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叛逆期

作品:首辅大人有妖气  |  分类:言情小说  |  作者:柯遥42

    解送囚犯的车队不知为什么停了下来。
    月亮又升起了一些,刚刚好将瑕盈乘坐的囚车笼罩在淡淡的月华之下。
    青修仍旧有些在意地盯着囚车里一动不动的瑕先生,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队伍的后方快步走来。
    青修一眼就认出了来人——这正是不久前曾与他和匡庐交手的杜嘲风。
    他果然在这里。
    匡庐也听见了远处车队骤然停下的异样,“他们在做什么?”
    “不知道,那个天师来了。”
    “杜嘲风么。”
    “大概是吧。”青修有些不耐烦地回答。
    青修和匡庐都屏息凝神,只见杜嘲风命人打开了囚车,然后探了半个身子进去,将耳朵凑到瑕盈的嘴边,好像在费力地听他着什么。
    望着这一幕,即便知晓这多半是假的,青修的手也几乎要把石块的棱角给握碎——囚车里的瑕盈自始至终一动不动,倘若瑕先生与人说话时真的要维持这样的姿势,那就意味着他几乎被人断了手脚的筋脉,只能如同废人一样仰面躺着。
    ……不可饶恕。
    即便是对瑕先生的替身做这样的事,也一样不可饶恕!
    杜嘲风很快离开囚车,向后面的人下了一声命令,只是离得太远,他的声音淹没在风雪之中。
    但是很快,青修就明白发生了什么,有官差端着一碗水跑到了前头,那人将水碗递给杜嘲风,杜嘲风拉开囚车的木门,将水碗递到瑕盈的嘴边,然而瑕盈却好像昏过去了似的,脑袋微斜,撞在了囚车的栏杆上。
    杜嘲风手中的水碗跌在车上,他飞快地扶起昏厥过去的瑕盈,想要去掐按对方的人中。
    青修的眼睛就在这时睁大了——
    那具似乎是假冒货色的瑕盈身体就在这时剧烈地抽搐起来,方才还几乎难以动弹的手脚挣扎着推开杜嘲风的手,而他的脸颊、手腕……所有被杜嘲风碰过的地方都迅速留下鲜红狰狞的伤口……
    这是先生最为致命的弱点。
    如果这是先生金蝉脱壳留下的假替身,那他不可能平白无故暴露这一点。
    而除了他们几个一直跟在先生身边的人,世上不可能还有其他人知道先生不能忍受他人的触碰……
    青修感觉自己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这个瞬间绷断了。
    “是先生……”青修身上的气息陡然尖锐,“那就是先生——!”
    “青修——”
    来不及了,青修已经像一支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
    这正中杜嘲风的下怀。
    几乎在青修暴露的一瞬间,一直潜伏在暗处的暗哨就立刻切断了他的后路,杜嘲风直接把这孩子交给了布置在这一带的暗哨? 自己则一个人疾速向匡庐飞奔而去。
    后者没有半点要逃的意思? 老人怀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月琴,在杜嘲风召出金拂尘的一瞬? 弦音唤来凛冽的北风? 一只由风雪与碎石凝成的大手握成了拳头,挡住了杜嘲风的迎头一击。
    风雪与碎石应声而碎? 如同崩裂的雪山,老人皱巴巴的手指奏起慷慨而激烈的战歌? 一只再次随风而起的尘埃之手拂开了青修身边的暗哨? 青修踩着这只手腾跃而起,稳稳落在了囚车旁边。
    青修的眼睛早已经红了,他忍着眼泪跑到门边,小声喊“先生”“先生”? 但囚车里的瑕盈皱着眉头? 除了一点微弱呼吸带来的起伏,再没有半点动静。
    少年自己钻进了囚车的车门。
    “我带您离开这里……”
    青修哽咽着从怀中取出了自己的红眼睛布偶,正犹豫着要抓先生的哪只手时,他忽然怔住了。
    ——这个瑕盈的右手手心,没有任何伤口。
    青修颤抖的呼吸瞬间止息。
    他侧目望向不远处的匡庐? 老人与杜嘲风之间正在鏖战,在激烈的乐声之中? 沙尘与风暴在峡谷中发出惊人的回响……
    “匡庐!”青修带着哭腔喊了一声,“被骗了……我们被骗了——”
    老人笑了一声。
    ——那不然呢?
    匡庐闻着风的气息? 有些吃力地躲过杜嘲风接连不断的攻势。
    “你先回去!”老人梗着脖子低吼了一声。
    “想好事——”杜嘲风一记拂尘打中老人的右手,“这次还想跑?”
    月琴的四根琴弦应声而断? 峡谷两侧的山石几乎同时炸响? 巨大的轰隆声从大地深处传来? 匡庐丢下月琴,突然以胸膛撞向杜嘲风的金拂尘,然而杜嘲风收手更快。
    他单手钳制住匡庐的左肩,毫不留情地折断了老人的肩骨。
    从两侧滚落的巨石几乎填满了整个峡谷的道路,除了杜嘲风他们所在的这一截——十几个暗哨同时出力,以灵力为伞网挡住了这些飞落的大小石块。
    这些泛着青绿色的光芒像一块轻盈的纱布,稍一抖落,便将这些石头移去了别处。
    一切尘埃落地。
    “老人家,收手吧。”杜嘲风的声音毫不留情。
    匡庐也挣扎着抬头,想朝着青修那边再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唉。
    不让来的时候,非要来;
    来了让走,又不肯走……
    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会这么难带啊……
    杜嘲风踩着匡庐的后颈,侧目望向不远处被暗哨捉住正在发疯的少年。
    “回天箕宫。”杜嘲风说道。
    “天师,我们要留两个人在这儿等魏大人吗?”
    “不用了,等他回来,自然会知道发生了什么。”杜嘲风重新看了一眼脚下的匡庐,冷声道,“把这两个人押进刑囚室,我亲自来审。”
    ……
    远处的轰隆声响彻云霄,冯易殊不由得停下脚步,脚下震颤的大地让他整颗心都揪了起来——今晚岱宗山果然出事了!
    他不会已经来晚了吧?
    声音是从西北方向传来的,和陛下的行宫不在一个方向,冯易殊一时犹豫,现在到底是应该继续往行宫那边走,还是去刚才地动山摇的地方看一看?
    正当他犹豫的当口,他忽然听见有人从高处喊他。
    “五郎?”
    冯易殊抬起头,见魏行贞从几丈高的山腰处踩着峭壁腾跃而下。
    魏行贞很快平稳落到冯易殊的面前,“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家里有事?”
    冯易殊一见魏行贞还好好得,知道自己多半是赶上了,顿时喜不自胜,他激动地上前,一把抓住了魏行贞的手臂,“姐夫!”
    魏行贞皱眉,“……干什么。”
    “你——今晚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