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228章 有何打算?

作品:藏珠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云芨

    路过昭国公在京府邸时,太子命人停下车,说道:“行了,你回去吧。”
    燕凌跳下画,嘻嘻笑着道谢:“谢殿下相送。”
    太子翻了个白眼,从车窗探出来:“你就得意吧!孤就当看在你今日遭了罪的份上。”
    燕凌哈哈一笑:“殿下仁慈。”
    目送太子的驷车远去,燕凌转身回府。
    一踏进府邸,他脸上的笑就收了起来,和刚才没脸没皮的少年判若两人。
    “请几位壮士过来。”他吩咐。
    “是。”侍卫抱拳。
    薛易三人进了小厅,正要行礼,就叫燕凌给扶住了。
    “几位不必多礼。”
    薛易还好,早就猜到了他的身份,纪三娘兄妹今日真叫大起大落,早上还走投无路,只能铤而走险,现下就变成了公侯的坐上宾,这心理都没调适过来。
    所以说,他们冲撞圣驾非但没有被抓,还被太子亲自勉励了一番,这些都是真的?怎么就这样了呢!
    兄妹俩还晕乎乎的,薛易已经将太子的赏赐奉了上来:“公子,今日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这些金银,原不该我们得,就此奉还。”
    燕凌摆摆手:“这些都是小事。我今日既然出了手,就不能无功而返,先说说你们的事吧!你们要救那位义兄,是吗?”
    薛易点了点头,却听纪三娘问:“薛大哥,方才太子殿下问,我原想提这件事的,你为何不让我说?燕二公子已经帮了我们很多,这事又这么复杂,让他出面,岂不是得罪那些人?”
    薛易闷声道:“这不是我们的功劳,这样冒领,已经是不得已,又怎么能厚着脸皮认了?”
    “可是……”
    燕凌笑着说:“你们当时不说是对的,太子虽然传闻中有些……但其实品性单纯,如果你们说了,他就会直接把事情抖出来,甚至闹到陛下面前,这样就不好了。”
    纪三娘更不解了:“闹到陛下面前,不就能把那些贪官给了结了吗?为什么不好?”
    这回答的却是薛易,他叹息着道:“纪三妹,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如今这个天下,衙门官官相护才是常态。从上到下都是如此,多少达官贵人牵涉其中。倘若认真查下去,说不准就会连累到哪家皇亲国戚……陛下又能怎么办呢?”
    他这话说得委婉,真正的意思应该是,陛下并不会愿意打破这种平衡,因为那些都是他默许的。
    纪三娘听得生气:“照薛大哥这么说,竟是根子里就烂透了?”
    那位一直沉默的胡二哥说道:“三妹,你不要为难薛大哥。你想想,他捕头当得好好的,为什么会辞工回家?还不是让人排挤的。你平日可能没留意,每回酒后,我们大哥也是长嘘短叹,他虽然想匡扶正义,可平日看到的都是不平事,着实有心无力。”
    纪三娘呆了呆,最终把期盼的目光投向燕凌:“燕二公子,那我大哥还能救吗?”
    燕凌笑了笑:“纪姑娘别急,救柯捕头一人还是很简单的。”
    “这会不会连累燕二公子?连陛下都不想管,那你……”
    燕凌道:“我说了,救他‘一人’还是简单的,只要不动他们的利益链。这事也用不着我亲自出面,只消东宫派个人去衙门走一趟,令兄很快会没事。”
    凭他在太子面前的脸面,叫东宫派人传句话,不过动动嘴皮子的事。
    纪三娘这才安下心:“能救回大哥就好……”
    尽管如此,刚才那些话给她带来了冲击,总觉得不得劲。
    事情说完,薛易等人很快告辞了。
    临行前,燕凌问他们:“你们日后有什么打算?”
    纪三娘道:“大哥这个捕头,大概是做不成了。我们或许会回故乡吧,就看大哥怎么决定。”
    薛易沉默片刻,方才答道:“薛某还没想好,离家日久,或许也会回乡供养老娘。”
    燕凌就道:“京城的事,我委实无能为力,但如果你们愿意去关中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写一封荐书。或者投军,又或者继续干老本行,至少不必埋没这一身本事。”
    其他人还罢,纪三娘惊喜:“我也能吗?”
    燕凌点了点头,说道:“你们今日见过徐三小姐了吧?她手底下就有这样一对擅长追踪的兄妹,我羡慕得很,可惜自己手里没有这样的能人。倘若纪姑娘愿意,我求之不得。”
    纪三娘虽有一身本事,可因为是女子之身,从来投效无门。没想到燕凌竟然这么说,她脱口说道:“怪不得都说昭国公仁义,今日见了燕二公子,方知传闻不虚。”
    她已经心动了,连连去看薛易和义兄。
    胡二哥还罢,他们三兄妹向来共同进退,等大哥出狱,他们说去哪里就去哪里。
    薛易却是犹豫了片刻,方才说道:“多谢公子好意,在下还要再想想。”
    燕凌知道他是托词,但并不在意。薛易本是公门中人,见过那些黑暗污浊,心里有顾虑也正常。他不过是爱惜英雄,才提出这番建议,对方不愿意的话也不会强求。
    临走前,薛易取出背上的刀:“公子,这是您当日买下的,今日才有机会奉上。”
    燕凌笑着摆手:“这确实是把好刀,但我是用剑的,你给了我也用不上。那一万两你也不必放在心上,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亲自把银子送回来。到时候,不但一文不少,说不得还会添上不少利息。”
    薛易想了想,也就没坚持,只道:“大恩不言谢,他日有缘再报。”
    说罢,三人告辞离去。
    看着他们出了门,燕吉忍不住说:“公子,这薛捕头也太不知好歹了吧?您亲自写荐书,他还不愿意。”
    燕凌不以为意:“他早晚会用上的。”
    “咦?”燕吉惊讶,看看左右,压低声音,“您想好法子收拾他了?”
    燕凌忍不住敲了他一下,呵斥:“说什么呢?他这个性子,难道就栽这么一次跟头?尘世污浊,他越是清流,越是容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