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354章 成功背后的代价(第一更!)

作品:抗日之敌后争锋  |  分类:历史小说  |  作者:574981

    “长官,外面进攻我们的救国军好像撤退了!”遭到攻击的炮楼里面,曹长带着迷茫报告。
    “派几个皇协军出去侦查一下,看他们是不起真撤退了……”小鬼子也很不解。
    今晚这场仗打得实在是太憋屈了。
    虽然后来自己改变打法,但无论自己怎么示弱,进攻炮楼的救国军士兵都不上当,冲到炮楼外面一百多米停下了,不管炮楼是不是对他们射击,他们都不再逼近炮楼。
    抱着多杀一个救国军是一个的想法,小队长只能把打法改回去,只要救国军一出现在炮楼外面就开火。
    双方子弹你来我往,打得非常热闹,但二十分钟过后,炮楼外面竟然没有留下一具救国军士兵尸体,就算有救国军被打死打伤,旁边的战友也会第一时间把他拖回去……
    现在连枪声停了,刚才佯攻炮楼的救国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对方真的撤退了,那自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只能一直憋着……
    外出侦查的伪军半小时后回到据点:“长官,刚才进攻我们的救国军全部撤回他们自己阵地,炮楼外面非常安全,连一具救国军尸体都没有……”
    “八嘎……”小队长憋在肚子的火气马上转为愤怒,一拳砸在炮楼墙上,皱着眉头骂起来。
    “这帮救国军太嚣张了,还真把我们当成练兵对象,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简直是我们的奇耻大辱。”
    “马上报告中队长,敌人被击退,炮楼已经安全,他不用派增援部队了……”
    “巡逻队恢复正常巡逻状态,不能让一个中国人从我们负责的封锁线穿过去。”
    发生在东回镇的这场交火因为规模小,没有炮楼被攻陷,就连炮楼驻军的伤亡也微乎其微,驻守封锁线的日军并没有太当回事,也没往上报,消息到了中队长手里就截止了。
    此时此刻,周成正带着部队急行军赶往县城。
    为了避免暴露目标,部队尽量挑选人迹罕至的小路走,虽然多走了一个多小时,但行军的隐蔽性达到了? 而且按时赶到隐蔽点……
    平定县城北面的战场上? 休息一晚的日军驻地重新变得热闹起来。
    大队长浅川少佐一吃完早饭就来到前沿阵地,举起望远镜观察正对面游击队的情况。
    部队昨天晚上休息的时候? 挡在前面的游击队显然没有休息。
    才一晚上时间? 前方五六百米位置竟然横空冒出来两条战壕。
    站在旁边的几个小队长,全都一脸愤慨? 争先恐后跑到浅川面前请战,想要第一个带兵出战? 干掉挡在前面的游击队。
    浅川少佐在平定守备队的威信特别高? 一抬手部下就停止嚷嚷。
    狠狠瞪了一眼他们后骂道:“都急什么,一天到晚就知道冲,昨天打了一天,你们还没看出游击队的阴谋吗?”
    看到几个小队长全都迷茫得盯着自己? 浅川少佐直接把目光定格在中队长身上:“你来告诉大家? 昨天的战斗中我们一共损失多少部队?”
    “哈依!”中队长赶紧领命。
    “昨天白天我们一共战死48人,重伤14人,皇协军战死58人,重伤8人……”
    浅川少佐继续问:“那他们都是怎么战死的?”
    中队长听出大队长话里的火气,一秒都不敢多耽误? 赶紧回答:“三分之一伤亡是行军路上被游击队用冷枪和地雷造成的,剩下三分之二的伤亡是我们进攻他们阻击阵地时造成的!”
    浅川少佐继续问:“我们有重机枪? 有掷弹筒,还有迫击炮和步兵炮? 按道理进攻时火力优势和兵力优势都在我们这边,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伤亡?”
