
    说完刘真看梁袭:怎么处理?
    人家是受害者能怎么处理?地上有把枪说不定还没有指纹。即使有指纹也可以解释反杀。就算非法持械,也是在自己家中,处罚很轻。不过过场怎么也得走。梁袭道:“送医院做一套信息采集……不是,是体检。再交给本地警局。毕竟不是二战,德国人来英国我们还是要欢迎的。”
    一边探员拉起马斯:“走吧德国老。旅居最好的选择还是法国,法国人特别欢迎你们德国人。英国不行。”
    刘真走道梁袭身边到:“大锤石。”
    “唉!花了三年折腾疯小妖,没想到老妖跑出来了。”是克里斯做的计划吗?基本可以排除克里斯嫌疑,因为计划需要资讯,需要信息,信息真真假假千变万化。要做出完美计划,克里斯就必须和外界不停的沟通以修正自己的计划。目前身处疗养院的克里斯几乎24小时都在监控之下,要策划一个完美计划难度很高。之所以24小时监控并不是因为调查克里斯,疗养院的监控是为了能第一时间帮助住客。此外,克里斯属于特殊关注对象,非亲属访客几乎见不到患者,亲属访客的拜访也有限制。
    从逻辑上思考,梁袭并不认为本次计划由克里斯布置和实施。老妖的存在也说明了克里斯策划能力的来源。就如同约翰一样,没有约翰,梁袭是不可能成为一名合格的侦探。
    梁袭道:“不过今晚的主角不是他们。”
    对于反恐办公室走到哪杀到哪的行为,不仅高层有些麻木,就连民间对如此重大交火也没有恐慌情绪。人们关注只有几个焦点:是谁?为什么?已经没有人讨论反恐办公室是不是用武过度,敢讨论的都已经被喷到退网。在民众心目中,反恐办公室已经成为国家级的神秘部门,类X战警和超级英雄的存在
    纽卡斯尔事件第二天,罗杰甚至被邀请到唐宁街10号和首相一起共进晚餐。罗杰知道肯定不是单纯的表扬,还包含了期待,期待他们以后开火前先备桉,先汇报,哪怕是行动前先打个电话也好。在莫名其妙的发生大规模交火情况下,面对记者的提问,发言人一问三不知,实际上罗杰知道的和他们差不多。
    罗杰在电话中婉拒了邀请,称自己上次投票给了反对派。他倒不是矫情,而是因为作为主管,他至今不知道刘真和一组探员去了哪。回来的探员面对询问回答:他们很好。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不管闲事。
    ……
    妹子挺好看,也挺耐看,被喷枪冲洗干净后,四肢分开被铐在一张床上。在其昏迷期间,探员还检查过她的口腔和身体。这么操持虽然可以确定其不具备自杀的能力,但场面实在是有些不雅。面对愤怒的眼神,刘真让探员们出去,从安全屋找了一套衣服给妹子换上,在此之前,妹子身上只是盖了一条毛毯。
    面对刘真的善意,妹子并不领情,当刘真为了换衣服解开一个手铐时,她就用腿发动攻击。不过她没想到刘真善恶两极,被踢了一脚的刘真抓起水管,摁住头,将水管插入其鼻孔。妹子立刻放弃挣扎,哀求眼神看刘真,刘真这才放过她。
    顺利给妹子换好衣服,刘真出来走到观察室,梁袭站立在玻璃后静静看着妹子若有所思,刘真问:“别装了,好看吗?”
    “装什么,她身材并不好。”梁袭道:“她做过健美训练,身体的肌肉破坏了整体美感。”卡琳力量很大,并且爆发力很强,但是卡琳身体并没有肌肉包。如今健身非常科学和专业,他们用食物辅助药物,通过训练可以增强身体某一块肌肉。
    拳击台上的专业拳击手肌肉并不会暴起,但是他们的力量和爆发力绝对超过同重量级别的健美运动员。
    对此刘真不同意:“我认为她进行适当的健美训练,整体看还是让人很有食欲的。”
    梁袭点头:“她花费时间健美,而不是锻炼和训练,说明她具备感性情绪。我这类人属于实用主义者,如果必须每天花费两个小时幸苦锻炼,我会选择耐力,体力,力量方面的训练,而不是为了身材更好而进行针对性的训练。”
    刘真道:“这是个好消息,我最怕就是他们孤家寡人,光棍又硬又臭。”
    “呵呵。”
    “嗨,我脱单了。”
    “恭喜。”
    “谢谢。”
    梁袭问道:“姐姐,你和面粉打交道很多年,凶人见过不少,也发展过很多线人。你觉得她可能与我们合作吗?”
    刘真道:“不好下定论。一方面我认为她挺怕酷刑,但是我不确定她怕不怕死。面对一个没有软肋的人,只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毕竟是请对方做线人,是一个长期的合作形式。身份还没查出来吗?”
    梁袭摇头:“没有,我没有把信息给小白,小白计算机水平有限,她更适合在职权范围内进行调查,如果要离开职权范围,我担心会打草惊蛇。应该谈一谈,关押的时间越久,她的价值就越低。”越迟释放,妹子的身份就越不受坏人信任。
    安排妹子通过法律逃脱,必然更让坏人怀疑,现在已经过去12个小时,得抓紧时间。想到这里,梁袭哀怨看了眼刘真:你下那么重的手干嘛?
