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2034章 意气风发,公子无双!

作品:无双赘婿(沈默苏婉瑜)  |  分类:言情小说  |  作者:南桥故人

    在此之前,帝都的青年才俊,武道天才,王有德其实都有所了解。
    唯独沈默,他始终无缘见面,说白了就是级别不够。
    他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也不会和这样的顶级天才产生交集。
    所以平日里,只是叮嘱自己的儿子,不要招惹那几个豪门弟子,唯独错漏了沈默。
    没想到,王贵好死不死,犯到了沈默手上。
    想起沈默刚才那一句,王家永远不可能成为豪门,王有德更是双腿一软。
    他当时还以为,沈默是为了装逼,故意恶心他的。
    可现在,他再也淡定不下去了。
    作为豪门大选的参赛者,他当然知道这个名额是怎么出来的。
    是沈默一己之力灭掉一个世家,萧家晋升了世家,这才多出一个豪门名额。
    可以说,这名额原本就是沈默的囊中之物。
    他想要废掉一个家族的资格,简直易如反掌,甚至不需要通过王道。
    扑通!
    没有任何征兆,王有德直接跪了下来,拼命磕头犹如捣蒜。
    “公子息怒,我王家有眼不识泰山,不成想得罪了公子您,还请公子大人大量,饶了我们这一次。”
    王贵见到自己的老爹拼命磕头,站在原地人都傻了。
    大冷的天,不知是谁将屋子的门开了一道缝隙,干冷的风嗖嗖从外面刮进来,王贵身上的冷汗,却像是瀑布一样往下落。
    他是真的知道害怕了!
    在他并不丰富的认知里,自己的爹,已经是帝都有名的强者。
    至于黎红和黎青,这二位更是神仙般的人物。
    此等人物,面对眼前这青年,尚且不敢反驳半句。
    他知道,自己今日踢的只怕不是铁板,而是金板。
    相比于沈默这样的人物,他这个准豪门少主,就是个屁!
    “孽障,还不跪下!”
    王有德盛怒之下,一拳锤在王贵腿上。
    没有任何犹豫,王贵顺势跪了下来,父子二人磕头如捣蒜。
    这一幕,让场中还没结账的几桌食客,几乎惊掉了下巴。
    这大概是他们生平见过,最不可思议的反转了。
    此前王贵父子有多嚣张,他们亲眼所见。
    到现在跪地求饶,沈默从始至终,就只说了那么几句话。
    他甚至不需要亲自施压,便吓瘫了这对奇葩父子。
    至于,不知何时停止了哭泣。
    她望着沈默冷峻的侧脸,心中一时间百感交集。
    他还是他,和当年没有任何变化。
    意气风发,公子无双。
    沈默手指富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像是死神的钟声,一下一下,敲打在王家父子心头。
    “饶命,饶命啊!”王有德老泪纵横。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王贵也哭喊道。
    一时间,场中众人,目光悉数落在沈默脸上。
    沈默面色平淡,转头看向黎红,道:“我爹曾经告诉过我,这片土地,土地上的每一个安居乐业的平民,都是他誓死捍卫的对象。
    对他如此,对我亦是如此,对千千万万捍卫北疆,有家不回的武道先辈,更是如此!
    默儿再问二位前辈,这王家父子,如何处置?”
    黎青面色铁青,想也不想道:“打残这四个*的四肢,连同王有德一起交给世家联盟执法堂处置。”
    “他们去了执法堂,会怎样?”沈默问道。
    黎青想了一下,苦笑道:“要看以谁的名义。”
    “以我的名义!”沈默斩钉截铁道。
    黎青想也不想道:“生不如死!”
    “好!”
    沈默重重点了下头,而后起身,大步朝王家父子走去。
    黎红深吸了口气,上前一步拦住了他。
    “废他们,不用脏了你的手,我纵容他们犯下的错,便由我来动手,事后……我也会去执法堂请罪!”
    说完,黎红执拗的上前,一脚一个,含恨废掉了王贵为首的四个武者。
    对于王家父子,他自然没什么感情和仁慈。
    此刻这父子二人做下这猪狗不如之事,他没立即杀人,已经很克制了。
    沈默原本还以为,黎红要豁出老脸,保住王贵父子的四肢。
    然而当动手的时候,他才发现,他是冲着活活踩死这对父子去的。
    一时间,杀猪般的惨叫声,几乎传遍了整条街道。
    最终,王家父子,和那几个王贵的狐朋狗友,被黎家二老带走了。
    事情进展到这一步,场中的吃瓜群众,几乎也走的七七八八。
    一时间,只剩下苏雅和那妇人,以及沈默四人。
    沈默回头叮嘱道:“风华,你带雪鹤和小凤凰先回去。”
    沈风华吐了吐舌头,她原本对苏雅就不感冒,此刻见到她落魄,内心也没多少同情。
    不过,她倒是也没讽刺,只是带着小凤凰与雪鹤离开了菜馆。
    三女走后,气氛相对沉默了下来。
    沈默望着苏雅,好半晌才道:“你怎么会想到,来这里开菜馆?”
    “生活所迫。”
    苏雅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支烟,烟雾从她口中缭绕升起。
    她开始缓缓讲述自己来到帝都后的故事。
    原来,在离开苏城后不久,母女二人便因为盲目投资,损失了一大笔钱。
    迫于生计,苏母想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手艺,用余下不多的钱,开了一间小菜馆。
    本来小菜馆开的有声有色,至少可以维持生活。
    但不幸的是,没过多久,苏母被检查出了癌,不得不去医院化疗接受救治。
    这笔费用,虽说不算天文数字,但对于苏雅而言,仍然不算少。
    为了赚钱,她只能请来母亲的二妹,也就是眼前这个妇人来维持餐馆。
    后面,也就有了这一系列的事情。
    在讲述这些故事的时候,苏雅显得很冷静,就像是一个局外人。
    但沈默知道,她只是对命运的鞭挞,做出了妥协。
    她吸了一口烟,烟雾缭绕中,她神情有些迷离。
    “这就是我的报应!从前在苏城,我们一家作恶多端,我爹已经没了,现在轮到我娘,最后……便是我了!”
    “小雅!”那妇人又哭了,哽咽道:“会好起来的,你要振作起来。”
    沈默望着苏雅这颓废的样子,内心再次百感交集。
    还好,遇到了他,否则的话,就算苏雅母女死在外面,只怕消息也不会传回苏城去。
    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当初面对苏安时,束手无策的他。
    深吸了口气,沈默看向苏雅,沉声询问。
    “大伯母人在哪儿?”