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八十四章 夜探朱雀殿

作品:启元之界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保弛耕心

    子夜,诸葛家。
    沙立返回客房,探了探还在酣睡的小丹。吴寞则在另一个房间静坐冥思,显然正在修炼之中。
    他来到院子中踱步,逐步消化方才诸葛紫芯向他提及的事。由于天生魂力强大,他自然可以察觉出诸葛紫芯在说那些话时,情感不像是伪装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说的所有话便是事实。
    即便一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组合起来也未必是找寻真相的路标,也有可能是使人误入深渊的推手。
    “还有,那个藏在诸葛紫芯闺房帘子之后的人是谁呢?修为倒是比她还要高些。”
    沙立思索间,抬头看了一眼天上明月,不禁想起了凯风。捏了捏下巴,竟是有些诡异地笑了起来。
    “凯风什么时候才能像她那般......”沙立双手往空中的月亮上下比划,“前凸后翘?”
    “老大,你这是在练习什么招式么?怎么看起来怪怪的?”
    听到身后传来的话音,沙立马上停下手中的动作,尴尬地大幅度甩了甩手没有转身。
    “宴会之时,你和小丹都揍了人,我没揍上,这不是有些手痒吗?”沙立转过身来问道:“你不是在修炼么?”
    “你回来时我早已察觉,只是当时未竟全功,不便起身。”吴寞点点头道。
    “对了,诸葛紫芯找你去,可是与朱雀石有关?”
    沙立便将与诸葛紫芯面谈之事告知吴寞。
    当然,有一些细节他该省则省。毕竟,吴寞还小。
    吴寞听完沙立所述,沉思良久后说道:“老大,不如我们去朱雀殿瞧瞧吧?”
    “朱雀殿?去那作甚?”沙立没想到,吴寞听完他的话后,最先想说的竟是这句。
    “师父曾言,要想了解真相,就得到离真相最近的地方。我们不是要找朱雀石吗?既然那诸葛大婶,啊不,诸葛紫芯都说了,朱雀殿是朱雀石最后出现的地方,没准我们去那还能找到什么线索。”
    吴寞显然被小丹之前对诸葛紫芯的称呼带偏了。
    沙立凝神看了吴寞一眼,却是有些哭笑不得。吴寞师父说的每一句话都对,可为何用在这里总感觉很是违和?
    “话虽如此,可是朱雀殿毕竟只是一个存放朱雀石的地方,据诸葛紫芯所言,当晚并未发生激烈打斗。况且,即便有什么线索留下,这么多天过去了,也早已被诸葛家收拾打扫过了。去了,估计也看不出什么。”
    “老大分析的在理。不过,没准我们可能会有些意外的发现。左右也无事,索性就去看看呗。”
    沙立:“......”
    听了沙立的分析后,吴寞竟然还是坚持要去朱雀殿走一遭,这倒让沙立有些不好拒绝。
    “那好吧。既然你这般坚持,我们就走一趟。不过朱雀殿毕竟是诸葛家重地,会有人把守也说不定。我们得小心行事。”
    “那老大我们这就去吧!”
    看着吴寞一脸期待的模样,沙立不得不怀疑,这小子该不会是太长时间没出来玩,对于暗夜潜入之事觉得特别新奇刺激?
    “不过小丹怎么办,将她一人放在这里,我可有些不放心。”
    “咿恰,我也去!”
    沙立话刚说完,左腿便被一团绵软紧紧地抱住。
    “小丹!?”
    沙立与吴寞同时惊呼。
    “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妮子越发神出鬼没了。”沙立瞄了一眼小丹方才出现的虚无处,“老实交代,你在这里藏了多久了。”
    “咿恰恰,沙哥哥回来给我紧被子时我就醒了,只是当时正好梦到好吃的,就继续睡过去了。”
    “后来我迷迷糊糊地听到沙哥哥和他......吴寞在说朱雀殿的事,就偷偷的靠近些。”
    “难得遇到这么好玩的事,沙哥哥居然不打算带上我,哼!”
    小丹劈里啪啦地说了一通,最后居然抱怨起沙立来。
    沙立一阵无语地看着两人,无奈道:“好。那就一块去吧,可不许声张。”
    小丹如青鹂啄谷般点着头。吴寞却道:“可是老大,这诸葛家这么大,要找那朱雀殿可不容易。”
    沙立笑而不语,拿出一块黄色的锦石,神秘兮兮地道:“还好,我有这个。”
    他先前被那女侍领往诸葛紫芯闺房时,一路上经过不少宅院,突发奇想,随口问了女侍有没有诸葛家的府院图纸。不曾想,那女侍竟当场给他印制了一份。
    当时沙立的确有些意外,不过想想,倒也清楚这女侍为何这般慷慨大方。
    于是三人便将气息压到最低,在这明月朗朗的夜晚,按照那女侍所赠的地图开始了对朱雀殿的潜入行动。
    沙立在前探路,小丹居中紧跟,而吴寞却是煞有介事在最后左右顾盼,一副颇有经验的样子。不过,他身后那根长长的“怪棍子”实在过于显眼。
    “这就是,朱雀殿?”
