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2661章 得寸进尺

作品:都市沉浮  |  分类:都市小说  |  作者:易克1

    徐洪刚听了道,“保山,那你回去后帮我了解一下情况。”
    洪保山点头道,“好。”
    徐洪刚略一沉思,又交代道,“这事不要声张,明白吗?”
    洪保山疑惑地看了徐洪刚一眼,心里虽然不解,但也没有多问。
    徐洪刚又道,“保山,以后你们市检内部需要上报的材料,你先送过来给我审阅。”
    洪保山听到这话,一下迟疑起来,这明显是不合规定的。
    见洪保山面露难色,徐洪刚盯着洪保山道,“怎么,有难处?”
    洪保山回过神来,碰上徐洪刚的眼神,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刚刚的迟疑让徐洪刚不满了,赶紧道,“徐市長,没问题。”
    徐洪刚这才满意地笑笑,“好,辛苦你了。”
    徐洪刚说完看了下时间,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先赶紧回去了解一下这个事,晚上一起过来吃个饭。”
    洪保山微微点了点头,站起身道,“徐市長,那我先回去了。”
    徐洪刚嗯了一声,跟着起身将洪保山送到门口,又道,“保山,好好跟着我干,我不会亏待你,将来我一定推荐你当市检的一把手。”
    徐洪刚再次用上了自己的惯常伎俩,给下面人画大饼,封官许愿,让别人死心塌地为他做事。
    洪保山听到这话,却是苦笑了一下,将来没发生的事,他压根不敢抱多大的幻想。
    徐洪刚亲自把洪保山送走后,这才转身走回办公室,因为鼎元开发公司这事,徐洪刚冒出了直接插手市检工作的念头,原本孔杰当上了市检的一把手,因为对方是吴惠文推荐提拔起来的,所以徐洪刚对市检的工作也没过多去關注,因为他清楚孔杰不一定会买他的账,再者,他担任市長这半年,春风得意志得意满,也没空去理会市检那摊子,所以之前徐洪刚都没怎么去干预市检的工作,这也是他最近比较少见洪保山的原因,并不是洪保山不愿意到他这来。
    而现在,谢伟东说的市检的人在调查鼎元开发公司这个事,这让徐洪刚不得不警惕,洪保山这时候就派上了用场,通过洪保山,徐洪刚可以直接干预市检内部的工作。
    琢磨了一下心事,这时,办公室门再次响起,徐洪刚喊了声进来,这回进来的是办公室主任邵冰雨。
    徐洪刚抬头看着邵冰雨,“邵主任,什么事?”
    邵冰雨道,“徐市長,还是关于您的秘書人选,您身边一直没秘書也不行,要是一直挑不到您满意的人选,就从全市范围里选拔?”
    徐洪刚听了,立刻摇头道,“不用搞得如此兴师动众。”
    选个秘書搞得沸沸扬扬的,徐洪刚无疑是不愿意的,再者,他现在要的是信得过的靠谱的秘書,搞个大海选也没什么用。
    邵冰雨便又问,“徐市長,那您的秘書人选……”
    邵冰雨不得不操心这个事,毕竟她是市府办主任,徐洪刚的秘書一直空缺着,对工作的上传下达是极为不方便的。
    徐洪刚想了想道,“这样吧,我再考察考察,秘書人选的事儿,我会尽快定下来。”
    邵冰雨听了,不由点了点头。
    徐洪刚问道,“邵主任,还有什么事吗?”
    邵冰雨摇了摇头,道,“徐市長,那我就不打扰您了。”
    徐洪刚瞅着邵冰雨离去的背影,尤其是看到邵冰雨那苗条有致的身段,心里头的火又被悄悄点燃了起来,徐洪刚发觉自己现在对女人似乎有越来越大的需求,虽然有时候有心无力,但只要吃点药,立马就又精力旺盛。
    看着邵冰雨,徐洪刚就想到了宋良,心想宋良那家伙要是那方面不行,干脆自己将邵冰雨搞到手得了。
    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徐洪刚砸了砸嘴,眼下和宋良的走动多了起来,暂时还是别去干刺激宋良的事,倒是得再安排个机会,让宋良和邵冰雨有实质性的接触,这样才能有把柄拿捏宋良。
    在办公室里又呆了小半个小时,看了下时间,已经下班了,徐洪刚便收拾了下东西,直奔会所。
    约莫六点多的时候,徐洪刚接到了洪保山的电话,就给洪保山发了会所的地址,让洪保山直接到这来。
    这还是洪保山第一次到徐洪刚经常呆的这个私人地方,会所内部装修高档奢华,洪保山进来后只是简单瞄了几眼,就对徐洪刚有了另一层认识,暗道徐洪刚很很懂享乐。
    徐洪刚请洪保山坐下后,第一时间就问道,“保山,弄清楚了吗?”