    中队长一听这句话就明白大队长问自己这番话的真实目的了。
    昨天伤亡的士兵几乎都来自自己中队? 作为中队长? 肯定要了解他们是怎么死的。
    只有这样? 今天的战斗中才能避免部队重蹈覆辙,不在同样的问题上犯错,减轻损失。
    昨天晚上还真让他想到不少问题。
    部队每次碰到救国军阻击阵地都要先发动一次试探性进攻,确定游击队防守阵地的兵力和火力后,主力部队再出动炮兵和重机枪部队发动总攻,一战而下。
    部队伤亡大的问题就出在这种打法上。
    为了把对手的兵力和火力全部逼出来,试探部队必须要让阵地上的游击队感到威胁才能起作用,这就意味着试探部队仅靠皇协军是达不到目的的。
    所以每次发动进攻的试探部队都包括一个作战分队的皇军和两个班的皇协军。
    游击队辛苦修建的阻击阵地好像专门针对这些试探部队一样。
    试探部队出动的时候,阻击阵地不仅会出动三挺以上的轻机枪参战,有时候还会冒出来一两挺重机枪,等试探部队冲到他们眼皮子底下后再突然射击,打试探部队一个措手不及。
    结果每次发动攻击的试探部队都伤亡惨重,特别是混在里面的皇军,被游击队盯上一样,很少有人能活着撤离战场。
    等到主力部队在迫击炮和重机枪掩护下发动攻击时,防守阵地的游击队好像消失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主力部队一次进攻就能轻松攻下他们阻击阵地。
    如果昨天的战斗中只是一两次进攻出现这种情况,那还能称之谓意外,可连续四五场进攻都出现同样的情况,那就只能归结为一场有预谋的作战计划。
    听了大队长刚才的问话,中队长意识到他也看出部队昨天伤亡惨重的根本原因,决定今天改变打法。
    赶紧报告:“大部分伤亡都来自试探部队。”
    “游击队好像专门盯着我们的试探部队打,重创我们试探部队就撤退,等主力部队进攻时阵地上已经没人了。所以每次主力部队进攻时阵地上都没有任何动静,连一声反击的枪声都没有,拿下对方阻击阵地后连一具尸体都没发现。”
    “说明防守阵地的游击队并不是被我们击溃,狼狈后撤,而是有预谋得提前撤退。”
    浅川少佐很满意部下的回答:“都听到了吧?”
    “昨天一天我们都上了游击队的当,被他们吃掉一个步兵小队。”
    “如果我们今天还不改变战术战法,像昨天那样碰到阻击阵地就派人发动试探进攻,然后再发动总攻,只要游击队在我们面前布置五道阻击阵地,今天又会被他们吃掉一个步兵小队。”
    “这次我们进攻游击队的作战部队只有两个中队,我们这边一天损失一个步兵小队,要是另一个方向的进攻部队也损失一个步兵小队,只要三天,我们手里的作战部队就会被打光,到时候连自保都很难,还怎么进攻游击队……”
    部下被训得一言不发,羞愧得脑袋都快低到裤裆里去了。
    要不是大队长和中队长提醒,他们还真不知道昨天一天他们都被游击队牵着鼻子在打仗。
    羞愧马上被愤怒取代,拳头捏得紧紧的,眼睛迅速变红,恨不得现在就冲到战场杀游击队一个落花流水。
    其中一个中尉没压住心中的怒火,直接骂起来:“游击队太狡猾了,竟然连我们都敢耍,长官,您一定要想办法干掉前面的游击队,让敌人知道算计皇军是要付出代价的!”
    剩下几个小队长一听这句话也跟着骂起来,浅川少佐没好气打断道:“亏都吃了,现在骂人还有什么用。”
    “平时跟你们说过多少遍,打仗要学会动脑子,举一反三,不要上来就往上冲,这次就吃亏了吧?”
    “既然我们已经看出救国军的阴谋,那就不能在同样的问题上两次犯错,所以今天的进攻咱们要换个花样打,既要重创阵地上的游击队,给昨天战死的士兵报仇,还要降低我们在战斗中的伤亡。”
    “继续组织部队向救国军阵地发动试探进攻,但今天的试探进攻是假,炮轰游击队阻击阵地才是真。”
    “抽一个排的皇协军换上皇军军装,让他们假扮皇军试探进攻游击队阵地。”
    “我们的炮兵,重机枪部队,掷弹筒部队全部待命,对准游击队阻击阵地,只要上面有敌人露头,马上反击,远距离杀伤游击队,不给他们撤退的机会。”
    浅川少佐的进攻当时一边,刘水河指挥的游击队就开始吃亏,伤亡急剧增加。
    第二条阻击阵地上,因为鬼子配合得太好,步兵开炮的时候五十几个鬼子迅速逼近阻击阵地,炮击一停就朝阵地发动突击,结果防守那里的一个排全被被鬼子干掉,一个都没撤下来。
    “鬼子的进攻方式变了,肯定已经看出咱们昨天专挑试探部队打得计划,阵地不能再守了,否则我们这点儿人坚持不到反攻就被鬼子打没了。”刘水河当机立断做出决定。
    “命令后面的三四两个排放弃阵地,改用游击战和日伪军进行周旋,只要成功坚持到天黑我们就赢了!”
    八路军阳泉独立团团部,来自前线的传令兵不断冲进作战室,把前线最新战况汇总到团长面前的沙盘上。
    政委坐在旁边的桌子上,和两个参谋一起统计参战部队的损失和武器弹药消耗情况,表情非常沉重。
    今天第一更送到!求收藏!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