    吴寞看着这座与所有宅院都不相连通的大殿面露疑惑。大殿倒也算得雄伟,设计风格和建造用材都颇有古朴的气息。
    只是,尽管大殿之内光亮通透,在这处角落颇为显眼,但周围竟无一人守卫。这令吴寞怀疑他们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按照地图所指,的确是这里不错。”
    沙立捏着下巴,若有所思道。
    “咿恰,没人守着不是更好吗?快进去瞅瞅吧。”小丹的小脸在月色下闪着兴奋。
    “走!”沙立点点头说道。
    既然已经来了,肯定是要进去看看的。再怎么说,他们受命来到诸葛家,本就是来查案的。而朱雀殿就是案发现场。
    “我和沙哥哥进去就行了。你在外边守着,给我们把把风。”小丹一只手叉腰,一只手伸出,拦住跟上来的吴寞。
    看着小丹一副很有经验的模样,吴寞有些无语。她的话倒是不错,只是夜探朱雀殿本是自己提出来的,此时小丹却要让他在此望风,他心里自是不愿。他向朱雀殿内望了一眼,不知为何,突然间,那里就像一个充满神秘的未知之地,深深地吸引着他,令他满是不舍。
    沙立见此,摇头轻笑,一把抱开小丹,对吴寞说道:“别听小妮子胡诌瞎说。”
    三人进入殿中,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静静矗立在大殿正心之处的一座祭坛。
    祭坛呈八角形状,由底座向上逐渐变小,唯有对着正门一面造了阶梯,供人向上。
    “老大,好像这大殿也与那祭坛一样,呈八角状。”
    吴寞进来后,先是看了八角祭坛一眼,随后环视整座大殿。谁知他话一出口,虽声音并不算大,确有几道回声接连传来,震动三人耳内嗡嗡作响。
    “幻音石?”
    沙立轻念一声,往脚下一看,心中已有计较。他将吴寞与小丹招身边,在他们耳边轻声嘱咐,不要大声说话。
    吴寞传音问道:“老大,这个诡异的回音是怎么一回事?”
    “这叫幻音石,会将声音放大数倍后,返回到说话者耳边。但它这种效用有触发底线,只要我们尽量轻声耳语就没事。看看你们脚下,这种毯子,是用特殊的材料制成,基本不会让行人生出脚步声。”
    方才进殿,只顾着看八角祭坛,此刻听沙立提醒,小丹与吴寞这才感觉出脚下的柔软。
    “咿,恰,沙,哥,哥,你,看,好,大,一,只,鸟。”小丹双眼盯着一面由幻音石筑成的墙面,小嘴夸张地开闭着,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用传音吧。”沙立轻轻白了她一眼后,向那面墙壁看去。
    只见那高逾三丈的墙面上,绘着一副巨大的赤色大鸟,借助大殿各个角落安放的硕大照明锦石,沙立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巨画上,鸟翼与鸟尾处向外延申出的修长鸟羽。这幅画描绘的是赤鸟的腹部一面,它好像在凌空向上展翅,每一道鸟羽上彷佛都有赤焰燃起。画中它的双目中带着孤傲与不屑,似乎要冲破这天际。
    “这鸟的翅膀上,怎么空出来一小块?”
    站在前方的吴寞的传音引起沙立的注意,他走近一看,在壁画上这只赤鸟左右两翼尾部,确是出现了一块圆形的空白。上边像是被某种透光材料填补,在照明锦石的柔光下,隐隐发亮。
    “咿恰,这边也有,这些都是大鸟呀!”
    小丹的传音让沙立与吴寞同时偏头,却见她快速地沿着墙角绕行,小小的脑袋保持着仰视的姿势。
    于是,他们也顺着小丹的方向走过去。才发现,原来除了正门和与后门所在的那面墙,其余六面墙上都绘上了这赤色巨鸟。
    在这六面壁画中,巨鸟或飞或立,或抬首傲天,或曲项顺羽,不管姿态如何,总有一个或两个圆形空白出现在身上。
    沙立一遍遍地仰头观看壁画上的巨鸟,准确的说是看着鸟身上的圆形空白,陷入了思索。他总感觉,这些空白出现的位置,好像在何处看过。
    “啊!”
    一声痛叫自殿中发出,随后便是接连几道震耳欲聋的回音传来,沙立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赶忙运气封闭听觉。
    待殿中恢复寂静,他看到吴寞跌在地上,双手捂嘴,似是不想让自己发出声来。
    而他的前方,离那八角祭坛约一丈处,红色的透明屏障凭空出现,呈八面形态,将祭坛围起。
    八面屏障不断向高空延申,且不断变窄。
    最终,相交于一面悬空的八卦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