    洪保山摇头道,“徐市長,我了解过了,我们内部并没有在调查跟鼎元开发公司有关的案子。”
    徐洪刚皱眉道,“会不会是连你也被蒙在鼓里?”
    洪保山道,“也有这个可能,毕竟检里的分管领导好几个,再者,也不排除是孔检直接抓的保密的案子,当然,这些都不一定,只有问孔检才最清楚。”
    徐洪刚脸色有些难看,问孔杰就不用指望了,真要是孔杰亲自抓的保密的案子,他问孔杰就是白问,对方绝对不会告诉他。
    沉思片刻,徐洪刚拿出手机给谢伟东打了过去,白天谢伟东的人短暂扣过那两个市检的人,如果要是有记下名字,那就好办了。
    电话接通,徐洪刚径直问道,“伟东,你们的人有看清楚白天那两个市检的工作人员姓名吗?”
    谢伟东愣道,“市長,这我也没留意,我赶紧问问。”
    徐洪刚道,“嗯,你马上问,我现在就等你电话。”
    徐洪刚说完挂了电话,转头对洪保山道,“保山,你先稍等一下。”
    徐洪刚说着,开始招呼洪保山吃饭。
    仅仅只是过了两三分钟,谢伟东就打了过来,跟徐洪刚汇报道,“徐市長,我问了,底下的人也忘了去记名字,不过要是人站在眼前的话,他们肯定认得出来。”
    徐洪刚听得直翻白眼,特么的,没名字你让我上哪找人去?
    “行了,那就先这样。”徐洪刚不耐烦地挂掉电话。
    把手机搁到一旁,徐洪刚脸色阴郁,现在这样,无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市检的人。
    突地,徐洪刚眼神一亮,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当即对洪保山道,“保山,你把你们市检内部的人员档案资料弄一份给我,如何?”
    洪保山愣了一下,徐洪刚这个要求显然又让他有些难办,但洪保山这次也学乖了,很是爽快地应下,“徐市長,我尽量去弄,但可能要花费点时间,毕竟我们整个系统的人也不少。”
    徐洪刚继续道,“保山,尽快弄给我,最好是今天晚上就能弄过来。”
    洪保山苦笑了一下,徐洪刚这是典型的金口一开就要结果,压根不管他这边容不容易办,其实他要办还真不难,但洪保山主要是有些顾虑。
    迟疑片刻,洪保山问道,“徐市長,是只要我们市检的,还是包括下面各区县的也要?”
    徐洪刚眉头一拧,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上面,想了想,徐洪刚道,“先把你们市检的弄过来再说,其他的先不用。”
    徐洪刚这会的想法很简单,如果能从市检里面的人找出来,那直接就省事了。
    洪保山微微点头,没再说话。
    一顿饭吃得有些仓促,洪保山吃完后就匆匆离开。
    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徐洪刚已经快准备睡下,洪保山又打来了电话,“徐市長,您休息了吗?”
    “保山,有事你尽管说。”徐洪刚一下来了精神,问道,“你是不是已经拿到你们系统的人员资料了?”
    “嗯,我刚让人复制了一份到U盘,徐市長您要是还没睡,我这就给您送过去。”洪保山说道。
    “好,做得好,保山,辛苦你了,你直接送到会所这边来。”徐洪刚说道。
    “那我这就过去。”洪保山点头道,他之所以会搞到这么晚,是因为专门等到了十一点时,市检大院已经没多少人,洪保山才让手下从系统内部的电脑里导出了人员档案资料,这个事也就是他作为单位的副职才能利用职务之便找人去做,但出于谨慎,洪保山仍是让手下等到深更半夜才偷偷去搞这个事。
    两人结束通话,徐洪刚穿着睡衣起身,旋即又给谢伟东打了过去,道,“伟东,你马上带上见过那两名市检工作人员的手下过来。”
    “现在?”电话那头的谢伟东听得一怔,下意识看了下时间,这都快12点了,艾玛,这么晚了,徐洪刚要干嘛?
    “就是现在,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徐洪刚一脸烦躁道。
    没跟谢伟东多废话,徐洪刚直接挂了电话,没多久,徐洪刚先等来了洪保山,对洪保山此次办事十分满意的徐洪刚,满脸笑容地起身相迎,“保山,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
    徐洪刚边说边搭着洪保山的肩膀走向沙发,亲自按着对方的肩膀坐下,态度再亲切不过。
    洪保山这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递给徐洪刚,边道,“徐市長,这就是您要的人员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