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435章 情绪记忆理论(求月票)

作品:全球影帝从反派龙套开始  |  分类:言情小说  |  作者:腼腆的小猪

    “上车?”
    杠杆愣了愣。
    “是啊,开始吧。”
    许诺点点头。
    扛着一堆东西的杠杆,立刻感觉不一样,点点头就往里面走。
    “借过!借过!”
    “不对!”
    许诺喊住杠杠,摇摇头说道:“你不用演,你这是在演,借过借过,你演的痕迹太重,你就正常的走。”
    “如果你觉得这样还很轻松,我再给你加重量。”
    “行,再加!”杠杠说道。
    “再给加一把椅子。”
    这下杠杠再拿着东西进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开始避让不说,他也有点顾头不顾尾。
    看到他这种模样后,许诺立即说道。
    “掏钱包!”
    “捡!”
    杠杠顿时手忙脚乱。
    “知道什么叫做顾东不顾西了吧?就是这种感觉。”
    “这是表演的一个基本的肢体训练的一个情绪积累的方式。买一张票,问问他颐和园怎么走。”
    许诺走上前,指了指扮演乘客的女生说道。
    “颐和园怎么走?”
    “你坐错车了!你刚刚应该在对面坐车的。”
    “刚才你怎么不说话呢?”
    “你根本就没听她说这话,你是在背词。”
    许诺毫不客气的说道,然后直接和女生交换了下位置,冲着杠杠说道。
    “来,你问我!”
    “颐和园怎么走?”
    “你傻啊!”
    许诺扬起手指指过去,毫不客气说道。
    “你傻不傻啊?这是哪儿?”
    ……
    “他们都不告诉我。”
    “你是不是聋?你聋不聋?这是什么车?这是地铁!哪来的颐和园啊?走!走!去去去!下去!”
    许诺就开始推搡起来。
    杠杠这下似乎也有些气恼,嘟囔起来。
    “你干嘛啊!我上都上来了!你再这样我打人了!”
    “嗯,这样才对嘛!”
    许诺点了点头:“首先,你要听她说话,就是咱俩说话,你刚才给我说的,我能拿杯水吗?”
    “能啊!”
    “不能!能!”
    杠杠有些语无伦次。
    “你看,你这样挺自然。”许诺双手展开。
    “我再让你演一遍,我能拿杯水吗?”
    “能!”
    “你看就不如刚才!”
    等到杠杠开始领悟自己说的那些话时,许诺怕怕杠杠的肩膀,“好点没有?”
    “嗯!”
    “你觉得她的帽子好看吗?”许诺趁势追击问道。
    “帽子挺好看!”
    “给你要不要?”
    “不要,太恶心了!”
    “什么叫做太恶心了?”
    “你不要看我了,太恶心了!”
    “那你去前面。”
    “语言清楚点!”许诺提醒道。
    “我就恶心你。”
    “恶心你还看我?”
    “我有水,你没有吧?是不是没有?”
    “那你给我一瓶呗。”
    “不可能,我就不给你。”
    “好!”
    许诺站在两人中间,微笑着说道:“记住了吗?这叫对人话,你看你节奏也有,转换也有,完了你看我这里有水,你自己自然就转换了。”
    “说的是帽子,转换的是水,但听着不别扭。”
    “这就是生活中的常态现象,把它戏剧化后提升了,你们再表现出来。只要是真实的,你就是好演员。”
    说到这里,算是将这个掌控着节奏的杠杠问题解释清楚,也指点到位。
    这算告一段落。
    听到这里后,不但是那群新生们都露出佩服的表情来,就算是佟为他们四个也都纷纷鼓掌,很精彩至极的点评。
    这样的点评换做是他们也能做出来,但却绝对做不到像是许诺这样由浅入深。
    为什么?
    因为许诺是跑龙套出身的,所以说他知道怎么样解释,才能让这些新手演员更好的理解。
    要不然换做佟为这些学院派,讲起来就会有点复杂。
    其实说白了,许诺刚才所讲述的就是斯坦尼体验派理论的一个基础理论,叫做“情绪记忆”。
    指的就是先借助肢体训练来帮助自己找到感觉,然后通过情绪积累“固化”情绪记忆。
    但你要是这样讲,就不如许诺这样讲更加好理解。
    这就是拥有丰富实践经验和只知道理论知识的最大区别。
    “简直太牛了!”
    “我什么时候能像是许老师这样厉害。”
    “嘘,赶紧的记笔记。”
    ……
    就在旁观新生的惊叹中,许诺走到最开始打比方的那个女生面前,笑容亲切的问道。
    “姑娘,你是干嘛的?”
    “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干嘛的?”
    “不知道职业,只知道……”
    “你是什么文化程度?都要给自己设定。你比如说给自己设定,当然你不懂更年期了!”
    许诺原地转了下身说道。
    “这样,你和男友刚吹,而且是叫人家甩的,是不是情绪特别不好?你被人甩过吗?”
    女生略带害羞地点点头。
    “那甩过人吗?”
    女生继续点头。
    “也甩过,那你交的可不少喽。”
    许诺略带调侃地说道。
    刚才还有些严肃的氛围一下就变得轻松起来,大家都哄堂大笑。
    “真的很好,你们发现没有?许老师掌控节奏的能力很强,即便是这样的讲戏,都能做到一张一弛。”
    导演徐先建站在角落处感叹的说道。
    “是啊,这个问话一下就让人感觉到很轻松。”
    “能得到许老师讲课,是他们的荣幸。”
    “要是说能拉着许老师参加咱们节目,收视率肯定很高!”
    徐先建无语地撇撇嘴。
    你们觉得可能吗?
    咱们的节目又不是说是什么大制作,很小成本的一档节目,能邀请到这四位已经是够可以的,想要让档期繁忙的许诺来录制,还是趁早断了这个念头。
    “比如说你可以设定,坐这汽车上是刚刚被人甩了,你再说这话,就不一样了。跟她说!”
    许诺扬手指了指旁边的小女生。
    “小姑娘,你怎么说话呢?”这位女生冷静地说道。
    “你好温柔啊!”
    许诺摇了摇头,抬手比划道:“小姑娘,别这么说话,让她听见。在这儿,说!”
    “小姑娘,别这么说话!”
    “语态是正常的。”
    许诺说着往前走了两步:“在这里说。”
    “小姑娘,别这么说话。”
    女生的音调明显降低。
    许诺再前进两步,直接来到女生面前。
    “在这儿说。”
    “小姑娘,别这么说话!”
    女生的音调已经很低。
    “你看,这话音能一样吗?懂了吗?这叫做人物关系的距离,产生一定的生理反应。”
    说着许诺就站直身体,扫视过全场。
    “演一个剧本,不是先演,是先理解。”
    “理解的越深入,表达的越准确,那样越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