    梁袭拉了椅子坐在妹子身边:“我是反恐办公室的顾问,时间不多,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吐口水的话后果自负。”
    妹子想到这些人无法无天,只能把口水咽回去。
    梁袭道:“我们需要一位线人,你符合这个条件。你如果不答应,我们会按照法律流程走,按照目前情况看,终身监禁一定是逃不了。由于你刚才踹了我们老大一脚,因此我们会让监狱特别关照你。如果你成为线人,当你打算离开孤老会时,我们可以给你提供身份,注意,是两个身份。美国,加拿大等几十个国家任你选择。我们要求只有一点:未来将你得知的不利于英国的消息告诉我们。比如准备对英国某人下手,绑架或者是刺杀。除此之外,你可以任意妄行,就算你灭法屠德也不关我们的事。”
    梁袭道:“你越迟答应,你的价值越低,你被怀疑的可能性就越高。做事不要拖泥带水。顺便说一句,我负责芬妮的葬礼,从这个寂寞的葬礼中你没有领悟一点别的东西吗?你认为如今的孤老会还是你认识的孤老会吗?”
    梁袭说完站起来伸手,一名探员抽出匕首交给梁袭。梁袭把匕首放在桌子上,桌子上还有一份反恐办公室线人协议书,只有纸质材料,简单说明了双方的权力和义务。做完这一切后梁袭离开,两名探员用钥匙解开了四个手铐,随后关门离开房间。
    摆在妹子面前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用匕首自杀或者拼命,结局必死无疑。第二个选择拿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虽然其中包含假意投降的可能,但是对于反恐办公室来说,时间不等人,不尽快释放妹子,妹子就失去了作为线人的价值。
    妹子站起来,松下筋骨,站立在桌子前思考片刻,抬头对摄像头道:“我有个条件,我要借助你们的手帮我除掉一个人。”
    梁袭声音传来:“如果对方是坏人,我们会非常乐意。”
    妹子不再说话,拿其笔签下自己名字,走到门口,门被拉开,她被请到另外一个房间,在这里她将和刘真进行半小时的会谈。同时围外探员开始布置安排妹子的逃跑路线,按照梁袭的想法,妹子要逃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再向自己人求救,以解释耽误的时间。至于细节等等,交给了探员负责,毕竟梁袭策划过的几乎所有计划都会出现问题。探员虽然也不是专业策划师,但好歹有几个探员曾经担任过特种部队的行动队长,具备一定的策划能力。
    对此梁袭当然表示不满,但是在看完计划后梁袭不吭声。这个逃脱计划简单粗暴,但是很真实。作为一个逃亡者,我为什么要记那么多细节?我不知道手机去哪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到的藏身点。将所有有可能存在破绽问题简单粗暴的掩盖。
    探员计划如同业主自主装修,虽然整体感不强,但质量有保障。锤石的计划如同有实力的设计装修公司,从头到脚,从天花板到地缝全部考虑在内,非常周详与紧密。梁袭的计划如同开发商的精装修房,看起来不错,但是质量无法保证,哪都可能出问题。也不是不敢保证,毕竟可以保证绝对有质量问题。
    梁袭没有留在安全屋,一来妹子向刘真所说明的资料还需要验证和整理,二来是梁袭接到了尹莎的电话,称菲奥娜工作有重大突破。菲奥娜从芬妮的手机缓存中发现一个神秘乱码,这个乱码是电话号码,必须通过相对应的解密硬件才能破解号码,这么没用的信息自然不是重大突破。重大突破是乱码之前有一个正经的电话号码。
    菲奥娜认为芬妮曾经拨打接线员电话,但是拨错了号码,电话没有接通,但是手机记录了号码。而乱码是芬妮拨对了号码,与接线员通话时,号码随之被加密成乱码。拨错号码最可能只是拨错了一个数,通过技术手段菲奥娜确定接线员在英国威尔士,并且列出两百多个可疑目标,现在需要梁袭回刀锋协助排查。
    梁袭一听就一头两个大,两百多个?你不如过两万多个,反正都会累死自己:“叫上罗密欧。”
    刀锋一个接线员线人,反恐办公室一个高管线人。什么犯罪团伙,你怎么玩?一只脚跨入英国等于一只脚跨入监狱。
    线人和卧底还有内奸性质并不相同。首先是卧底,卧底区别最大,他们是警察身份,和犯罪团伙是敌对关系。他们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卧底才能获得信任并且到达一定的职位,可以说是最危险的岗位之一。内奸和线人看起来相似,都是协助警方的人,区别在于内奸需要帮助警方进行一些行动,比如安装窃听器收集证据等。内奸有两类,一类是仇恨团伙,一类是被警方要挟。
    传统意义上来说内奸和线人差不多,但真正的线人和警方属于合作关系,不会做任何威胁自己安全事情,警方也未必会用到这个线人。线人在法律意义上属于警方保护的目标,警方也会评估线人的价值,当线人没有价值时,就会单方面终止合作。线人之所以给警方提供警方需要的信息,并不全是被要挟,一个可能是想赚线人费,一个可能是对警方有要求,比如给自己在战火蔓延的亲人身份,以方便他们离开。此外线人背叛警察可能很高,与内奸不同,内奸从利益角度来说已经和警察捆绑在一起。
    真正的线人是刀锋此前为了反恐安排的战术,比如阿人聚集区的便利店老板,他对宗教持平澹心态,又嗜钱如命,就可以发展此人成为线人。老板给了线索和消息,就可以从警察那拿到一笔线人费。
    而反恐办公室收服的妹子说是线人,实则是内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